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79章 这个仙子好生漂亮,

第1279章 这个仙子好生漂亮,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修真聊天群最新章节!

“心魔无形无质,变化万千,接近于思杨概念上的存在。又因为它能将修士内心的弱点放大出来……所以它才显的很难对付。但如果,心魔的形态被某种程度上具现化、固定了呢?”白前辈two道。

心魔很难应付就是因为它变化万千,又无形无质。你空有一身的武力,也打不到它。

而在心魔劫中,心魔千变万化,它可以是一块石头、一根小草、一个熟悉的人、一个陌生的人、一个敌人、或是动物、妖兽,甚至心魔可以是一片黑暗或者是一轮明月、旭日。

只要修士内心有什么弱点,心魔就会化为什么模样。自编自导自演,配合修士完成一出大戏,也是心魔的拿手好戏。

某种型号的傻瓜有一种特殊能力,他们能把对手的智商拉到和自己一个水平,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对方。

心魔就拥有类似的能力,它会将修士拉入到它的主战场,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干掉修士。

反之,若是无形无质的‘心魔’,在某种程度上被具现化出来了呢?

并不需要将心魔具现化投影到现世,只需要将千变万化的心魔固定为某一个形态,修士们只要意志坚定,就有很大的把握破除心魔。渡心魔劫的成功率,提升大截。

“具现化?固定为某种形态?”宋书航捏着下巴思索起来。

“比如,天籁之音将心魔劫的场景固定为造化法王的演唱会,将心魔固定为造化法王。”白前辈two再次道。

宋书航马上脑补了下画面,忍不住笑出声来:“噗~~”

强制替换心魔吗?

所有受到‘天籁之音’影响的修士,原本的心魔突然全部转化为造化法王演唱会,想想就感觉有趣。

假设,某位有情伤的修士,他的心魔劫居情正好进入他和爱人喜结良缘、你侬我侬时……突然,他的‘爱人’变成了造化法王。然后,演唱会的场景铺开,他爱人所化的‘造化法王’开始放声大唱。

妈呀,什么心魔、什么大劫,保证马上烟消云散,第一时间从‘心魔劫’中挣脱出来。

“难怪,每个从心魔劫中苏醒过来的修士,都会大叫着救命、投降之类的悲鸣。仿佛被歌声折腾很久了一样。”宋书航道。

正说话间,他周围位置上,有一位陷入心魔劫的年轻修士口吐白沫,挣扎着坐了起来:“救我,一万个造化法王在唱歌,妈妈救我~师父救我~我不要参加这样的演唱会。不,师父你怎么变成造化法王了?不要~~所有的人都在变成造化法王。”

这位年轻修士一坐起,然后就看到演唱会上正在嘶吼的造化法王,还有围绕着演唱会飞行器上的八位造化法王。

“这里也有造化法王~放过我吧,救你了……我不要渡心魔劫了。”叫罢,这位年轻的修士双眼一翻,虚弱的倒地。

宋书航:“……”

“看样子我们低估了演唱会的威力,一万个造化法王一起唱歌。万人演唱会?”白前辈two笑道。

宋书航:“这心魔太可怕。”

不过,这天籁之音的效果很强。此时又有数位修士从心魔劫中挣扎着起来。

“造化前辈要大火,在诸天万界范围内大火!”宋书航肯定道。

虽然不是直接‘破除心魔’的能力,但造化法王的歌声能增强修士渡过心魔的几率。

宋书航道:“我有种预感,造化法王接下来的唱片要大卖!”

“唱片?那玩意又没有效果,你所听到的‘天籁之音’在现场的效果最大,而经历手机或是直播后,就几乎没什么效果,只余下狂暴咆哮的地狱音效。就是那种让人身体发软、虚弱、心生绝望的音波攻击效果。”白前辈two道。

上回造化法王通过手机给宋书航唱歌时,连白前辈two都没注意到歌声中隐藏的天籁之音。

这天籁之音,只有在造化法王的演唱会现场会凝聚。

“咦?唱片和手机直播就没什么效果?那羽柔子当时为什么能靠造化前辈的音乐渡心魔劫?”宋书航一脸疑惑。

他悄悄望了眼依旧雀跃欢呼中的羽柔子。

果然……这姑娘还是有点与众不同?

恐怕连白前辈two也猜错了,羽柔子可能不是倾听到了歌声中隐藏的‘天籁之音’,而是纯粹的能欣赏造化法王的地狱之音?

……

……

此时,演唱会上的造化法王在《七杀歌》结束后,稍做休息。

“接下来这首歌,是我最近新写的一首歌。这首歌的风格和我以前的歌完全不同,我将她的性质定义为‘睡前安眠曲’,这是一首很温柔的歌,喜欢大家能够喜欢。”造化法王柔声道。

啥,温柔型的歌?而且性质是‘睡前安眠曲’?

“呕~呕~我敢保证……造化道友的安眠曲,效果绝对行棒。”身后,古湖观真君挣扎着道。

他是六品真君,所以才能苦苦撑到现在。

古湖观真君是‘九洲一号群’最年轻的六品修士,他和北河散人、狂刀三浪、苏氏阿七是同一辈的道友,在同辈中他是最早晋升六品的存在。

“汪~~暴力安眠曲~汪~你不睡也得睡~”豆豆四脚朝天不断抽搐。

宋书航惊讶的望了眼豆豆:“咦?豆豆你竟然还没昏过去?”

“汪~~我中途已经昏了两遍。”豆豆说罢,头一歪,又昏死了过去。

宋书航:“要我将你转移不?”

但豆豆已经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