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68章 明天就是豆豆婚礼

第1268章 明天就是豆豆婚礼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看门虎?想起来了……是那条丑的别致,然后被白前辈two抓走的白虎?

记忆中那条白虎的确老丑了,腰还很长。它能将自己的腰扭成u字型,咬到它自己的尾巴。

看门虎的声音再次响起。

卧艹,又被听到了。

所以说,心灵交流方式对于他这种心直口快的人太不友好了,有些话藏都藏不住。

本来用嘴巴交的情况下,有些话他可以藏在心里不说出来,就不会有问题。但从大佬们流行心灵交流方式后,他有时候意念一动,就作了个大死。

有时候这个‘念头一动’甚至是潜意识的想法,只是从脑海中一划而过的那种。

心好累。

心灵交流在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的烦恼。果然世间很少有两全齐美之物呐。

宋书航点头道。

虽然不知道白前辈two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但这种紧急状态下,来不及思索这么多,有问题也等回现世后再询问。

白虎回道。

宋书航睁开眼睛。

十分钟够用。

房间中圣光火焰熊熊燃烧,将房间中所有的‘九幽邪能’燃烧干净。

那只虎纹兽修却已经不见踪迹。

宋书航敢肯定,这只虎纹兽修绝对还没有死,甚至刚才自爆的‘虎纹兽修’都可能只是分身或类似手段。

这时,房门外传来了善姑娘的声音:“霸宋前辈,发生什么事了?”

“进来吧。”宋书航回道,白前辈two说的是回归现世,他不能浪费时间。

善姑娘、龟大师还有黑马分部的分部长一起进入房间。

他们望着房间虚空中不断燃烧的圣光火焰,脸色凝重起来。

善姑娘更是发现十位病患如今只剩下九位,这九位此时都处于昏迷状态。而且……他们身上的‘九幽邪能’还没有被拔除。

出事了!

善姑娘、龟大师和分部长心中浮上同样的念头。

“有九幽邪魔混入病人之中,试图对我展开攻击。”宋书航简单的回道。

龟大师面色一凝。

病患中,大部分都是他们‘人类联盟’的成员,这部分病患在来历上一般来说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病患肯定是联盟外被推荐过来的兽修。

“对不起,霸宋前辈。是我们筛选不足,被邪魔混入。”龟大师道。

宋书航摆了摆手:“这不怪你,病患人数这么多,哪能一一筛选。连我也没能一下子认出对方来。另外,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在治愈病患的过程中,被一个麻烦的存在给盯上了。现在,我必须马上离开兽界。”

龟大师一惊:“连霸宋前辈都对付不了的敌人吗?”

“就在之前,我和对方隔空对了一招。我‘死’过了一次。你们仔细感应的话,就能感应出我和之前的区别。”宋书航沉声道。

龟大师心中一凉,他细细一感应,果然霸宋前辈的生命状态有些不同。面前的霸宋玄圣给他一种‘新生的婴儿’般感觉。

“我必须离开了,兽界的事情接下来就交给你们来处理。”宋书航又摸了摸善姑娘的脑袋,叹道:“一开始我和你说好至少会留三天左右。现在却只留了一天半的时间。”

善姑娘理解的点了点头:“霸宋前辈一路平安。”

宋书航感觉自己和这小姑娘有缘,不过接触的时间太短。如果真的有缘的话,未来或许还有再见之时。

“在走之前,嗯……我突然想送你件礼物,要不?”宋书航对善姑娘道。

善姑娘迷惑的眨了眨眼睛。

宋书航祭出圣印:“伸出手来,给你盖个章。”

善姑娘一脸迷茫。

一边的龟大师连忙用兽界语大声提醒,焦急的手舞足蹈。应该是向善解释‘圣印盖章’的妙用。龟大师是传功长老,知识渊博,对玄圣的圣印正好有些了解。

善姑娘伸出手臂,将小手腕对准宋书航。

宋书航‘啪’的一下,在她的手腕上盖下圣印:“再见。”

……

……

以最快的速度交代完兽界的事后,宋书航取出了1号宠物‘你忙吧t233’号给他留下的传送符文。

他握紧符文,注入真元。

1号宠物那机械般的声音在宋书航脑海中响起。

下一刻,宋书航感觉空间之力将他包裹。

然后,他就如同炮弹一样被投射出去。

卧艹,这种空间传送方法太暴力了啊。

在黑马部长、龟大师、善姑娘崇拜的目光中,宋书航消失于兽界。

xxxxxxxx

现世,华夏闻洲市,白鲸路。

白虹大厦第21楼层位置的窗户上。

一位身材火爆的姑娘正坐在自家饭厅里吃丰富的早餐。

她家的饭厅正面对着窗户。

在这姑娘揍着热牛奶,美美喝了一口的时候,突然……一位蜘蛛侠出现在她家的玻璃上。

“卟~~”姑娘嘴里的牛奶全部喷了出去。

“卧艹!”窗户上,那位蜘蛛侠大叫了一声。然后,他的身体顺着光滑的玻璃一路往下滑去。

那姿势说不出的滑稽。

“啊?”姑娘一步从椅子上跳起,飞快跑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向下望去。

刚才那位突然出现的蜘蛛侠,不会摔死了吧?她家可是21楼呐!

姑娘向下望去时,却没看到蜘蛛侠的身影。

“奇怪了?”她皱着眉头,一脸疑惑。

“大萌,怎么了?”屋内传来了母亲的叫声。

“妈,我刚才看到一个家伙突然出现在我们家的玻璃上,紧紧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