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66章 本命法器,逆鲸武士

第1266章 本命法器,逆鲸武士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白前辈two:我先去搞定那个长眼睛的星球,回见。

说罢,白前辈two就和宋书航断去了联系。

宋书航捏着下巴,陷入到了沉思中。

他想起一件有趣的事——之前白前辈two不是说过,‘圣光’对他而言就跟排泄物一样恶心。但是,那个长眼睛的星球浑身都笼罩着阴冷的圣光,甚至它体内的能量都是阴冷的圣光。

对于白前辈two来说,那个长眼睛的星球岂不等于是浑身都抹着便便?甚至里面都灌满着便便?

细思极恐。

正思索间,突然宋书航脑海一阵晕眩。

然后,他脑海中浮现了各种各样排泄物的画面。

这是一堆带着气味的照片。

明明只是画面,但光看着就仿佛能闻到一阵恶臭味。

宋书航脸色发白,呕心反胃

吃饭的时候不要用‘心灵交流’向我传递恶心的信息,我吃烧烤的胃口一下子就小了一半。白前辈two道。

宋书航好奇道:白前辈您不是断掉连接了吗?难道前辈您在窥屏?

白前辈two:

啪嗒~

这一次,心灵沟通联系彻底断线了。

宋书航:“”

xxxxxxxxxxxxxxxxxx

六修仙子见宋书航从‘心灵沟通模式’中退出后,出声问道:“宋书航小友,那位前辈去救四修和七修了吗?”

宋书航点了点头:“放心吧,六修仙子。只要这位前辈出手,四修和七修前辈肯定不会有事的。”

六修仙子松了口气。

随后,她振作精神:“既然如此的话,趁现在我们一鼓作气,将你的本命法器‘逆鲸武士拳套’打造完成吧。”

大锤小锤再次祭出。

六修仙子来到铸造器台边上,望向‘逆鲸武士拳套’,正准备下锤。

紧接着,她就看到了拳套上不断蠕动的液体东西。

“呀,这是什么鬼东西?”六修仙子道。

宋书航叹了口气:“这就是我。”

“啥?”六修仙子一脸懵逼。

“准确来说,这是‘旧’的我。”宋书航抬头,一脸高深莫测道:“为炼制最强、最完美本命法器,我毅然选择将自己的肉身投入铸器圣光火焰中,以身炼器。”

大海龟眼睛一亮:“用身体炼器?然后,你就用‘命符’复活了?”

“你脑子被驴踢了?”六修仙子眨了眨眼睛。

宋书航嘴角抽搐:“咱们能别提驴吗?”

“炼个本命法器而已,你竟然还要死一次?还以身炼器”六修仙子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宋书航叹了口气,道:“其实,当时的情况很复杂。我身中剧毒、诅咒、幻术、心魔。在四大副面状态的影响下,再加上印堂发黑,最终有了‘以身炼器’这一出剧情。”

“你现在的印堂还很黑。”大海龟道。

宋书航:“所以我现在特别小心,生怕不小心又死掉了。对了,六修仙子,这种状态下还能炼器吗?我的意思是,这团液体的身躯不会影响法器吧?”

“以身炼器的方式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尽力而为吧。”六修仙子回道。

这种‘邪派魔道’才会使用的炼器法,她以前从没试过。

六修仙子:“我按着‘逆鲸武士拳套’的步骤,继续打造拳套。至于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异变,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罢,六修仙子伸手按在铸造台上。

铸器台上有火焰升腾而起,这次的火焰不再是‘九修凤凰火’,而是冬之殿中原本就存储的铸造器火种。

因为九修凤凰刀暂时屏蔽了和六修仙子,短时间内她无法再借且凤凰火焰。

好在八口鲸圣骨已经打造完毕,接下来拳套其他部件打造也用不上凤凰火。

火焰中,液化的宋书航身体并没有损伤,只是在火焰中它加快了和‘逆鲸武士拳套’的融合过程。

大锤和小锤再次抡起。

但这一次,那扎心的+100和+50却没有再出现。

“咦?六修仙子,计价的火焰符文呢?”宋书航好奇问道。

有时候,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之前不断出来的+100和+50那么扎心,但一旦习惯了这个设定后,这次火焰符文却没再出现,就会让人感觉心里塞塞的,总觉的少了点什么。

六修仙子叹了口气:“炼器的代价不都由你那位前辈付完了吗?既然已经付清了,我还计价干嘛?计算出最后的价格,让我自己心堵?”

大锤和小锤齐上,最终计算出的价格却收不到钱,她心里就好塞。

宋书航:“”

大锤和小锤不断砸下。

各种各样珍贵的炼器材料被投入火焰中,又被六修仙子的双锤打造成各种模样。除了锤子外,在制作小部件的时候六修仙子还有一整套各种各样的法器。

最终,打造完毕的拳套部件被组装到‘逆鲸武士’上。

咚!

大锤挥起,一节节的指套被连到‘逆鲸武士’上。

嗤~~

“啊~~”一边的宋书航突然传出惨叫。

六修仙子疑惑转过头。

“扎心的痛。”宋书航道。

六修仙子眨了眨眼睛,然后她挥着锤子,继续砸在‘逆鲸武士’拳套上。

“唉哟~~”宋书航又忍不住叫出声来。

“你的旧身体和你之间还有‘感官相连’?”六修仙子疑惑道。

宋书航:“我也不知道啊。”

他望着逆鲸武士拳套,这一刻,他和拳套之间仿佛产生了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