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63章 然后我死了,连身体

第1263章 然后我死了,连身体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宋书航复活了!

是的,他现在正在复活中。

复活点就在核心世界的边上。

他的另一半‘命符’就埋在活泉位置,这里是他的复活点。

复活中的宋书航一脸懵逼。

“卧艹,怎么回事,我怎么就死了?”宋书航道。

在他一边,楚阁主漂亮的眸子正望着他。楚阁主现在就浮在活泉里,看起来就仿佛是她在泡温泉一样。

长发披洒,挂在活泉的岸边。

好一幅美人入浴图。

可惜,这美人如今就只留个脑袋。

“你死掉了?”楚阁主平静问道。

宋书航迷茫的点了点头。

他刚才记得,自己最后的记忆就是脚踏黑莲,以帅气的姿势避开了那团诡异的圣光火焰。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后面他就没记忆,接下来他就莫名其妙的到了复活点。

宋书航苦笑道:“我连怎么死掉的都不知道。”

好在他有命符在身,再加上的功效,满血满状态的复活。

楚阁主:“被人暗杀了?”

“没有。”宋书航摇了摇头:“之前有团阴冷圣光要暗杀我,不过被我挡住了。我最后的记忆是帅气的躲避一个东西,结果莫名其妙就死掉。一会儿我去问问赤霄剑前辈,看看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之前那差点将你专属世界毁去的攻击是怎么回事?”楚阁主问道。

她之前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在那个攻击下,她说不定连渣都不会剩下。到时候,就算宋木头想用程琳的长生之法复活她,都没有原材料。

宋书航道:“是一个可怕的存在,长着眼睛的星球隔空对我们发动攻击。那真是灭世级的攻击,好在我的核心世界完成升级。以后不用担心再被锁定了。”

以后,就算遇上类似的攻击,核心世界也可以一瞬间进入那个特殊的领域,躲避空间锁定和攻击。

楚阁主沉默片刻,道:“你惹事的本事,不比宋木头差多少。”

“这事不能怪我。”宋书航苦笑道:“这次我只是可怜的池鱼,被失火的城门殃及。总的来说,是我自己今天印堂发黑,倒霉催。”

而且,他自认为自己虽然有时候脑一抽也会作一下死,但正常情况下他是很理智的,不轻易作死。

宋书航抬头望天,叹息道:“虽然说命符的效果到五品就会失效,一定要在四品前使用掉才不会浪费。但也不用一定要我使用吧?就算未来我升五品了用不上命符了,我还可以将它传承下去,送给我的弟子啊。”

说话间,他的身体已经重新构架。

复活后的身体有些虚弱,不过在的滋润下,很快开始恢复。

宋书航重新检测自己的身体。

肥鲸虚丹、鲸骨仙骨,甚至就连左手的金手指,都恢复过来。除了自己那一身的法宝没有跟着过来外,复活后的他和复活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对,还是稍稍有点区别。

首先,灭凤前辈给他加的‘液化状态’没了——稍稍有点可惜,液化状态在兽界一行中帮了他很多忙。

另外,他的体质似乎变的更强大了点。

而且经历了死亡后,道心方面又变的更加坚定了一些。

“你这命符,我刚才注意过。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重生符’,已经涉及到长生者的‘长生之道’。这种命符,你是从哪里弄到的?”楚阁主问道。

如果……

如果当年,她的碧水阁成员手中,也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命符的话,一定有很多的成员能够生存下来吧?

“长生之道?这命符有这么夸张?”宋书航惊讶。

难怪,这命符的效果这么吊。

惊讶过的,就是一波大写的心痛+肉痛。

心痛如刀绞。

当初在‘天劫空间’面对现代化天劫时,他撑过来了,没有用掉这宝贵的命符。

面对冬瓜圣君的挑战,那钢铁堡垒爆炸的碎片时,他还是撑过来了,没有用掉这宝贵的命符。

甚至刚才,在面对大眼睛星球可怕的攻击时,他还是平安渡劫,没有用掉宝贵的命符。

这么多大风大浪他都撑过来了,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

这么吊的命符,没有用在关键的时候,反而在刚才,莫名其妙的使用掉了。

无数个大写的心痛,组合成一个超巨大的字。

刃在心上刮。

深深叹了口气后,宋书航回复楚阁主:“命符是一位前辈抵偿给我的,当时他用掉了我的一根复活竹笋叶,随后就赔了这命符给我。”

“原来如此。”楚阁主默默点了点头。

宋书航伸了个懒腰,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彻底恢复。

“楚前辈,你继续在这里休息,我先去问问我刚才是怎么死的。”宋书航道。

现在,‘命符’已经没了,他已经没有重生的机会。

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在印堂发黑的前提下,接下来他要更加谨慎才行。

“去吧。”楚阁主声音有些低沉。

不知是不是错觉,宋书航研究楚阁主的情绪有点低落。

他转头望了眼楚阁主。然后,他发现楚阁主将大半个脑袋都埋在水里,双眼无神。

“楚前辈,你有心事?”宋书航问道。

“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楚阁主道:“宋木头说他已经掌握了‘程琳’的长生之法,能用那种长生法来复活我。一开始我很震惊,因为一个人的长生之法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教导给别人,每个人的‘道’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宋木头竟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