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236章 红水晶楚阁主雕像

第1236章 红水晶楚阁主雕像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空空盗门的人运气都蛮惨的,这个门派到现在都还存活着,不容易。

“不对,我要的不是这种情报啊。”宋书航再次将手按在宫殿的墙壁上。

再来一次,哪怕再大的痛楚,也要鉴定出有用的情报来。

他再次催动鉴定秘法。

但这次痛楚并没有来临,这代表着鉴定的结果,一无所获。这处宫殿中,再无秘密可言。

宋书航揉了揉眉心,因为力气过大,液化身体的眉心荡起一阵涟漪。

“猜错了吗,宋木头留下的解码方式并没有留在这宫殿?”宋书航起身从宫殿的后门离开。

按象牙卦仙师的卦果,解码方式藏在一个他想象不到的污秽之处。如果不是这宫殿的话,那到底藏在哪里?

“而且,这巨大的宫殿,要怎么将它收起啊?”宋书航叹了口气。

赤霄剑:“需要我帮忙吗?”

“赤霄剑前辈,您能将宫殿缩小?”宋书航欣喜道。

“我是剑,是剑。”赤霄剑道:“我可以将这宫殿斩成一百个小块,你将它搬回到想要的地方,然后再将它组装起来就可以了。”

“”宋书航:“我还是请教下龟前辈看看吧。”

他的核心世界中还住着一只大海龟前辈,在境界被封印前,它也是九品劫仙级的存在。

龟前辈,有缩小这座宫殿的法术吗?宋书航直接联系宫殿中的在海龟。

“有但我现在的状态施展不出那样的法术。”大海龟回道。

宋书航苦恼了。

“这座巨大的宫殿要怎么处理啊,这家伙就不能自己变小吗。”他想起了冬之殿。能主动变小的冬之殿,可以轻易的送入核心世界,方便极了。

“果然还是让我将它砍了吧,反正是碎片,组装回来就是。”赤霄剑道。

宋书航叹了口气——难道真的要切了它?

这玩意,封闭着都有一股异味。如果切开的话,那异味要重到什么程度?

正当这时,核心世界的大海龟又出声道:“我有个建议,你可以带着这个宫殿先离开此地,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它安置好,等和你那位楚阁主碰头后,或许她有办法将宫殿缩小。”

“问题是这么大的宫殿,我怎么带走啊?”宋书航道。

虽然这宫殿处于一种浮空状态,有种中‘浮空城’的味道。但这宫殿体积巨大,宋书航可推不动它。

“用我送你的龟壳啊。”龟前辈道:“我那龟壳托起这个宫殿绝对没问题。就算你实力不行,但用龟壳运着浮空的宫殿行动还是没问题的。”

“看样子也只好如此了。”宋书航祭出龟壳,用驭刀术的法门,托着它顶在宫殿底部,顶着宫殿开始移动。

宫殿还真的移动起来了。

一移动,其中的异味弥漫开来,要了亲的命。

宋书航连忙再进入宫殿,将它的门、窗之类的全部关闭。又试着激活它上面的结界,他记得自己手中那条黄金链子能和宫殿进行共鸣。

宋书航手中原本一共有两条黄金链子。

一条是竹管子长老的,上面写着‘爱犬43b’。

另一条是竹管子长老给弟子浮生仙子的礼物,这条宋书航已经还给了浮生仙子。

利用黄金链子和宫殿间的共鸣,宫殿的结界成功开启。

那股异味终于被封闭,不再外漏。

宋书航松了口气。

巨大华丽的宫殿在缓缓飞行,宋书航、善、龟大师、分部长以及几位年轻的弟子背着他们的师父,回归黑马分部位置。

善:“霸宋前辈,刚才过来的那位,是劫仙吗?”

她这是第一次看到空间门传送,现在想起来还处于激动中。

“是的,刚才那位是儒家的一位大人物。”宋书航点头道。

“好帅气。”善姑娘激动道。

“帅气?”宋书航愣了愣,道子前辈那疯癫的模样,披头散发,儒衣不整,鞋子还掉了一只的模样,到底哪里帅来着?

小善姑娘的审美观有问题呀。

“霸宋前辈,你要将这宫殿搬到我们黑马分部吗?这是部长要我问的。”善姑娘又问道。

宋书航点头道:“暂时先安置在黑马分部附近吧。”

小善转头给部长翻译。

部长的脸微微一抽。

“放心吧。”宋书航笑道:“整个宫殿已经被我重新封闭,你们不用担心异味会传到黑马分部。”

宋木头留下的解码器到底藏在哪?

他一边走着,一边思索着。

会不会是那个空空盗门的慕蓝道人,取走了解码器?

他脑海中突然浮现这么一个念头。

贼不空手,以空空盗门高手的眼力,说不定已经找出了宫殿中隐藏的宝物,并且将它带走了?

当宋书航等人回到黑马分部的时候,站在门口望哨的那个年轻人急忙迎了上来,叽里呱啦的讲了一通。

善姑娘翻译道:“霸宋前辈,他说刚才有个客人过来找你,他们将那个客人安置到了分部里,等着你去见他。”

“什么客人?”宋书航疑惑道。

他被传送到兽界也是个意外,他在兽界可没有认识的人。

除非,是那一群将‘碧水阁’转移到兽界的家伙。

是仇家找上门了?

“赤霄剑前辈。”宋书航伸手对着功德蛇美人。

蛇美人这次乖巧的将赤霄剑交给他。

宋书航接过赤霄剑,想了想后又取出‘平天冠’,交给蛇美人:“必要时截上它。”

“善,麻烦你们带我去见那位客人。不要离我太远,和我保持在五米范围内。”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