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174章 不如自挂东南枝

第1174章 不如自挂东南枝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柳妖将自己的树枝延伸开来,她的树枝比起人类的手还要灵巧,将黄金树上的果实飞快摘下,递给主人。

她的动作就跟流水线一样,速度飞快。一眨眼的时间,功德树上结的黄金杨梅已经被摘了一半。果实被装入到一个木箱中,递到白前辈的身边。

身为合格的‘自动拾宝’的妖宠,轻舞身上带着数个乾坤袋,里面装着各种道具。瓶、箱、缸、盒之类用来装宝贝的器具就更多了。

拾宝,她已经是专业的。

白前辈从木箱中挑了个杨梅,塞入嘴里,然后他的眼睛眯起。

味道很正。

……

……

九洲一号群

宋书航:“这果实竟然真的能吃啊!”

“恐怕和书航小友的功德蛇美人一样,白前辈这功德树也是变异品种。”北河散人道。

荔枝仙子:“我突然想起宋书航的‘舌绽莲花’异能,能吃的能量莲花。宋书航,你将白前辈给带歪了。”

这锅都能甩到我头上来?千里飞锅吗?

宋书航哭笑不得,道:“这不能怨我吧?另外……既然这黄金杨梅真的能吃,诸天万界的修炼者们说不定能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画面。”

白鹤真君:“什么画面?”

宋书航:“突突突突突突的画面。”

白鹤真君:“讲人话啊,混蛋。今天我看你很不爽,我现在嫉火在熊熊燃烧,你知不知?”

宋书航:“……,你看下来就知道了。”

“我总觉的,你在向我炫耀?霸宋,今晚我们闻洲见,我要让你尝尝我白鹤神腿的厉害!”白鹤真君怒道。

“咦?上一波不还是白鹤神爪吗,怎么又变成白鹤神腿了?”狂刀四浪好奇道。

“我是鹤,是鹤!是鸟类,我的腿就是爪子,你有意见吗?”白鹤真君怒道。

狂刀四浪:“对不起,我没意见了。其实我本来只是想问问,白鹤神爪和白鹤神腿是不是一套的绝技来着。”三浪感觉白鹤真君今天总是在怒怼他?今天他得罪白鹤真君了?

宋书航:“来了。”

白鹤真君:“啥?”

这时,直播画面中,白前辈不知何时往嘴里塞了七八颗杨梅。他的速度太快了,观众们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

只能看到镜头一闪,白前辈的两个腮帮鼓鼓的。

下一刻。

“突突突突突。”果核就像子弹一样被白前辈吐出,全部落在边上另一个箱子里。

这个箱子也是柳树妖轻舞一开始准备好的。

功德杨梅的果核,也是金灿灿的,全部由功德之力凝聚而成。在树妖轻舞看来,这应该也是个宝贝,不能让主人随意浪费掉。先收藏着,或许能有妙用?

随后,镜头又是一切。

白前辈的两个腮帮又鼓了起来。

“突突突突突~~”果核再一次准确的落入另一个箱子。

对于诸天万界的修炼者来说,这就是官方发福利。

白圣这么萌,好想就这样静静坐着,看着他吃杨梅,吃到天荒地老。

但很遗憾,白前辈没有要继续发福利的意思。

吃了两波后,他突然伸手一挥,将好几箱的杨梅都收了起来。

“果然,水果还是饭后吃,现在先去吃饭。”白前辈轻声道。

身后,树妖轻舞也停止了摘果实的动作。

功德树上的杨梅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有不断增多的趋势。

这是因为白前辈在‘突突突~’的时候,诸天万界又是一波恐怖的功德之光凝聚降临。

这一波功德之光,不仅将功德之树拉长了四五米,达到二十米的高度,更让功德树上长满了更多的果实。

轻舞已经摘了好几箱杨梅,但摘的还没生长的快。

“结束啦,我要离开了!”白前辈冲着天劫世界叫道。

然而,头顶的功德之光还在拼命的降落,功德之光还没有结束。

“这么多功德之光没用啊,不要了,我先离开了。”白前辈继续道。

回应他的,是更多、更猛烈的功德之光。估计是诸天万界的修炼者们憋足了劲,在给他刷功德之力?

他身后的功德树越来越大,其上的黄金杨梅也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这功德树要冲着百米高度冲刺了。

白前辈:“……”

片刻后。

白前辈突然轻轻一拍手:“对了,试试能不能分点给别人。”

说罢,白前辈将那个水晶盒子打开,露出了一只左臂。

这条左臂,诸天万界的修炼者们都眼熟——因为这玩意,自带个人简介。

只要盯着它看一会儿,修炼者们心中就能自然而然的产生明悟。此乃千年第一圣霸宋玄圣的胳膊。就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白圣的手中?

白尊者伸手,将宋书航的左臂往功德树上一抛。可怜的左臂就这样被挂在树枝上。庞大的功德之力落下,其中……有一部分落在宋书航的左臂上,并融入其中。

和白前辈设想的一样,只要他本人愿意,从空中降落的功德之力,就能进入宋书航的胳膊,成为宋书航功德的一部分。

白前辈实验成功,满意的点头。

……

……

九洲一号群

北河散人:“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狂刀四浪:“惊!千年第一圣霸宋玄圣的左手,为何会被挂于树枝!”

“三浪道友功力不行啊,看我的。”田天岛主道:“震惊,金色巨树上,竟然挂着一只玄圣级别的左手!这只左手,到底是为何被挂于树枝上?它的主人又是谁?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