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102章 心理年龄已是大叔

第1102章 心理年龄已是大叔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三十三兽神宗的前身,便是远古天庭的兽神部。甚至宋书航猜测,三十三兽神宗一夜之间被灭,或许和远古天庭有关。

浮生仙子惊讶的望着这位霸宋前辈,难道他是‘远古天庭’时代,一直存活下来的前辈?

“别乱猜了,我和远古天庭的关系,并非你想象的那样。”宋书航微笑道。

——他和远古天庭之间,关系很复杂。

他的灵鬼叶思,是远古天庭‘程琳女帝’的碎片之一;他的另一尊灵鬼,很可能同样和远古天庭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的功德蛇美人,在远古天庭中有着很多的暗恋者,当年可能是远古天庭的庭花啥的,目前他接触了好几位男性的远古天庭大能,这些男性大能或多或少都对功德蛇美人流露出好感过,遗憾的是,功德蛇美人生前性取向有点歪,她貌似深爱着程琳。

除此之外,宋书航怀疑那劳什的天帝,可能都和他有关系。毕竟好几次,帝珠那玩意一遇到他,就莫名其妙的碎成渣渣。

“浮生仙子如果有空的话,不妨先等我一节课。等我接上完早上的课后,带你去我暂住之处。”宋书航道。

“没问题。”浮生仙子点头道:“不过,前辈你在这里上课,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江南大学城的学生啊,今年大二。”宋书航笑呵呵答道。

浮生仙子明白过来:“哦,红尘历练!”

“不……我的真正身份就是一位学生。”宋书航笑道。

浮生仙子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霸宋前辈。您现在就是学生。”

好吧,随便她怎么理解。

“快上课了,那我们早上下课后见。”宋书航道。

“那我就在这里等前辈,可以吗?”浮生仙子道。

宋书航挥了挥手:“成,到时我来找你。”

……

……

目送宋书航离开后,浮生仙子蹲在大箱子的边上,轻轻拍了拍箱子。

里面,她的那亦徒变友的弟子,还没有反应,还处于昏迷状态。狐妖虽说是她的弟子,但修行天赋还在她之上。论境界,狐妖已经追上了她。

事实上,她现在能指导狐妖的,也只有驯兽之法。

另外……一直以来,狐妖都以为她是人类修士。但事实上,她只是早些年有奇遇,早在三品境界时,就能幻化为人形。这个误会,一直维持到现在。

她轻轻握着手中的黄金链。

“这位霸宋前辈,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喃喃道,为何师尊送她的物品,会在霸宋前辈的手里?

即不是‘三十三兽神宗’的前辈,又说不是远古天庭兽神部的成员,那这位霸宋玄圣,到底来自何门何派?

不过,这位前辈真的很亲切。或许这位前辈和竹管子师父有交情?

浮生仙子想起竹管子老师后,又是悲从心起。

三十三兽神宗灭门之恨,压在她的肩头。她的修炼天赋不错,但自从灭门之灾后,她的心境受到影响,修炼度越来越慢。

灭门之恨……她还有得报的那一天吗?

xxxxxxxxxxxxxxxxxxxx

宋书航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第二节课开始。

三个室友坐到一起,不过高某某身边多了一位娇小可爱的身影。

是他的女友芽衣,芽衣班级的课结束了,于是就来到高某某班级,等着和高某某一起回去。

此时她手中抱着一个平板电脑,正在修改着稿子——是高某某。芽衣闲着无聊,正在给高某某校对错字和病句。

见到宋书航过来后,芽衣抬头对着他微微一笑。

“哟,许些时间不见,芽衣越来越可爱了。和你一比,高某某这家伙越来越苍老。啧啧,再过几年,你们看起来就像父女了。芽衣,早点甩了高某某呗。”宋书航打趣道。

芽衣掩嘴轻笑。

“书航你这个二货,留点口德会死啊。还有啊,其他人有资格取笑我,唯独你没有啊。”高某某冷笑道:“你家的苏老师看起来更幼,你现在和苏老师在一起,看起来已经像父女了。”

“日,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宋书航捏了捏自己的脸,他感觉自己这张脸应该蛮年轻的才对。

阳德合上书本,笑呵呵道:“从外表看的话,书航你最近有种更年轻了的感觉。”

“我就说嘛,我最近身体越来越棒,理论上来说,看起来应该越来越年轻才对。”宋书航道。

修仙可不是白修的,修真就是这点好,越修越年轻,越修越帅气。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阳德道:“理论上来说,你应该看起来更年轻了才对。但你最近的气质有问题,越来越沉稳。光看你的气质,总感觉跟我爸爸那一级别的人物一样。我怀疑,你的心理年龄已经四十岁,甚至更老。我推荐你去做一些网络上的心理年龄测试题,看看结果。”

宋书航捏了捏下巴,然后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的经历。

最近几个月,他的经历太太太太丰富了。普通人一辈子的经历都没他一个暑假丰富。

所以不知不觉间,他的心理年龄真的已经不再年轻。这点从对待诗萝莉可以看出来。

宋书航在面对诗萝莉时,似乎是以‘长辈’的身份去面对她,而不是以兄长的身份。他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比诗大了一辈。

“望天。”宋书航抬头望向天花板,不用去测试了,他现在的心理年龄,妥妥的四十,甚至五十去了。

“看样子,你自己也有所察觉。”高某某推了推眼镜,镜片上折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