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090章 不把它打到叫爸爸求

第1090章 不把它打到叫爸爸求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对于仓鼠邪魔来说,药师家的楼已经熟的很。再加上它有主人白前辈two的指导,能轻易的避开守护大楼的阵法,从正门堂堂正正逛进来。

进门后,仓鼠邪魔就出声大喝道:“尿床航,出来一战!”

因为房外有阵法阻拦的原因,所以在进门之前,仓鼠邪魔没感应到药师大楼中六品白鹤真君和五品灭凤公子的气息。说实话,小仓鼠完全不是一只合格的九幽邪魔。不过,它的身份也注定它和普通的九幽邪魔完全不同。

仓鼠邪魔的身体娇小,但它的嗓门可不小。一声大喝后,屋里的宋书航几人都听到了它的叫声。

宋书航嘴角狠狠一抽。

“找你的?”灭凤公子问道。

“尿床航?”白鹤真君古怪的盯着宋书航。

“尿……床……”苏氏阿十六眨了眨眼睛。

诗一脸懵逼。

小彩一脸疑惑。

宋书航揉了揉自己的脸:“又是这家伙,竟然还往我头上泼污水,这次我绝对不会轻饶它。”

这次,我不把它打到叫爸爸求饶,我就不姓宋!

仓鼠邪魔的实力处于四品巅峰状态,而宋书航现在也迎头赶上,拥有了四品的实力。大境界上没差距,宋书航感觉就算不用‘叶思’和‘功德蛇美人’的三头六臂模式,他也有把握正面怒怼一波仓鼠邪魔。

“你们都不用出手,我去教训这小老鼠。”宋书航说罢,纵身一跳,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在他纵身跃出窗户之时,‘圣印’很开心的拼命往他身上刷威严,层层叠叠的刷,让主人的形象变的更加高大上。

甚至,圣印还隐隐牵引书航体内的功德之光,为他的身体渡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

……

此时,仓鼠邪魔的眼中。

它在踏入宋书航住处后,就迫不及待的吼出了想了一天一夜的‘挑衅’用词。它敢保证,这个词一叫,宋书航肯定会怒气全开,出来和它一战。

仓鼠邪魔最近剑术又大有进步,正准备这几天渡个魔劫,晋级五品。在晋级前,白前辈two又交给了它一个任务,让它将一只狐妖带给书航。

于是,它正好借着这个任务的机会,准备怼一波宋书航。

它要让愚蠢的宋书航知道,今天剑术大成的它,已经和几天前完全不同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说的就是它!

一开始的计划没问题,可以说是相当的成功。

一句‘尿床航’叫出后,宋书航这家伙就迫不及待的从窗户中跳出来找它拼命了。

年轻人啊,心境修为还远远不够呐。

但是,还没等它再嘲讽下宋书航的‘心境修为不足’呢,突然它感觉有一种沉重的压迫力,向它狠狠笼罩下来。

那沉重的压迫力源头……竟然是宋书航?

此时的宋书航,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功德之光,连每一条发丝上都染着金色光辉。但给仓鼠邪魔带来压力的,却不是克制九幽邪魔的‘功德之光’。那压力,来源于宋书航本身。

那是一种高境界大能,给低境界修士带来的压迫感。

九幽世界中是接收不到现世的‘玄圣显圣’和‘圣人讲法’,所以仓鼠邪魔一时间还不明白,宋书航身上给它的巨大压迫感是怎么回事。

但是……很快它就明白了。在它的眼睛盯着宋书航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心头就明白了对方的‘圣号’。

千年第一圣,玄圣霸宋!

我主在上,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看错了?眼花了?还是噩梦?

“霸……霸……”仓鼠邪魔握着牙签剑的手都颤抖了起来。不过,在‘宋’字没念出口前,它强行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免得,从自己嘴不小心蹦出带着尊敬之意的‘圣号’称呼。

轰!

这时,宋书航正好降落于地。听到仓鼠邪魔嘴里挤出的俩字时,宋书航脸皮一抽。

虽然之前他发誓要将仓鼠邪魔打到叫爸爸求饶,但他那也就是说说而已。

当仓鼠邪魔嘴里真蹦出类似的读音时,宋书航感觉脸皮都抽成一团。

一人一仓鼠间的气氛略尴尬。

宋书航停顿了片刻后,道:“乖。”

“日!你占我便宜!”仓鼠邪魔怒道。

“你自己叫的,我没逼你。”宋书航道。

“你那是什么破‘圣号’,哪个没心眼的家伙给你取的?”仓鼠邪魔委屈极了。

“谁知道呢?随机的吧。”宋书航道。

如果真的有一个‘没心眼’的家伙,那应该也是‘世界意志’之类的玩意吧。霸宋这个‘圣号’也不是他自己想要的,而是从他诸多道号中打散了文字,又随机拼凑起来的。

……

……

而此时。

江南大学城宿舍中。

明明外面,天色才微微泛亮,高某某不知为何,早早的睁开了眼睛。

“见鬼了,怎么又醒了。”高某某道。

他感觉自己这几天很不对劲,每天的睡眠时间在减小。一觉都只睡三个小时不到,就醒了。

这是无疑是失眠的症状……

但是和普通的失眠不同,虽然他每天只睡三小时,但他反而一点都不感觉困,反而感觉精神饱满,体力充沛。

甚至他去体验了几次,但医生告诉他,他的身体健康极了,特别棒。在这个几乎全民亚健康的时代,身体健康保持在高某某这样子的人,很少见。医生让高某某好好加油,保持健康的身体。

实在睡不着的高某某翻了个身,望向宋书航的床铺。书航这家伙,一夜未归啊。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