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086章 真的死了?开什么玩

第1086章 真的死了?开什么玩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道变异劫雷,融合了玄女门云雀子的‘魔劫’和银票道友引下的‘天劫’之力。两种属性完全不同的大劫,却如太极阴阳一样彼此交缠,融为一体。

同时,两种不同的‘天劫’融合之后,竟然显化出剑的雏形来。

这种攻击手段,和大能**时,引起天地异象有些相似。这一道变异劫雷之剑,即是魔劫和天劫的合作攻击,也是天地在**。无论对‘九幽邪魔’来说还是‘人类修炼者’来说,这种复合式的‘天劫’都更加致命。

一边暗中关注的液化金属球心中暗道。

魔劫世界可是它的地盘,任云雀子怎么折腾,都别想搞大新闻。

液化金属球在刹那间出手调整,在变异魔劫之剑斩在云雀子身上之前,飞快的将它的威力调整到了最低程度。

……

……

面对变异魔劫之剑,伤痕累累的玄女门云雀子,眼睛变的明亮起来。

她从这道‘变异魔劫之剑’中,嗅到了刺激的味道。

虽然和白道友渡劫时那种‘天劫导弹、天劫核弹’还有点差距,但这变异魔劫之剑,是一个良好的开头。

云雀子觉的只要自己操作的好,继续使用一些挑衅魔劫的手段,肯定能让这场无聊的‘魔劫’变的刺激起来。

变异魔劫之剑又快又疾,瞬息临身。

云雀子并没有选择防御,她先飞快的将那片‘银票的部分身体’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间法器中——她是个守诺的人,回头还得将这部分身体还给银票道友,尽量不要让它被毁了。

至于魔劫之剑的威力,让她亲身感受一下吧。

当她刚将‘银票的部分身体’收起的瞬间,那道‘变异魔劫之剑’已经斩在她身上。

此时,云雀子身上所有防御都已经撤去。所以,这道魔雷之剑,直接刺到她的肩膀位置,破开她的肉身,剑身刺入大半。

下一刻,天劫、魔劫两种大劫之力,灌入到云雀子的体内,疯狂的爆发起来。

这一剑蕴含着只有‘雷劫’之力,但越是纯粹的力量,爆起的滋味也特别纯粹,力道够劲。

“低估了啊啊啊~~”云雀子突然叫道。

她低估了什么?变异魔劫的威力,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啊啊啊啊……不好了……又~~玩脱了~~”云雀子惨叫着,头一歪,缓缓倒地。

倒下时,云雀子还用最后一点意识,让自己倒地的姿势变的美观一些。

轰~

最终,云雀子呈蜷缩之状倒地。

在她倒下的瞬间,天空中的‘魔劫’也停住了,不再有魔劫落下。

液化金属球一愣,魔劫为什么停下了?刚才,它没有插手停止魔劫的运作啊。

既然如此的话,只要渡劫者不死,正在劈的魔劫就不应该停顿才对。

液化金属球想到这里时,心中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涌了上来。

它的目光盯住躺尸状态的被污染者。

只见云雀子身上的生命气息,一点点开始消散。伤痕累累的身体,也渐渐失去了体温。

死……死了?

全程保持关注的液态金属球,瞬间一脸懵逼。

尼玛怎么可能!

这一道‘魔劫之剑’的威力已经被我压制到最低程度,而且我反复计算过这位‘受污染者’的状态,这一道‘魔劫之剑’的威力,最多给她添加点伤势,绝对不可能死的啊!

但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死掉了?

见鬼,为什么这家伙会死掉了啊!

液态金属球此时的内心,完全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来形容。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就仿佛是宇宙大爆炸一样。

液态金属球不敢置信,它仔细的感应眼前这位‘受污染者’。

此时的云雀子,生机已经全部消散,她的身体此时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竟然真的死掉了,不是装死或假死。

液态金属球乃是九幽的主宰者,在这魔劫世界中,也只有白前辈o能给它使点绊子。但是,就算白前辈o,和液态金属球也只是平级关系。当着液态金属球的面,使绊子也有限度。绝对不可能让它连‘死人、活人’都分辨错误。

液态金属球不甘心,使用了自己的主宰者权柄,作用在云雀子的尸体上。

属于主宰者的力量在云雀子身上一扫而过,但得到的结果还是没变。

云雀子死了。

就这么干脆的死掉。

液态金属球限入到了死寂一样的沉默状态中。

液态金属球心中突然涌上这么一个想法。

这种感觉,是后悔的情绪吗?

说实话,它真的有些后悔了。

但除了后悔外,液态金属球心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感。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就因为‘魔劫’的威力太弱了,不满意、不喜欢、不刺激这种狗屁不通的理由,就找死一样,撂挑子放弃防御和治疗,最后……被弱鸡到只有七品初等的天劫给劈死。

开什么玩笑!

这家伙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修炼者们的终极征途是长生不朽,每一位修炼者都有自己的长生梦。但这家伙算什么,她的终极征途是什么?是找死吗?

辛辛苦苦修炼到了七品巅峰的境界,数千年的苦修,就因为‘天劫不合心意’这种理由,就全扔了,慷慨赴死?

那她以前是怎么活过来的?

以前的天劫难道都那么巧,顺着她的心意来?

难道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