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1002章 请让他来保释我

第1002章 请让他来保释我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天涯子道长感觉心好累。

不过,他这次来是有正事要办。

“咳,阿七道友……请问一下,刚才制造这片雾霾的道友在什么位置?”天涯子道长问道。

“道长不会是‘修士联盟’的执法者吧?雾霾可不是我们弄出来的。”诗萝莉从苏氏阿七背后冒头,答道。

苏氏阿七一把将诗萝莉按回去:“天涯子道友如果要寻找制造雾霾的道友,可以顺着这个位置去,之前那枚小火箭发射之处就在那里。”

说罢,苏氏阿七指了指南浩猛和那位少女所在的位置。

“谢谢阿七道友。”天涯子道长抱拳,随后一步踏出,身形‘嗖’的一下窜出极远的距离。

窜出几步后,天涯子道长又回过身来对苏氏阿七道:“另外阿七道友,你其实不用这么防备着老道的。老道也没有隔空传功的实力啊。”

“哈哈哈哈。”苏氏阿七一阵干笑。

天涯子道长嘴角又是一抽,苦笑着离开。

在他离开后不久,苏氏阿七郑重的向诗萝莉、雀妖小彩道:“看到刚才那仙风道骨的天涯子老道了没有?下回见到他时,有多远就躲多远。”

“?”诗萝莉一脸疑惑。

雀妖小彩若有所思,她感觉自己似乎在哪听过‘天涯子’这个道号。

“他就是传功狂天涯子,据说他光是一个眼神过来,就能传人一年功力。和他有身体接触的话,就能一次性传授十年以上的功力。而且被他传过功的人,大部分结局都不太好。”苏氏阿七道。

诗萝莉瞪大了眼睛——修真界,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白尊者:“用眼神传功也太夸张了,应该是谣传。”

“我感觉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苏氏阿七道。

白尊者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此间事已了,我也是时候和大家道别。”苏氏阿七道。

“阿七你也要闭关晋级了吧?”白尊者道。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渡劫准备。现在,阿十六已经渡劫成功,我也解开了一个心结。接下来最多半年,最短两个月,我就能晋级真君了。”苏氏阿七自信道。

“那么,祝你成功晋级。”白尊者道。

“谢谢白前辈的祝福。”苏氏阿七笑道:“那么诸位道友,我们后会有期。”

说罢,苏氏阿七借着‘迷雾’掩饰,祭起本命宝刀,御刀飞行离开。

待阿七离开后,白尊者朝着不远处三楼位置的‘七生符府主’挥了挥手,随后他也带着诗和雀妖小彩,离开了停车的位置。

……

……

另一边。

南浩猛依旧在发呆,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傻——他竟然在认真的思索着,如何解决这满天雾霾?

这种事情,又岂是他能解决的?

而在他身边,那位天然卷的少女,默默的收起了她的那个大箱子,并将那个箱子重新合拢。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南浩猛问道。

“不是‘我们’要怎么办,是‘你’要怎么办。”少女一脸认真道:“因为按下按钮的人是你,不是我。”

南浩猛:“……”但是带来雾霾炸弹的人不是你吗?

正说话间,突然不远处有一道身影窜了过来,落在南浩猛和那少女身边。

“找到了。”那是位白发老道的身影。

老道先上下打量了一下南浩猛,然后又望向那位少女。

少女也望着白发老道。

“贫道天涯子。”白发老道行了稽首礼。

少女听到这道号时,小脸发白,猛然后退了数步。

“道士?”南浩猛疑惑望着这位仙风道骨的老道——等下,他之前心中想过,若想处理这片雾霾,说不定得要仙从下凡才能办到。难道,真的有仙人下凡,要处理这片雾霾?

“小友,请跟老道走一趟吧。”天涯子对着少女道。

“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少女摇了摇头,道。

“在想办法处理掉这雾霾前,小友还是跟老道走一趟再说吧。然后,等雾霾处理完后,所需要的费用,老道会和小友一笔笔结算。”天涯子道长保持着微笑。

“这不是我的错。”少女认真道:“按下按钮的人不是我!”

“对不起,按下按钮的人是我。”南浩猛苦笑道:“但是我身上没多少钱。”

天涯子望了眼南浩猛,伸手一抚,南浩猛就迷迷糊糊的靠坐在边上的花坛边,一脸迷茫之色。

“小友,走吧。”天涯子沉声道。

在少女一脸惊恐之色中,天涯子已经一把将她抓住。

“道长,直接寄账单好不好?”少女郁闷道。

天涯子道长摇了摇头,抓着少女往远处行去。

“等下,道长!让我跟这个大块头说件事。”少女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天涯子道长停了下来。

少女伸手,从自己的另一个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扔向南浩猛。

“大块头,帮我打个电话给纸条上的人,就跟他说这个词。然后让他想办法来保释我!”少女叫道。

大块头南浩猛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接过了那张纸条。

然后,目送着老道和少女远离。

片刻后……

南浩猛清醒了一些,他捏着纸条,看着其上写着的一个手机号码。想了想后,他拨打了这个电话。

××××××××××××××××××××

此时,宋书航坐在英语课的教室里,划动手机,望着北河散人发送的那个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