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961章 望天,到底是哪个姓叶

第961章 望天,到底是哪个姓叶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能抵命的竹笋叶换治疗寒症的方法,也不知道是亏是赚。

不过对宋书航个人来说,李音竹比起竹笋叶更重要一些。入梦了李天塑道长的人生后,他在面对李音竹时,总有种面对自己女儿的感觉。

“你说的这个寒症,治起来倒是不难。最好的办法,是由孤传授她一套辅助功法……不过,孤这套辅助功法学起来不容易,你口中的故友之女又仅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元。恐怕还没学会,就得挂了。”北方大帝捏着下巴道。

宋书航苦笑,李音竹仅剩下的寿元的确是个大问题。

“所以,想要治愈你故友之女的话,最好先由孤先出手,给她炼制一枚‘冰魄丹’改变她的体质。然后,再配合孤传授她的辅助功法,二管齐下,到时候她的体内的寒毒就会被完全化解甚至吸收。说不定,她还能趁机凝聚特殊道体。”北方大帝道。

“那前辈,您能出手救音竹吗?”宋书航期盼道。

“当然,孤一向有恩必报的。小道友你救助孤复活,这个恩情很大,孤出手救道友的故友之女,也算是偿还了部分恩情。”北方大帝笑道。

宋书航闻言,顿时松了口气。有这位远古天庭的北方大帝保证,李音竹的寒症治愈有望。

“不过,孤无法马上出手炼丹。”北方大帝又道。

莫非是这位北方大帝刚复活,一身实力还没有恢复?需要时间恢复力量吗?宋书航心中暗道。

似乎是看出了书航的想法,北方大帝解释道:“并非孤的实力未恢复,而是孤不确定现在自己有没有炼丹的药材。上回孤死掉时,一身的宝物爆了个干净。现在,孤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凑出一炉‘冰魄丹’的材料。”

——虽然他还有许多暗藏的宝藏,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知道他的这些宝藏还安然无恙否?需要时间去确认。

“前辈,冰魄丹的材料,需要哪几种?”宋书航询问道,如果是搜集药材的话,他也可以帮助收集的。

“嗯,先不急,先去孤的‘冬之殿’看看,孤以前在冬之殿藏了一些药材。到时候看看还缺少哪几味配方药材。”北方大帝道。

宋书航:“……”这就尴尬了,冬之殿被他搬走了,现在都和核心世界连到一起去了。

……

……

“咦,咦?孤的冬之殿呢?怎么感应不到了?”这时,北方大帝歪着头,望向玉色大海龟问道。

“望天~~我主,你的冬之殿哪去了?”玉色大海龟同样震惊道。

“孤问你啊!你还反过来问孤吗?转动你的脑筋好好想想啊,孤的冬之殿呢?”北方大帝抓起玉色大海龟,用力的摇晃起来。

“望天,我主,不要摇了,龟蛋都要掉出来了。”玉色大海龟苦恼道:“而且我主,我一直留着看守复活大阵,冬之殿不归我看管啊。”

北方大帝怒道:“那孤的冬之殿是由谁看管的?”

玉色大海龟仔细思索起来,想了想后道:“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由我主忠心的属下,‘霜寒子’一系的成员看守的。”

“那霜寒子呢?”北方大帝问道。

“死了。”玉色大海龟回答道。

北方大帝愣了愣:“死了?怎么死的?”

“望天,我主。霜寒子生前只是个五品修士,他的资质很普通,后来终生也没有突破五口境界,就老死了。记得他老死后,就将冬之殿交给他的子孙看管。但他的子孙修炼的资质,比起霜寒子来更差,连个五品灵皇都没有出过。结果在我沉睡前,冬之殿的看守者都换了好几十代了,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大清了。”玉色大海龟道。

北方大帝静立于虚空,幽幽叹了口气:“死了啊……”

就算是九品劫仙,也有寿元限制。就算是长生者,也有陨落的危机。不证天道,总有可能会死。

片刻后。

北方大帝轻轻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的话,只有施展秘法,搜索下冬之殿的位置了。”冬之殿是北方大帝的一个法宝,他自然有手段感觉到它。

言罢,北方大帝伸手掐算起来,指间有一缕寒气化为丝状。

宋书航感觉到自己核心世界中,开始发出共鸣的声音来。

北方大帝不愧是长生者,就算有‘核心世界’的隔绝,也无法阻止和他之间的联系。

“那啥,前辈。冬之殿里现在除了一些年份很低普通的药材外和一些‘九寒丹’外,没有其他药材了。”宋书航叹了口气,心疼的回答道。

冬之殿,修士界的移动房车啊。

好不容易拉到自己的核心世界了,没想到都还没有捂热,就遇上它的原主人了。

“嗯?你怎么知道?”北方大帝问道。

“因为冬之殿——在我这。”宋书航心痛的回答道。

北方大帝:“……”

玉色大海龟:“……”

好尴尬!

场面好尴尬!

谁来缓解下这种尴尬的气氛啊。

……

……

片刻后。

“等下!小友,你刚才说冬之殿在你这,莫非你能控制冬之殿的体积变化?”北方大帝突然出声问道。

他的冬之殿是件大型法宝,而且可大可小。但那大小变化的命令,只有他可以使用啊!嗯,或许还有个家伙掌握着后门,毕竟冬之殿是在那家伙的协助下制造的。

“嗯。”宋书航道。

北方大帝盯着宋书航仔细观看起来。

宋书航被盯的浑身发毛,仿佛自己在北方大帝的眼中变的毫无秘密,一切**都要被看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