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944章 这一炮轰的我好爽,我

第944章 这一炮轰的我好爽,我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同时宋书航的眼窍天赋配合着开启。网爬书网?

如此一来,八柄利器的度在他眼中,变的如同电影慢镜头一般。宋书航挥动宝刀霸碎和封禅笔,轻松的将这些利刃格挡开来。

同时,右侧的功德蛇美人也出手了,她用那血红色的骨头将利刃拨开。功德蛇美人自从进化后,似乎越来越机智了。这次格挡利刃的动作,不是宋书航控制着她进行的,而是她自进行的。

是‘护主’的能力又得到了强化?

不仅如此,功德蛇美人在格挡剑刃后,她还伸手一祭,将那‘打脸拖鞋’扔了出去。

打脸拖鞋是宋书航在儒家白云书院狂街时买的,之后一直放在‘一寸缩小袋’中就没怎么使用过。

此时,在功德蛇美人将打脸拖鞋祭出来后,‘轰~’的一声,打脸拖鞋疯狂加,隐隐间似乎突破了音爆?二十米的距离,瞬间就到。功德蛇美人才刚出手,打脸拖鞋已经出现在紫袍修士的左脸处。

响亮的声音响起。

紫袍修士毫无防备,被抽飞出去,牙都被抽掉了数颗。

宋书航:o_o

这么夸张?

紫袍修士虽然看不出等级境界,但至少也有四品巅峰甚至可能是五品级别的实力?竟然被一下子抽飞了出去。

难道我捡了个漏,这只‘打脸拖鞋’其实是神器,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认出它。直到那一天,他幸运的捡到了这件神器?

宋书航摇了摇头,神器个屁。这种剧情,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而且,这只打脸拖鞋是白云城里批量版的玩耍用法器,当时店家还说这是畅销货,卖的可火了。

宋书航不由望向功德蛇美人,如果不是‘打脸拖鞋’的问题,那问题就一定出现在功德蛇美人身上!在她手中,这只玩耍用的法器才挥出了强悍的攻击力。

此时,功德蛇美人还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她正伸着手,连连挥动。

虚空中,那只‘打脸拖鞋’不断的出击。

刚起身的紫袍修士,右脸也被狠狠抽中,又一次被抽飞出去。

啪啊打飞出去。strong爬书网/strong

啪啊又打飞出去。

啪又打飞出去了。不过这次已经没有惨叫了,紫袍修士似乎被打的晕死了过去。

功德蛇美人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她依旧面无表情,打脸拖鞋继续朝着紫袍修士的帅脸不断拍去。

啪啪啪啪啪啪

打完左脸打右脸,打完右脸打左脸;有时候左边两下,右边两下,但保证绝对的公平,左边和右边打脸的次数绝对公平。

这是在鞭尸吗?

宋书航望着功德蛇美人,虽然她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感觉上她似乎玩的很开心的样子。宋书航想了想,就不制止她了。

宋书航出声问道。

邪莲世界中的大茧里,睡着九幽世界的主宰者白前辈to。这位号白前辈曾经说过要一睡千年,不睡够就不准备起来。

但今天,宋书航看到现世中白尊者的画风太怪了,心中越来越感觉今天的白尊者的行为模式和白前辈to如出一辙。

所以,他想到了两个可能。一是白前辈今天学了‘挖掘机跳舞’后,玩的太嗨了,处于兴奋状态。

另一个可能就是他认错人了。眼前这个白前辈并不是他以为的白尊者,而是九幽世界中的‘白前辈to’。

宋书航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确定,身边的白前辈是to没错。

这时,叶思回答道:

“白to还在?”宋书航:“也就是说,我猜错了?”

今天白尊者真的是玩的太嗨了?处于兴奋状态,导致言行举止和平时不同,画风大大改变?

等下。

如果白尊者不是他猜测的白前辈to,那他现在不是很危险?对方那个隐藏在虚空中的高手,开口闭口就是‘区区一个尊者级的修士’,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至少在八品玄圣以上。

那七品境界的白前辈,有胜算吗?

宋书航心中有些不淡定起来。

……

……

正当宋书航思索之际,突然,他身后有一个人皮傀儡猛的抽身靠近,人皮傀儡的双掌虚按在宋书航的腰部位置。

两道赤红色的光柱轰在宋书航的腰部位置,光柱爆炸开来,火焰将宋书航无情吞噬。

人皮傀儡的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太大意了,宋书航。你的战斗经验,太弱了。”是那个紫袍修士的声音。

他的本尊还在被打脸拖鞋不断的‘啪啪啪’打脸中,但他的意识却悄悄转移到了宋书航身后这只人皮傀儡的身上。

说话间,人皮傀儡的双手断开,同样露出了两个炮管一样的傀儡结构。然后,一道接一道的赤红色光柱从傀儡炮中轰击出来,不断的落在宋书航的身上。

只要找到机会,就轰到死为止!

轰轰轰轰

一连数十傀儡炮,宋书航的身形被炮光淹没,高强度的能量化为刺眼的光芒,随后是一连串的爆炸。

十傀儡炮过后,宋书航似乎失去了抵抗之力。远处,那只打脸拖鞋轻飘飘的落回到地上,一动不动。

傀儡炮的光芒和爆炸平息。

地面上仅余下一个大坑……宋书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连同和他在一起的那只雀妖,也消失不见。

远处的紫袍修士本尊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来到宋书航消失的位置。他脸上没有欣喜,反而紧皱着眉头。

“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

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