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860章 那一天,人们在呐喊着

第860章 那一天,人们在呐喊着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夜色渐深

此时的紫禁城,已经没有游客的身影。

北河散14默默的关闭手机屏幕,叹了口气——没想到他飞快的输入,想要提醒一下狂刀三浪,却还是迟了一步。

三浪这家伙,彻底没救了啊。

这家伙在作死方面的记忆是属金鱼,伤疤都没好就忘了痛。而且最近,他越来越作……难道,这就是三浪道友的‘道’吗?

片刻后,北河散人望着眼前高大的紫禁城,眼中露出笑意。

“九月初的那一天,绝对要给算黑卦的一个惊喜。”北河散人嘴角上扬,他已经迫不及等的想要和算黑卦的大战一场。

到时候,绝对要让算黑卦的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可惜了,如果是月圆之夜大战的话,一定更有气氛。另外,到时会有多少道友前来观战呢?”北河散人心中暗道。

观战的道友自然是越多越好,在众人面前吊打算黑卦的,更有成就感,想想都有些小兴奋。

但是……若观战的人太多的话,北河散人又怕算黑卦的会不敢出来。那家伙一手易容术天下无双,经常易容成道友的模样去算黑卦,得罪了不少人。观战的人太多的话,万一他以为这是个抓捕他的局,不肯现身就麻烦了。

“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浑气,北河散人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不过攀升到一定程度后,又被他自己压生生的压抑下去了。

“还不到时候,还要再忍耐几天。忍耐是苦涩的,但果实是甘甜的。”北河散人说罢,大步向前行去。

几步之后,他的身形消失于原地。

他将自己隐藏起来,打坐修炼,默默等待着紫禁之巅大战的那一天。

在摘取甘甜果实之前,一切的忍耐,都是有意义的。

xxxxxxxxxxxxxxxxxxxx

与此同时,在距离紫禁城十里之外,有一位面目清秀的年轻人,正盘腿坐在路边。

在他身前放着一个小碗,看上去似乎在行乞?

但他衣装端正,干干净净,也不乞讨,又不像是乞丐。

有人路过他身边时,好奇的望着他,年轻人就回以笑容。笑容干干净净,不少年轻的女子看到他的笑容时,竟然隐隐有些心动起来。

“小洁,你有没有觉的,这小帅哥看起来有些眼熟啊。”这时,有位女子对自己的闺蜜道。

“阿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的他特别眼熟。笑容这么干净的暖男,难道是什么明星?”女子的闺蜜回道。

说话间,有位年轻的妈妈牵着自己家的小女儿,路过这年轻人的身边。

小女孩看到坐在路边的大哥哥,想了想,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枚硬币,扔在大哥哥的碗中。

面目清秀的男子抬起头来,望向眼前的这小女孩子,再次微微一笑。

这次的笑容,特别有魅力——温暖人心!

“大哥哥,你笑的可真好看。”小女孩眨了眨眼睛,说道。

年轻的太太悄悄拉了拉女儿,想带着女儿离开。

这时,面目清秀的男子伸手,从碗中捉起那枚硬币,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姑娘,卦金收到了,贫道,就来给你算上一卦吧!”

“啊?”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

面目清秀的男子微笑道:“你要测点什么?”

“什么都可以测吗?”小女孩问道,她也是看过电视、电影的,对算卦这种事并不陌生。

年轻的太太发现自己的女儿真的很有兴趣的样子,只好依了她。

不过她又有些警惕的望向眼前这面目清秀的男子,如果对方敢以‘算卦’为理由,询问她家庭情况的话,就别怪她不客气。

这年前,骗子的手段太多了,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凡事要多留个心眼。

“什么都可以。”面目清秀的男子点头道。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后,认真道:“那帮我测一下,我爸爸今年过年时,能不能回家?去年他就没有回来,只打了一个电话,但我哭着要他回来,他只说尽量在今年时,申请调回来。”

“没问题。”面目清秀的男子掏出了一个龟壳……

光是这个龟壳,就给人一种很古朴的感觉。

年轻的妈妈无意间望向这龟壳背上的纹理时,突然感觉自己看到了无数的光线……这些光线,按照一定的轨迹组成许多让人头晕眼花的图案。

好在她及时收回了视线,才止住了那种头晕的感觉。

这龟壳,好古怪。

正思索间,面目清秀的男子有节奏的摇动龟壳。随后轻轻一甩,四枚铜钱从龟壳中落出,落在年轻男子的面前。

然后,年轻男子捏着下巴,盯着地上的卦象。

小女孩期期盼问道:“怎么样,大哥哥,我爸爸今年会回来吗?”

面目清秀的男子抬头,露出温暖的笑容。

卦象结果……是吉。起的卦是小女孩的提问,吉卦代表着她的父亲今年会平安回家。

但是……他的卦与众不同。

因为……他是铜卦仙师啊。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的卦,得反着看。

所以,这个吉卦代表着这小女孩的父亲,今年依旧不会回家。两年过年都不回家,这家伙是大禹吗?

——没错,他现在易容的人物,正是远在闻洲市,正在前往江南地区的宋书航小友!

铜卦仙师捏着下巴,思索了片刻。

随后,他突然展颜一笑:“小姑娘,可以给我一根你的头发吗?”

“嗯?”小女孩想了想,还是从自己小辫子上抓了抓,很快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