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742章 输在人生起跑线上

第742章 输在人生起跑线上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恒火真君忍不住问道:“请问,你和‘圣人’之间是什么关系?您……就是圣人吗?”

这圣寂池,会不会就是圣人留下的‘复活’后手?

踏出了自己的‘道’后,拥有天命之姿的劫仙,能在劫仙的境界上再进半步,成为‘长生者’,彻底摆脱了寿元耗尽的危机。

而摆脱了寿元的危机后……长生者们会想尽办法,为自己留下‘复活’的后手。

毕竟,生长者并非‘天道’,并非不朽,还是会死。

而只要有‘复活’的后手,长生者们就算意外身亡,也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虽然‘复活’时,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只要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凭着他们生前留下的布置,就能尽快重回巅峰。

‘圣寂池’,会是圣人复活的后手吗?

望了眼一脸期待的恒火真君,摇了摇头道:“很抱歉,我并不是圣人。圣人早就已经神形俱灭,没有复苏的希望。”

圣人可是死于‘争夺天道’的最后一战中。他的对手已经成了天道,又岂会让‘圣人’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不管‘圣人’当年有没有留下复活的后手,在最大敌人成为‘天道’的前提下,这些复活的后手也就全部废掉了。

恒火真君心中又是一阵失望,问道:“那您的存在是怎么回事?”

“我是‘圣寂池’,是圣人和那位神秘的‘长生者’大战时,使用那个‘天赋能力’,从那位神秘长生者身上咬下了一口后,渐渐产生的特殊混合体。”平淡答道。

那位神秘的‘长生者’最后可是成为了天道。

“如果硬要说的话……你们可以将我当成是‘圣人’死后的产物。”又补充道。

“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白尊者目光盯着‘圣寂池’,圣人从‘天道’身上咬下了一口后,产生的混合存在……真想好好研究一下他。

‘圣寂池’被白尊者盯着有些发毛。

“那么,圣寂池……先生,你留在这个空间里,又引导我们进入这个空间,有什么目的吗?”宋书航问道。

总不可能为了宣传圣人吊吊的一生,就将他们都拉进来吧?按书航猜测,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留下‘圣人传承’之类的。

落尘真君和醉*居士,同样眼睛一亮,如果是圣人的‘传承’,别说是他们两位六品真君,就连七品尊者,甚至是八品、九品的存在,都会感兴趣的。

圣人的传承,可是‘长生者’的传承,而且是最接近天道的强大长生者。

圣寂池点了点头道:“我之所以一直留在这里,是为了将‘圣人’的传承,传承下去。”

果然如此!

宋书航双眸发亮——翩翩如玉的书生,一身儒装,气质出尘,这才是他想要的‘修真画风’啊。他初入修真时,修炼的是《基础金刚拳法》,他心里一直想着要在二品境界时,找几门儒家的功法,调和一下。

如果有机会得到‘儒家圣人’的传承,他绝对要试一试。

宋书航问道:“圣人的传承,要怎么得到?”

“想要得到圣人的传承,可不容易。”圣寂池一脸严肃,道。

一边的恒火真君同样认真道:“还请先生告诉我们,得到传承的方法。”

“那么,你们听好了。”圣寂池坐直身体,认真道:“首先,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出生时,有没有天降异象?比如紫气东来,或是祥云充满天地,或是你出生的房间里,满堂都有光芒笼罩?至少也要神龙入腹之类的?”

宋书航:“……”

听到圣寂池这话时,他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得到圣人的传承,不会是要如‘圣人’那样,出生时就各种‘吊,吊,吊!’吧?

一边,恒火真君摇了摇头——他出生时,没有任何的异象。事实上,就算现在整个修真界,也很少有听到哪位修士出生,有天降异象的。

落尘真君同样摇了摇头。

醉岳居士同样摇头。

然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到白尊者的身上——如果说,修真界有谁出生时,最可能拥有满天异象的话,那就是白尊者了。

但是,白尊者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自己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我记得我小时候是个孤儿,从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从有意识起,我就是一个人生活的。”

“怎么会这样?”宋书航惊讶道。

恒火真君,落尘真君,醉约居士同样一脸不敢置信。

到底是怎么样的父母,会狠下心来将小时候的白尊者抛弃?又或者,白尊者的父母要瞎成什么样子,才会抛弃小时候的他?

这可是一尊福星啊,只要供在家里,都能保证财源滚滚,万事大吉的那种吧?抱着小时候的他走路,说不定都能踩到各种天材地宝的那种。

不对……等一下。

宋书航突然想起一件事。

白尊者的好运,似乎是有前提条件的。他的好运,往往对‘周围的人’来说,带有‘生命危险’。

比如黄山真君曾经说过,陪着白尊者逛街时,逛着逛着,突然天降陨石,砸在他身边。要不是当时他反应速度够快,那陨石直接就砸他身上了。而白尊者切开那个陨石后,收获了大量修真界稀有的金属材料,然后和黄山真君平分了。

也就是说,想要蹭到白尊者的运气——首先,你命要够硬。你要先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如此一想的话,或许稍稍就能理解一点?

这时,幽幽的叹了口气:“看样子,你们出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