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724章 再遇白前辈two

第724章 再遇白前辈two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又药丸,就算以他现在的强大记忆力,也只记了三分之一不到的《圣人修身赋》。

到时五分钟过后,他又得挂科——也不知道隔壁桌‘提刀书生’苏文曲的答案卷还在不在?

如果苏文曲的试卷答案已经不在了的话,到时他要怎么办?

永远在这空间中循环下去吗?

可怕!

这时,那个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默写《圣人修身武》全篇,时间五分钟。

同时宋书航的桌子上,多了一张白纸。旧的试纸则被折叠,挪移到了桌角,不妨碍他重新默写。

——如果不能将《圣人修身赋》默写出来,他就要被无限关小黑屋了。

宋书航只好重新提笔,默写《圣人修身赋》,这次提笔,就如同画画一样,将脑海中三分之一的《圣人修身赋》古文画下。

画完后,已经过了三分多钟。

宋书航更加苦恼——这些古文画起来可复杂,按这样的速度,就算他将整篇古文都记下,画完也需要九分钟左右。

这简直是地狱模式啊。

这个时候,能不能请外援帮忙呢?

宋书航下意识的伸手进怀中,想掏手机,或是千里传音法宝。但他伸手入怀时,却发现自己的‘一寸缩小袋’不见了。

没有一寸缩小袋……那么说,我并不是肉身进入这个奇怪的空间,而是意识被拉入空间了吗?宋书航暗暗思索。

……

……

很快,五分钟又结束了。

边上的墙壁再次轰隆隆的降落下来。

等墙壁一消失,宋书航便迫不及待的向边上望去——太棒了,周围的桌、椅以及苏文曲默写的《圣人修身赋》都还在。

宋书航马上盯住苏文曲的试卷,拼命记忆起来。

同时,他耳边再次响起那个威严的声音:“默写完毕者,可离开此空间,获赠三品儒宝‘封禅笔’。没有默写成功者,在二十息后重新开始默写,时间五分钟。”

二十息后……

轰隆隆的墙壁再次升腾而起!

宋书航的桌面上,再次多了一张白纸,旧的白纸又被折叠、挪移。

宋书航试图伸手去抓这折叠的原试纸,但原试纸被一层力量阻隔,书航无法接触到它们。

“可恶,要是原试纸不会被折叠多好。”宋书航叹了口气道,那样至少他还可以抄原试纸上的内容,比默写要快一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五分钟后,墙壁再次轰隆隆的落下。

宋书航急忙将目光挪到苏文曲的稿纸上,再次拼命的记忆其上的《圣人修身赋》——这次,宋书航终于将全文记了下来!

就算无法理解这些上古文字的意义,但他硬生生凭着记忆能力,如记图案一样,将整篇《圣人修身赋》给记了下来。

而且,有了上次练笔,他现在画‘上古文字’时,速度也越来越快。

这一次,绝对、一定要将考试通过!

宋书航心中暗道。

……

……

二十息后……

轰隆隆的墙壁再次升腾而起。

这次,宋书航抓起毛笔,蘸好墨汁。等白色的纸一出来,宋书航就飞快的在其上画了起来。

整篇《圣人修身赋》,就这样洋洋洒洒的被他默写,或者说是默画出来。

四分四十二秒。

宋书航终于将最后一个上古符文画完。

“大功告成!这该死的无限补考模式,我通过了!”宋书航放下毛笔,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就等着考试时间结束,他就能离开这个空间了。

顺带还能获得一支三品的‘儒宝’封禅笔。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五分钟一到,墙壁再次降落。

他耳边再次响起那个威严的声音:“默写完毕者,可离开此空间,获赠三品儒宝‘封禅笔’。没有默写成功者,在二十息后重新开始默写,时间五分钟。”

“我要离这空间!”宋书航飞快答道。

但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他并没有被送离这空间。

“我已经默写完毕了啊,快将我送出去啊。”宋书航再次出声道。

但是,那个威严的声音没有再回话。

整个空间安安静静的,只有宋书航呼吸声。

宋书航:“……”

这特玛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我还没有默写完整?他飞快的扫视旁边苏文曲的‘试卷’。

没有遗漏啊!

上面的每一个古文,他都按着‘苏文曲’的试卷画下来了啊。

难道……在默写这《圣人修身赋》的时候,还要在心里默念它的意义?但是苏文曲写的‘试卷’又没有自带翻译功能,宋书航表示看懂不能啊!

怎么办?

难道我又要新考试,一直考到死为止吗?

二十息后……

无情的墙壁再次残忍的升了起来,将宋书航和周围的一切隔绝了开来。

宋书航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张新的试纸。而老的试纸又被折叠起来,移到了桌角。

“我不要再考了啊,放我出去啊!”宋书航站了起来,抓起桌子,用力一掀——他想试试看,如果他掀桌的话,这个空间会有什么反应?

但宋书航用力一掀时……却发现这桌子老沉了,他根本掀不动。

这就尴尬了。

现在怎么办?

这个时候,他又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明明‘默写’完了《圣人修身赋》,也无法成功从这个空间中脱身。

难道他真要永远被困在这个空间中?

“又或者,是我书写的时候,有什么地方写错了吗?”宋书航捏着下巴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