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求月票不要停!

求月票不要停!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狂刀三浪的凄凉的叫声太刺耳了,于是,江紫烟就用丝巾将三浪的嘴巴给堵住。

“唔唔唔~~”狂刀三浪不甘的叫着。可恶,要不是他一身功力被封印到最低程度,以他五品巅峰的境界,又可能被这么无助的倒吊绑着?

“三浪道友,作死是种病,要治。”药师道。

说话间,他的手中正在搅拌着好几种药液。药液以黑、红和绿三种颜色为主,还配以紫色和少许蓝色。众色的颜色搅拌在一起时,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颜色。

狂刀三浪眼中浮现惊恐之色,传音入密道:“药师兄,你想干什么?”他现在被封印的功力,也就只能有用‘传音入密’这种小技巧。

“所以,就由我来替三浪兄治好这个毛病吧。”药师用温和的声音道:“放心,这药一点都不会苦的,喝下去后,你从今往后就不会再作死了。”

“不要啊,不要!”狂刀三浪拼命的挣扎起来,身形如荡秋千一样在空中荡着:“人不作死的话,活着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不作死宁愿死!我绝对不会喝这种药液的。”

“这可由不得你,紫烟,将三浪道友抓好。真是的,这么大的人还和小孩子一样,要强行灌药吗?良药苦口利于病。”药师道。

“药师兄,你刚才不是说这药一点都不苦吗?你骗人?”狂刀三浪传音入密大叫。

“呵呵呵。”药师轻轻一笑,将一大碗药递向三浪。

江紫烟配合的将三浪堵着的嘴巴放开,然后她的双手端住三浪的头,让他不再乱摇乱摆。

“乖乖的喝了这药吧,三浪道友。”药师摇头晃脑道,头上的铃铛叮叮叮的响个不停。

“不可能,我尝尝狂刀,说不喝就不喝。”狂刀三浪很有志气。

“呵呵。”药师轻轻一笑,他伸手掐了个手印,下一刻,碗里的药液升腾而起,如同活物一样钻向狂刀三浪的嘴巴。

这是一种练丹的手法,练丹过程中,经常需要修士控制着丹液,让丹液在丹炉中灵活游走。这种手法,药师玩的可溜了。

就算三浪现在倒吊着,他也能控制着丹液,直接灌入到三浪的胃里。

“药师兄,你这是在逼我?”狂刀三浪突然一脸严肃道:“我告诉你,浪某手里有一个绝招。这个绝招一旦使用出来,你和我之间都不好受。所以,我奉劲药师兄还是早点将我放了为妙……唔唔唔~~”

话才说到一半,药师已经毫不留情的将丹液全部灌入他口中,丹液逆流而上,直接灌入到三浪的胃里。

“苦苦苦,这什么味……”三浪脸都发青了。

这完全不是良药苦口可以形容的了,苦到他舌头发麻。

药师呵呵一笑,为三浪解释道:“这是我特意为三浪道友研究的一种药。其实算是一种抑制兴*奋的药。我思索过了,三浪道友你每次作死,是因为你常常会兴*奋过度,身不由已就做作死。而这种药液,在你情绪激动开始兴*奋时,会抑制你的兴*奋,这样一来,可以大大减少你作死的机率。”

狂刀三浪顿时脸都白了,眼中有种生无可恋之色。

也就是说他的作死会被抑制?

这药剂简直可怕啊!

“药师兄你竟然这样对我,这是你逼我的,我真的要使用绝招了。”狂刀三浪认真道。

药师耸了耸肩。

狂刀三浪转过头来,盯住江紫烟:“紫烟姑娘……我告诉你,我爱你!从今天起,我浪某要开始追求你,我相信很快,我们两个会成为双修道侣。到时候,让药师这笨蛋一个人在墙角里暗暗哭泣。怎么样,要不要和浪某谈恋爱?”

“我不要。”江紫烟毫不留情的拒绝。

“果然不行吗?”狂刀三浪却脸色却意外的很平静:“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江紫烟姑娘你深深爱着药师兄啊。”

“这点‘九洲一号群’里谁都知道。”江紫烟掩嘴一笑,双眸不知何时变成邪气的紫色。

“师徒恋真刺激。”狂刀三浪道。

药师:“……”

好想抽这家伙啊。

“那么,和我交易吧,江紫烟姑娘!”狂刀三浪道:“我保证在一年的时间里,让你和药师兄步入洞房,成为双修道侣!干不干?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的。有我在一边帮助,保证让药师臣服于你的石榴裙下,心甘情愿的成为你的双修道侣,对你言听计从,一生不离左右!只要你现在放了我,一年后你就能得到药师的身和心。”

药师心中一抽,连忙想伸手去阻挡狂刀三浪。

“说实话,我很心动。”江紫烟笑道:“但很抱歉,我拒绝。”

开玩笑,需要三浪在一边帮助才能和药师成为双修道侣的话,岂不是说明她的魅力不足吗?唯有这点,她可不能同意。

狂刀三浪惊道:“咦?咦咦?不对啊,紫烟姑娘,你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就算不用你帮忙,药师迟早也是我的。”江紫烟姑娘自信道。

药师:“……”

“可恶,这发展不对。紫烟姑娘,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不和我合作的话,到时等我恢复自由,我就去鼓动一大群的仙子来追求药师。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狂刀三浪的威胁脱口而出。

“呵呵呵呵呵。”江紫烟姑娘笑的邪气十足:“那你就别想要有自由了。”

狂刀三浪顿时感觉一道寒意从脑门一直凉到脚底板:“不对,紫烟姑娘,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刚才的话不算,那不是我的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