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619章 今夜,我神功大成啦!

第619章 今夜,我神功大成啦!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这第二个女主角的设计,高某某完全是冲着宋书航的爱好去的。←,

投其所好!

所以,宋书航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新出现的女角色。

就是这个滋味,就是这个味道!这样的姑娘很好,很符合他的三观。

书航正想夸赞高某某一声,但他一想到前面那个让人感觉吞针的‘嫁人师姐’,他便将这夸赞强行忍住。

还是先看看后面的剧情再说。

书航心里明白这个剧本,带着高某某强烈的恶意。没看到结局前,他不敢再轻易下定断。

然后,看着看着……这个很符合宋书航味口的第二女主,突然准备升天了!

卧艹,要升天了,女主竟然要扔下男主,自己一个人升天了?

因为啊,这第二女主是一只鬼啊。

倩女幽魂!

这个新出现的女主原本对这世界充满着不满,但因为男主角的原因,最终她的不满消弥。所以,她放下了一切,灵魂得到了升华。

但这时,问题来了。

她想顺利升天的话,她的骨灰还得要从敌人手中夺取回来不用说了,敌人自然就是那个敌对的神秘势力。

看到这里时,宋书航肝好痛。

“高某某,你故意的?”宋书航叫道。

这种现实,已经很残酷了。

高某某非要在虚幻的电影中,在再给他体验一次残酷?

掀桌啊!

“哇哈哈哈,怎么样,这个剧本很棒吧?”高某某笑的极为得意。

宋书航看到老高这笑脸时,顿时连心脏都开始痛起来了。

他在考虑要不要给高某某洗个脑,将剧情改一改,太堵心了。

“啧啧,因为时间关系,剧本的开头暂时先写到这里。从后面开始,大量人物纷纷登场,然后会有各种火暴的战半场面。这些我很擅长的。”高某某道:“对了,还有那个修仙之人的境界,你感觉是金属系的比较好呢?还是数字系的比较好?”

“金属系?数字系?”宋书航一脸迷惘。

“就是青铜、白银、黄金,或是换成一级、二级、三级、或是一品、二品、三品?”高某某道。

“肯定金属系,金属系多帅。”宋书航肯定的答道金属系让他想起了初中时很喜欢玩的一款游戏。当年他技术不行,经常坑的队友不要不要的。但那挡不住他对那款游戏的热爱,是美好的回忆。

所以,高某某一说,他马上选择了金属系。

“不愧是我挚友,你的眼光和我相同。”高某某道。于是,他大笔一挥,在笔记本上勾上了金属系升级体系的选择。

天涯子道长昨天苦苦唠叨了半天,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哦,也不算一场空。至少道长许多的人生经历,已经化为了高某某剧本的一部分,可喜可贺。

宋书航好不容易忍住撕稿的念头,询问道:“高某某,你什么时候能将剧本写完?”

“一个月左右就能将原始剧本完善了。”高某某想了想后,道。毕竟这只是一个短篇的故事,用不了太多的时间。

“如此甚好。”宋书航道。

一个月时间,正好是他从‘太空’回归的时间。到时候他正好可以联系群里的前辈,开始筹备‘拍摄’的前期工作。

“不过,我没写过电影剧本啊,这个故事想转换成电影剧本,还需要改编一下吧?”高某某询问道。

鱼娇娇微笑道:“这个没问题,我能联系电影编剧,到时候让他配合你改编剧本,在尽量保持电影原故事的情况下,将剧本改编完成。”

“这样再好不过了!”高某某道,这样他还有机会跟正式的编剧学习一下,电影剧本的格式是怎么样的。

“不过,高先生,我这里有一个问题。”鱼娇娇伸手指着这个剧本,柔声道:“这是一个有趣、欢乐的故事吗?”

她之所以千方百计的将高某某给抓过来,就是想弄一个有趣的,搞笑的故事出来呀。

但高某某这个开篇算怎么回事,完全不欢乐啊!还有点小忧郁。

“放心吧,娇娇小姐。”高某某保证道:“这绝对是个很有趣的故事。”是的,有趣的故事。但欢不欢乐他就不保证啦。

鱼娇娇在高某某的保证下,微微点了点头也对,这个故事才刚开头嘛。

娇娇开心道:“那么,晚上我们再喝酒庆祝吧,庆祝高先生你的电影剧本开头出来!”

今天试试再灌醉高某某,看他能不能再能怒码五万字?

此时一提到酒,高某某脸都白了。

宋书航的头也隐隐发痛起来。

宿醉刚醒,又喝?

******************

那一晚……宋书航又喝醉了。

作为主人的鱼娇娇热情的提议晚上再喝一顿,庆祝高某某已经写出了电影剧本的开头。

这个庆祝理由让人完全没办法拒绝。

再加上鱼娇娇那么的热情,于是当晚,宋书航和室友,以及高某某的女友,再次喝了个大醉,被仆人们各自送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一晚,高某某和女友芽衣很快就入睡了,没能如鱼娇娇所想的那样,再怒码五万字。

鱼娇娇好不甘心。

……

……

8月9日,周五凌晨。

宋书航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头好痛……这一晚他有意控制着酒量,只是醉了,没有昨天那样醉死。

但是,他现在的精神力过于强大,每隔一段时间,精神力震动,如同一只大锤子在敲着他的脑袋。

隔一会儿,‘砰’的一下;隔一会儿,‘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