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605章 我想要龙魔之血

第605章 我想要龙魔之血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年份很足的葱类宝物?

这个还用的着想吗,自然是葱娘无疑。

说起葱娘,上次他吃了她的葱尖后,差点被撑死。

更可怕的是,他还因此‘入梦’葱娘的记忆,当了好几百年的大葱,随风招展……一想起那个可怕的梦,他就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而且,当时幸亏那位‘空空盗门’的云雾道长就在附近,用‘空空妙手’将葱娘的葱尖从他体内偷出,化为了一颗‘葱妖结晶’。

那玩意现在还在他的一寸缩小袋中。

于是,宋书航点头道:“晚辈的确曾经服用过葱类宝物。”

别雪仙姬:“难怪你的身上,会散发着浓郁的葱香味。”

宋书航:“……”

宋书航心中暗道。

不过这可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就不提了。

宋书航肩膀上的鱼娇娇轻笑出声来,她可是知道‘葱油宋书航’的故事。

“对了,小道友,你食用过的那葱类宝物还有残余吗?”别雪仙姬又询问道。

“算是还有剩余吧。”宋书航道,那颗葱妖结晶就是残余。另外……葱娘也长出了个新的葱尖了。

咳,当然,他是不会去掐葱娘的葱尖的,毕竟葱娘是有智慧能化人形的妖精。

“真有?”别雪仙姬本来也就是随口一问——她的主要目的是和宋书航多聊聊,彼此间熟悉后,就可以顺藤摸瓜问出白尊者的消息。

但没想到,宋书航手中还真有年份很足的葱类宝物残余。对于一位仙厨来说,年份足的调料,永远都不嫌多。

于是,仙姬询问道:“小道友可有交易那葱物的打算?”

“啊,当然可以啊。因为我留着也没用……不过,就是模样有些怪。”宋书航说道。

说着,他伸手探入怀中,从‘一寸缩小袋’中取出了那枚碧绿色的晶体,将它递给别雪仙姬。

“怎么会是晶体状的?”别雪仙姬接过这块晶体后,检查了一下。

没错,这是约三、四百年成精的大葱,而且这么大一颗,几乎是整根葱都融化而成。如果她得到这枚晶体,将它经过各种处理,制作出来的调料足够她用好几年!

想到这里,别雪仙姬微笑着望向宋书航:“小友,你可有想要的东西?”

——看着白尊者的面子上,她会尽量让宋书航满意的。

“想要的东西?”宋书航思索了片刻,道:“我最近的确很想要一件东西,但我不知道那件东西的价值如何,心里也没有个底。”

“说来听听,我为你估价。”别雪仙姬笑道。

“是龙魔之血。”宋书航答道——对他来说,体质是大问题,目前,只有龙魔之血配置的‘龙魔药剂’,才能最快的解决他这个隐患。

“龙魔之血?你怎么会想要这东西?”别雪仙姬好奇的打量了下宋书航,随后轻轻一笑。

难怪了,眼前这少年虽然体质在二品中算的上是很强大,但他体内的真气澎湃,眉心处更是隐隐散发着青铜色的光芒,那是三品修士级别精神力的象征。

他的体质虽然强大,但他的精神力和体内的真气更加强大,为了保持平衡,他只有拼命的寻找提升体质之法。

而说到提升体质和‘龙魔之血’的话,就只有那个了吧!

“你想配置龙魔药剂?”别雪仙姬笑道。

“是的。”宋书航点头道,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有经验的修士前辈一眼就能看出他现在的状态。

别雪仙姬摇头道:“很遗憾,我手中也没有龙魔之血。而且……龙魔之血的价值比起这颗葱的结晶贵重太多了。”

两者之间的价值差距在一百倍以上,而且龙魔之血可遇而不可求。最近,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过‘龙魔’的踪影了。这个价值差距可能还要再拉大。

宋书航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不过他倒也没怎么失望,因为这个结果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时,别雪仙姬又道:“虽然龙魔之血我没有,但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交易方案——我为你做一次‘仙珍’吧。虽然效果没有龙魔药剂那么强大,但是我估计,至少可以将你现在的体质,提升到‘二品’的极限。”

仙厨精制的仙珍拥有各种强大的效果。

不过,一般的仙厨制作的仙珍效果有限。

当初七修尊者府上的仙厨的仙珍,只能为宋书航增加‘修炼一趟《金刚基础拳法》’的效果。

当然,也是因为七修尊者府上的仙厨并没有使用全部手段,毕竟只是一次家常便饭。

而眼前这位蒙面女子,竟然一开口就要将宋书航的体质,提升2到3个小境界!

这位仙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想到这问题时,宋书航才发现自己太失礼了……从见面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这蒙面女子的名字,也没有介绍过自己。

于是,他补了个自我介绍道:“仙子,在下宋书航。仙子的道号是?”

“大家都叫我别雪,你也这么叫吧……我们仙厨和普通修士不同,所以也没有起过正式的道号。”别雪仙姬微笑着答道。

“别雪仙子?书航感觉这名字好耳熟。

等下,别雪仙姬?

“食仙宴?!”宋书航下意识脱口而出。

“你听过食仙宴,哦……也对。”别雪仙姬轻声道,这少年郎和白尊者的关系很不错,或许是从白尊者的口中听说过食仙宴的消息吧。

“嗯,从一位前辈那里听说过仙姬您的食仙宴,一宴难求。我认识的很多前辈,都在想办法获得参加食仙宴的机会。”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