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修真聊天群 >第590章 这是报应吗?

第590章 这是报应吗?

小说:修真聊天群| 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类别:玄幻奇幻

??土著们好方。?

当年的岛主,还在‘人类’这个范围内,但眼前的这个岛主已经完全非人类了。

面对这么可怕的岛主,他们一群人偷偷练的‘神功’,都成了笑话。

就算他们每个人一拳轰出都能打暴空气,面对这非人类的岛主,依旧是被吊打的份吧?

然而,土著们的第一波震惊还没有回味过来的,更夸张的事情出现。

岛主又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张符纸出来,扔向天空。

“神符为令,神雷召来!”

那张黄色的符纸飞向天空,落入云层中。

下一刻,成片的金色雷电划破天际,落向岛主!每一道雷电,都带着毁灭的力量。胆小点的土著们,已经抱头蹲防。

召唤雷电?岛主竟然能召唤雷电!

天呐,他是仙人吗?

不过岛主这是想干嘛?召唤雷电劈他自己,想不开了?

土著们的念头才刚起,却见岛主举起胳膊。

然后岛主挥出拳头,一拳、一拳,将轰向他的天雷,一道道给打碎了。

打碎了,打碎了!

所有土著们原本已经微软的膝盖,终于再也撑不族重终于还是跪了。

当满天神雷被岛主一一打碎后,他转过身来,望向土著们,他沉声问道:“你们这么多人都聚在一起干嘛?作业都写完了吗?”

土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这时,那高大的土著脑袋中机灵一动,马上答道:“岛主,我们刚才听到巨大的轰响声,一时好奇就跟着过来看看。”

言罢,他还补了记马屁:“岛主大人,神功盖世,天下无双!”

“嗯。”七生符府主微微一笑,道:“对了,刚才我隐约听到有喊叫声,似乎是[要反抗残暴的恶魔],是怎么回事?”

“恶魔?恶魔是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高大的土著一脸认真道。

“你们都不知道?看样子是我刚才练功,响声比较大,然后听错了。”七生符府主淡淡的点头。

所有的土著顿时感觉深深的松了口气——无论如何,只要蒙混过关就好。

这时,七生符府主又问道:“对了,今天教的诗经,大家都记住了吗?这部诗经生浦较多,学起来会不会有些困难。”

“不困难,不困难。我们最喜欢学这部诗经了!”高大的土著拍着胸膛道。

后面的土著们一片附和:“诗经里的句子最优美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优美!”

“我们今天一直在讨论这个话题,我们期待着岛主您能教导我们更多诗经的内容。”

“是扒啊,诗经什么的,最喜欢了!”

“我恨不得每天都在学习诗经!”

土著们七言八舌,纷纷拍着胸膛表达自己对这部诗经的兴趣和爱好、强烈要求岛主再多教导点。

七生符府主默默的点头:“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喜欢诗经啊。”

顿了顿后,府主似乎做出了个决定:“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接下来,慢慢的将这部诗经给学完吧!”

众土著心里想哭,但偏偏还得强颜欢笑。

这时,七生符府主又给他们补上了最后一刀:“其实啊,原本在今天晚上的时候,我准备和大家道别的。因为我原本的心愿就是教导大家识字,学会文字。这个心愿已经完成了,而诗经,其实只是我想教导大家一个开篇,就作为这次教学的结束。我甚至还预定了丰盛的宴席,作为分别之宴。”

“但是,大家既然这么喜欢诗经的话,那我决定了,就将它教导完毕后,再和大家告别吧。诸位,让我们再多共度一些时日吧!”

所有的土著全都傻眼了。

“呜呜呜呜”全体土著突然放声痛哭起来,哭的特别伤心。

七生符前辈邪邪一笑:“啊,看样子你们很感动啊。真好,我会尽全力教导你们诗经的,但是,我也会更严格的对待你们,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呜呜呜呜”土著们差点感激的晕死过去。

如果他们今天晚上不出来作死的话,这个恶魔就准备要离开了啊

好想哭,悲伤已经像庐山大瀑布逆流。

七生符前辈继续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大家回去休息吧。早点写完作业,明天我们五点就上课。因为我的时间不多,所以,争融半个月内教导完诗经。所以我们上课的时间提前一点点,下课的时间推迟一点点,作业再多一点点\快,就能将诗经学完!”

“呜呜呜呜。

”好多土著已经迸大树,哭成了泪人。

好多土著用力的撞击着大树,恨不得能将自己撞晕过去。

“生活,总是这么美好啊。”七生符前辈感叹道——正好,趁着这半个月,他可以将‘血神钻’打磨成书画符宝的血墨。

好不容易,哭的死去活来的土著们相继散开,泪流满面的开始去写作业。

七生符府主开始脱去身上的练功服,换回自己往日那黑色的风衣。

“天真的家伙,还想反抗本座。接下来半个月,本座让你们尝一尝华夏现在最流行的地狱填鸭式特训,一直学到你们看到诗经的内容就反胃为止。”府主酷酷的戴上了墨镜。

说罢,符主准备转身回归自己的房间。

这时,在他身边突然有一道空间裂缝扩张开来。

七生符府主脸色一紧,手指捏谆枚水晶戒指,双眼盯租道空间裂缝。

下一刻,一位身穿儒衫的男子,从空间裂缝中踏步而出。

男子一脸儒雅,只是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