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77重华之死

1577重华之死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readx

这石头似乎是因为吸收了重华的能量,在这一瞬间,膨胀了许多,连着那女周围的阴石都变得十分的厚,一层层的将那女严严实实的包裹,就好像整个人都镶嵌在里面一样。

秦沐一掌下去,整个阴石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裂缝,并且这裂缝越来越大。

那女人半睁着的眼眸里,闪过一道金光,微微的,露出一个笑容。

“不——”

重华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消散。

没错,是消散。

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如今就是个。

那破败的身体,就好像风中的柳絮,飘散无规律,且不知道方向。

从最旁边的固若金汤开始,那身体就好像被粉碎的金粉,一点点的散开,一瞬间重华的身体仿佛幻化成一层游荡的漫无目的的金光,在空中停留了些许时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仿佛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

“不……不会的……不可能……不是这样的……”秦沐瞪圆了眼睛,他的嘴里一直不停的絮叨着,不停的说着,浑身发抖,语无伦次。

重华,不会就这么没有的。

秦沐即便已经融合了青木的记忆,可骨里,他还是那个憨傻的秦沐,还是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事情都要询问师傅,并且傻傻的在房间里等待着重华归来的徒弟。

很难想象,就这么一个人,一个抚养自己长大,并且陪伴到现在的人,竟然就这样消失了。

连什么都没有剩下。

在重华消失的同时,阴石的那里发出噼啪的声响,秦沐朝着那地方看去,只见整个阴石开始龟裂,一块块,一点点,黑色的石头混合着金色的光华飘散在空中,女人的脸上绽放着诡异的笑容。

冲天的气势从那上面升起,仿佛战神初临,秦沐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鬼魔,竟然诞生了。

魔域跟神域一样,虽然它荒凉,它没有资源,但是,它的空气中却带着一种特殊的暴虐能量,也正是因为这种能量,导致整个魔域常年没有阳光,常年阴暗潮湿,常年都是难过的压抑的,所有的其他的能量在这里都会被分解,这是魔域中原生的能量。

但即便是这样,这种能量依旧能酝酿出本土的魔体,这种魔是最为可怕的,他们的能量十分的强大,并且性格暴躁,他们要么产生出意识,有高等的智能,成为高等的魔族,要么成为空有能量,却没有智力的低下魔族。

然而魔族也分为鬼魔,人魔,神魔,还有本土魔族,神魔就是堕神,人魔是人类里面产生出的魔,一般都是心魔所转化,而鬼魔,则是鬼魂所修炼到一定的程之后,就会产生出这样的魔族。

这几种魔族分不出高低,不像神域里面,一定会有地位上的划分,而魔域里面则是强者为尊的。

如果秦沐现在是神域里面的那副身体,那么,这差不多就是同等级的较量。

重华想让唐淑娴永久的活下来,永久的陪伴他,即便唐淑娴变成了不化骨,变成了鬼魔,都不要紧,只要她能再复活。

但是他却忘了一点。

唐淑娴有多恨他。

能在死前直接下诅咒,让重华不老不死,不伤不灭,他们之前的感情,在唐淑娴狠心下咒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后面,都是重华的一厢情愿。

尽管他们曾经有多么的相爱。

唐淑娴已经变了。

至少,她不爱他了。

唐淑娴破碎的灵魂进行了转世,在转世的过程中,她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她的记忆或者复苏,或者沉睡,但是她那破碎的灵魂,会一点点的磨灭,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她。

这个道理,秦沐相信,重华一定懂。

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要她复活,用端的方式,用不化骨强悍的身体,将唐淑娴原先的灵魂承载其中,这样的唐淑娴,不会毁灭,她会永远活着。

但是重华却忘记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

从那家伙从阴石里面出来的那一刻,秦沐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唐淑娴,她只是一个充满了欲.望和暴虐的鬼魔。

唐淑娴最初的灵魂碎片应该早就已经磨灭,或者没有磨灭,因为她是恨着重华的,曾经有多爱,那么现在就应该有多恨。

在那阴石裂开的时候,她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莫名的微笑。

那微笑,看着让寒。

“这就是他说的徒弟,到底是一副好的炉鼎。”那女人漂浮在半空中,她的眼眸是罕见的金黄色,在鬼魔当中,这种颜色的眼珠存在的几率很小,基本上都是黑色,或者是红色的眼球,眼睛的眼色决定了鬼魔的性格,红色的暴虐冲动,黑色的冷血残忍,而金色,秦沐从未听说过。

女人的样美,是秦沐所见过的最为美丽的女人,但是唐淑娴里面所有的模样当中,无论是那个失败作,还是月镇里面那个操劳的家庭妇女,或者是不化骨那张没有的脸,都不及这张脸好看,当这女人从阴石里面出来的时候,她的模样已经发生了改变。

她的黑发如同绸缎一样,长长的垂落在地上,她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漂浮在半空中,露出一只白色的莲足。

秦沐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说话,他又不是聋,这货刚刚一出来,对着自己就说了炉鼎两个字,这女人,根本就不是唐淑娴。

“?”秦沐看着那女人:“他一直想要你复活,最后,却死在你的手上。”

“我是诅咒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可我也说过,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