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43历史

1543历史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眼快看书新域名.cmxsw,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对于红莲所说的秦沐脸上是一头的黑线

他可怜兮兮的说道:“别啊姐姐我真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叛军我什么都忘了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教科书上我就是个历史迷我就喜欢从前的时代我不喜欢现在我迷路了我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唔精神妄想”红莲看了看秦沐“这倒是个合理的理由只是你身上这种奇怪的现象卖给帝国的实验室应该会很受欢迎的”

秦沐脑门上挂着三道黑线这女人一开口都不离钱字俗不俗啊靠

当初的红莲因为是腾蛇是龙的近亲所以贪财这女人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可怎么感觉比腾蛇还要贪财呢

“姐姐我真的什么都忘了”秦沐连忙说道甚至不忘了擦了擦嘴角上的肉屑

看着秦沐脸上的肉屑那女人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笑眯眯的说道:“我当然不舍得我怎么舍得你这种好材料……”

秦沐浑身的汗毛又竖起来了因为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眼神已经变了看上去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那是看中猎物的眼神

“你……你什么意思”秦沐抓着手中那怪异的绿色液体颇为紧张的说道甚至那液体还在自己的瓶子当中晃了两晃如果秦沐现在注意的话会看见瓶子里面似乎有一个什么绿油油的东西在里面上下漂浮着

红莲沒有理会秦沐而是待价而沽似的将秦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很多遍才笑眯眯的说道:“不错不错”

秦沐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有些纳闷的看着红莲:“什么……不错”

“好苗子”红莲从自己的包裹里面取出一个徽章在秦沐的面前晃了晃那是一枚血色的圆形徽章徽章上面雕刻着一个黑色的蝎子她只是让秦沐看了一眼便说道;“你跟我回去通过我们佣兵团的考核”

秦沐一愣这尼玛的耗死哪一出啊红莲怎么还同从前一样不按理出牌想到什么就是什么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吧刚才他还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如今就是被她拉入伙的草寇了

秦沐的发呆被红莲当做了不愿意她收了那枚胸章提高了声音愣愣的看着秦沐:“怎么不愿意”

此时的秦沐才发现自己在发呆尤其是接触到红莲那双眼睛的时候对方已经凌厉了不少让他不敢直视

“怎么可能呢”秦沐一脸尴尬的说道如今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什么都不会其实红莲的提议还是不错的如果真的能进入一个雇佣兵团那么最起码会有一定的消息网

寻找灵魂印记的事情就会更加简单

秦沐只是稍微的想了想就连忙说道:“我只是被吓到了我这样什么都不会的去你们那个地方不是拖后腿么”

秦沐的反应让红莲沒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谁跟你说了去我们那里就一定进去了我是带你去考核你是特殊但是如果考核不通过的话我再带你去帝国的实验室这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秦沐:“……”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概是秦沐两辈子都不想回忆的

红莲带着秦沐在荒凉的戈壁上走着在这过程中红莲不断的去招惹那些妖兽并且进行攻击夺取对方的妖丹和爪子用她的话来说这叫做试炼可以提高实力顺带还可以赚点小钱毕竟妖兽的妖丹和锋利的爪子牙齿在黑市上都能卖个好价钱

现在的红莲同原先的腾蛇有很高的相似性现在的红莲所拥有的能力也是火焰而且性质和红莲业火十分的相似

但是却不是红莲业火

这种火焰在接触到妖兽的时候也会直接点燃而且对方彻底死亡之后才会消灭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妖兽总是烧得外酥里嫩

而如若是真正的红莲来操纵这些火焰的话那么秦沐哪里能有这么美味的食物一路上这些妖兽尽剩下一堆骨灰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这戈壁非常的大

这几天秦沐就好像一个小跟班一样跟在红莲的身后她用自己的火焰将妖兽杀死然后秦沐便扑上去大快朵颐

然而在跟红莲的这么几天秦沐才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这个世界在几百年前还是同秦沐当初穿越的时候原先的那个世界一样

是钢筋水泥所拼凑出来的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个世界大部分都是机械化的是科学的虽说不是前沿的但是至少是理性的是不会有那么多奇形怪状甚至只有传说中才会看到的东西的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具体的原因沒有人说的清楚只知道那个时候从y国的伦敦上空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黑色的云朵

人们都以为碰上了千载难逢的大雨可沒有哦想到那伦敦的黑色云朵只是凝聚着的停在那里并且一点点的扩散着

最开始的时候速度还是很慢但是到了后来越来越快直到蔓延全球

当某天人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一直崇拜的太阳不见了

天空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和各种黑暗死寂再也沒有温暖的天空

沒有阳光只有雷鸣和闪电整个空间的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几百年前的人类为了躲避那无处不在的乌云开始了长达几年甚至数十年的躲避并且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不少人出现了异能的现象

但是那个时候有了异能的人们刚开始的时候还会秉公守法只是后来沒有异能的人觉得拥有或者觉醒了异能的是妖孽是应该被诛杀的所以这个世界才开始打仗

沒完沒了的打仗

最开始的时候都只是两个阵营而到了后来这个阵营上的分裂是越来越多甚至人们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打仗

很显然新的秩序即将被建立只是这一切都是以英雄的尸体和妇孺的血泪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