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28不一样的光彩

1528不一样的光彩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本站更换新域名.cmxsw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秦沐不知道他们几个正在说话的时候远在天外一个道士模样的家伙正在被另外两个人死命的训着而且秦沐的几个人说他们的时候三个人齐齐的打了个喷嚏

因为这个喷嚏原本被骂的那个人更加的小心翼翼了甚至脸都快贴到地上去

“这一定是那个畜生在嘲笑我们的愚蠢”说话的是一个头发和胡子都全白了的老头穿着一身邋遢至极的道袍胡子一个劲的都在颤抖

“你就少说两句吧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那个一直低着头的胡子沒有对方那么长但是须发也是白的

另外一个头发全部都是高高的盘起露出那肥腻的双下巴他倒是一直在旁边劝解不过听到这里的时候笑眯眯的说道:“灵宝这是不是就是凡人最喜欢说的那句装.逼不成反被.艹.啊”

“你……”那短白须发的老头听到对方这么说顿时怒火攻心恨不得在对方那肥腻的脸上狠狠的印上两个巴掌印

“他这叫千里送一血”邋遢道袍气得浑身发抖:“你这二货就好好的待在这里吧我去打游戏了”

“哎哎哎……”短白须发的老头连忙拦住他:“我这不是为了我们的约定么再说了那云曦是什么人魔女如果当初青木跟她在一起了那天下可都是要大乱的我是为了谁才去唱那个红脸的你们不是不知道这关键时刻还这么不给力要不要这样”

“你是闲得”胖和尚笑眯眯的说道:“我当初可是反对这事情的青木毕竟是畜生谁叫你丫的在它快要出生的时候用龙的图腾引诱他的结果呢他虽然沒有长成如同龙一样的模样可到底性格还是相像了龙生性好.阴最麻烦的就是我们三个沒有继承的东西让它给继承了”

“我那不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么再说这能怪我么”短白须发的老头沒好气的说道

“我是不想管了你当**着云曦散魂结果呢现在是什么样人家都快在一起了你能怎么样”邋遢道袍沒好气的丢下一句直接甩手走人

胖和尚看了看短白须发的老头笑了笑也跟着走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低着个头站在原地

“靠俩沒义气的我就告诉你我能怎样”那老头说着打开了眼前的星河手指飞快的在一颗星一颗星上面移动着像是在操纵巨大而精密的仪器

而在秦沐这边几人正在说着从前的事

只听得秦沐说道:“他们逼着云曦投胎却告诉我云曦已经死了她的魂魄都跟着魂飞魄散还叫我以后安分点好好的在家里呆着到时候我年龄到了跟我介绍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

红莲看了一眼一旁听着的琉璃子淡然的说道;“这谁受得了”

“所以我受不了了啊我就出来了我就直接下来找云曦的魂魄但是我忘记了一点这个世界是我们几个制定的法则超过一定能量的人到了这里会受到限制我刚来的时候能量一直都被什么东西吸食着非常的少最后沒办法只能附着在秦沐的身上后来还同他融合了”秦沐淡淡的说道仿佛事不关己

“情爱乃镜花水月施主太执着了”那僧人听完露出一个微笑淡淡的说道

“对你来说就只是镜花水月么”秦沐还沒有说话就听得红莲一脸怨气的说道

这僧人被红莲问的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甚至都不敢同红莲对视

“对你来说从前的过往只是镜花水月遥不可及所以你才到了这个地方所以你甘愿在这个地方诵经都不愿意回到从前吗”红莲低吼着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威势

天空几个后退了几步对于秦沐这个家伙天空是调侃惯了所以即便秦沐有了真正的能量那么强大的能量他也能够跟秦沐说笑但是对于红莲即便是红莲虚弱到一个孩子都能弄死的地步他都不敢

这似乎跟实力无关跟每个人身上的气势有一定的关系秦沐的感觉给他们虽然奇怪但是他们都会不由自主的去靠近秦沐因为秦沐的身上有一种魔力有一种东西愿意让他们亲近

“施主贫僧是头一次……”

那僧人似乎还想辩解什么却沒想到红莲根本不给他机会辩解:“头一次么在你眼里我算什么在你眼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释为头一次么你是傻了还是痴了你连我们以前的事情都可以视若无睹了么”

“贫僧遁入空门……”

“空门又怎样从前的琉璃子在乎这些么”红莲痴痴的问

秦沐看了这哥们一眼其实他能感觉到对方对于秦沐不是一点感觉都沒有的这家伙在红莲质问的时候心里也是疼的只不过他比红莲更会掩饰更能够遮掩住自己心头的悲伤更能够表现的一切好像若无其事更能够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撒谎

秦沐笑眯眯的看着那僧人说道:“其实有时候放得下不代表就真的放下你明明沒有放下为何要装作已经放下人活得坦率一点不好么”

僧人一愣抬头看了一眼秦沐似乎是惊愕然后便是佛号一声

“我不勉强你我知道你执意一个人来到这里一定有苦衷或者说不愿意说出的秘密”秦沐淡淡的说道:“就好像我一样但是我也不会逼你说出那个秘密究竟是什么我只想告诉你珍惜眼前人千年万年你或许等的起但是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个人的威势三句话就让整个地府灰飞烟灭而那些是我的仇家如果红莲哪天不幸……呵呵到时候别怪我沒有提醒过你”

秦沐说完就直接离开了两人的所在地当然了他也不会让红莲真正涉险刚才的话只不过是说说

但是就是说说而已的事情却让那僧人的眼里露出了一抹不一样的光彩红莲只顾沉浸在从前的悲伤回忆里并沒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