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24青木,你可知罪?

1524青木,你可知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手机,平板电脑看小说,请直接访问m.cm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天空顿时有种拔腿就逃的冲动但是红莲大姐的气势外放这会子他似乎除了找个安全的地方兀自腿软似乎就沒有别的办法

特么的他只是个沒有攻击能力的小妖啊

对方是鬼将他沒有第一时间撇下众人撒腿就跑就不错了他不给自己队友添乱就不错了还指望着他帮忙打架开什么玩笑用牙咬吗

一百多个鬼将对于花无月来说那是大补品

不过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补品吃的太多会被撑死的

但是也跃跃欲试

其他的人除了沒有攻击能力的基本上看着这一百多个鬼将的时候那是双眼都在冒绿光眼神里是红果果的渴望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大肆的杀戮一番

但是秦沐沒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当这帮鬼将大吼着华丽出场的时候原本好像受到重创倒地的秦沐突然“活了”过来反手就朝着外面轻轻的一推

以他为中心的所有的鬼将全部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整个人群都是一愣

天空连看都沒看明白只觉得周围的鬼将都消失的干干净净顿时好像壮胆了似的站了起来:“咋地调戏俺们刚刚出来的都是幻境么这地府挺富的哈这么大的幻境说放出来就放出来了说关上就关上了以为自己花无月呢”

花无月这可算是无辜躺枪有些无语的说道:“我拜托你哦你丫的还说号称十万个为什么呢就你你能不能仔细观察一下刚刚明明就是鬼将不是什么幻境”

“那你怎么解释他们一瞬间就干干净净了难道是什么王霸之气”天空一点都不怕花无月反而是直接顶嘴回去

“书沒读多少顶嘴倒快”花无月被天空说的一个呛声愣了愣冷声说道

“是让秦沐给杀了一瞬间”红莲紧盯着秦沐怕整个现场也就只有她看清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她实在是不理解秦沐如何会突然有这样的神力但是这一瞬间让所有的鬼将消亡才是事实

秦沐这个时候才觉得不对劲

他的能量成倍的减少这种现象从前从未发生过他消灭掉那些鬼将看起来似乎是轻描淡写可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有多么的痛苦

在“重生”之后秦沐试过很多次确信自己的能量在使用的时候不会有从前那种被吞噬的感觉而现在这种感觉再度来临

若要追究那一定就是先前那股黑色的能量的问題

刚刚的动作秦沐就等于一瞬间用掉了三倍的能量这对于他来说是相当难受的他捂着胸口这回是眉毛真正的拧起来了

周围的鬼将都被肃清的干干净净看着秦沐的样子红莲沒好气的说道:“行了别装了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总之这周围已经沒有什么威胁了你又何必装成一副受伤的模样”

刚才在黑气弥漫之后秦沐之所以踉跄倒地倒不是因为真的受到了什么伤害而是他故意的以此吸引那些隐藏在边上的家伙们冲上来否则那些家伙要是在旁边一直潜伏着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是相当的不利

但是他绝对沒有想到在他使用完自己的能力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甚至不止消失了双倍的力量如今秦沐的身体里面就好像自带着一个黑洞一样不停的吸食着他身体里面的机能和能力不停的将他身体里面的能量吸食掉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基本上同自己能够恢复的能量持平

也就是说秦沐现在的能量根本沒办法回复这对于他来说不是好事

“我倒是觉得不是装的……”天空这回说的倒是真的:“秦沐的样子好像真的……难道是之前的那个诅咒”

秦沐的脸色有些苍白:“沒错是之前的那个诅咒”

“那你到底……”红莲惊了连忙冲了过去:“你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红莲也就只走了两步便直接倒了下来

不仅仅是红莲除了秦沐所有的人全部毫无征兆的栽倒在地

秦沐捂着胸口看向天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地府那蓝月所照耀的昏暗天空变得稍微的有些许明亮这一片明亮中隐隐的有一只巨大的眼睛在静静的窥视着所有的人

“青木你可知罪”

“青木你可知罪”

“青木你可知罪”

对方的声音浑厚并且连续重复了三次从声音中所散发出来的浑厚的能量将整个冥都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损毁房屋道路或者是飘荡着的沒有一点意识的魂魄都在对方这三个问句当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红莲的身上亮起淡淡的红色以她的方式保护住了秦沐的那些侍灵以及重华的侍灵但是这已经是极限了当那红色的盾牌出现的瞬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沒有出现过

所有的人除开秦沐全部朝着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除了红莲勾陈恰比和旱地金刚之外所有的人全部都晕了过去

小白直接恢复到了本体像是一坨沒有生命的抹布瘫在地上她那雪白的毛发上面全部都是鲜血歪倒在地上的身体若不是急速的颤抖着看上去好像是直接死亡了一样

旱地金刚则是仗着自己皮糙肉厚耐打耐抗硬生生的抗下了对方的威势对方并沒有攻击他只是说了三句话但是这三句话里面所带着的威势足以让所有人崩溃

而勾陈和红莲则是因为实力上的悬殊他们只是吐血并沒有晕过去恰比则是因为鬼魔的身体强悍再加上红莲大姐之前为了保护他们出了一个盾尽管这东西在一瞬间消亡但是足以让恰比保持清醒

秦沐看着天空上的那只眼睛眉毛都沒动一下:“何罪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