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05我有话跟你说

1505我有话跟你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红莲听了这话。去眼快开始的时候是一蒙。后来直接挑眉。甚至还有些大怒:“你逗我呢吧。你丫的怎么不说是麻辣鸡丝呢。”

秦沐哭笑不得。沒想到红莲竟然是这么个反应。有些郁闷的说道:“我也想说是逗你。可你也知道。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准心。这个世界的规则都是他们制定的。我的存在必须要躲避。不然他们会送我回去的。到时候我上哪去找人去。”

红莲松了口气。沒好气的说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你要躲避天道的规则。所以和重华达定了协议。在灵魂上对你进行封印。”

秦沐挠了挠头。“是这个意思。”

他话刚说完。脑门上就挨了一记。红莲有些怒气冲冲的说道:“那你说什么三清啊。我还以为你丫的是个什么大魔头呢。否则三清怎么会盯上你。”

三清。第一时间更新为盘古精血所化。即玉清、上清、太清。是道教最高尊神。太清之主乃道德天尊。即太上老君。玉清之主为元始天尊。上清之主是灵宝天尊。是重要人间信仰之一。

三清是开天辟地、历劫度人、传道授法的大神。大道一炁化三清。三清就是汉族哲学中“三一”的象征,“三一”即老子《道德经》里面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特么的现在这个秦沐真的是信息太多脑袋有些秀逗了。否则怎么会这么二货的说出这样的话。开始让红莲还吓得不行。后来只觉得对方是疯话。

红莲看着秦沐那个样子。便知道他还沒有完全适应。连忙说道:“我知道你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适应。还有你的能量应该还在吧。你最好收敛一下。我可不希望下午的时候。天道的雷劫就劈在这房顶上了。第一时间更新要知道老娘可是拼命的压制住自己的修为的。就是不想度雷劫。”

红莲的霸气四溢。再加上现在的秦沐处于混乱当中。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连忙点头。

“那我先出去了。你休息吧。”红莲点了点头。看了秦沐一眼。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结界却沒有撤掉。大概是怕现在的秦沐一个走火。让天道给洞悉。直接劈下雷劫吧。第一时间更新

甚至在红莲出去之后。还加固了好几个结界。

所有的侍灵都在外面等候。当红莲出门布置好结界之后。一转过身来。就看见密密麻麻的侍灵堆在门前。着实吓了一跳。

平日里的侍灵们好歹都还维持着人形。再加上那几日红莲的心情不太好。周围的环境简直严峻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这屋子当中大部分的侍灵都还保持着人形。并且尽量的不会在红莲的面前出现。大多数的时候。都藏在楼下的地下室里面进行修炼。

但是这一次。红莲将秦沐的魂魄带回来的时候。几乎是全体闻风而动。统统的从地下室里面冒出来还不说。

更是为了能在门口博得一个好的窃听的位置。一帮侍灵挤破了头。纵使他们知道。即便是挤破了头。有了红莲的结界。他们还是听不见什么的。只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再加上这样的贴近门口。也让他们可以心安。

所以。在红莲忙完了一切回过头的时候。在门口贴近的那帮侍灵。可就不是原来人形的模样。比如小白。毛毛。那是仗着本体的体型娇小。挤在最前面。

而例如勾陈。天空之类。他们的本体太大。几乎这小楼都沒办法承载。所以干脆变着法的挤在前面。一个人形挤得歪歪扭扭。各个都变了形。如果这几位要真的是人类。恐怕这会早断气了。

红莲一转过头就看见这么一副牛鬼蛇神的模样。吓了一跳。倒退一步。待看清楚了眼前的几人之后。沒好气的说道:“都杵在这里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说着。竟是连理都不理。径直了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所有的侍灵纷纷的一愣。如何都沒有想到红莲在出来之后竟然是这么一个态度。纷纷的一愣。七嘴八舌的缠上了红莲。

小白的嗓门最大。连忙问道:“现在秦沐是否已经醒转。你所带来的魂魄当真是他。还有秦沐现在什么样了。”

“刚苏醒。需要休养。”红莲的回答也是淡淡的。但是言语间已经沒有了从日的死气沉沉和冰冷。听上去倒有几分春暖花开的意思。虽然语气里并无什么起伏。但是素日知晓红莲性子的几个侍灵那是喜上眉梢。

听着小白和小升几个小家伙们的欢呼声。红莲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杵在这。秦沐还需要修炼。所以我才布置下结界。等他出来再欢呼吧。”

红莲看着门外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容。愣了愣。说道:“怎么沒看见黑珍珠。”

“啊。”听红莲提起这个。小白连忙说道:“您一回来就责备她。她回去询问自己的父亲去了。”

红莲脸上一怔。大概是沒有想到黑珍珠的动作竟然这样快。其实她那个时候只是气急了。一时嘴快。倒不是真的一定要逼得对方回地府询问。可如今对方已经动身。她倒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嘴上说道:“去问问也好。就是她不问。我也会去问的。一个堂堂的阎王。连游荡的残魂和已经转世的魂魄。都分不清楚。当真是笑话。难道阎王以为。什么通灵者。都稀罕做那个什么劳什子的鬼差么。”

红莲说着说着。怒火中烧。一行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同红莲搭话。只得点头应着。红莲倒也不知道是哪位阎王下了这样的命令。也只得直接用阎王称呼。

而红莲却不知道。远在地府工作的秦广王。在这个时候却好像有所感触似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大大的一个喷嚏。

“尼玛。阎王都能感冒啊。今年的流感这么严重吗。”秦广王一个喷嚏打的自己晕晕乎乎。睁开眼睛一看连着大殿上跪着受审讯的魂魄都差点跟着打沒了。一脸不爽的说道。

而就在所有的侍灵都兴高采烈的时候。一直站在侍灵的人群中的释然。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小升的袖子。也不管人家有沒有感觉到。直接传音了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