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00仿若鬼城

1500仿若鬼城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整个车子上可没有他的位置,凡人是看不见他的身影的,整个车子上坐的满满当当,青木也就无奈站着,站了一会儿这车子上的人越来越多,人挤人,鬼嘛自然就被挤得连一点点空间都没有了。看书神器

在乡镇上,大巴车超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往往一个大巴车上,会有几十个人挤在一起,老老少少什么人都有,最开始的时候青木还有一席之地站着,但是到了现在全部都贴在一起,有的人甚至已经占了他的位置。

坐在后面一排的一个小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个叔叔的脸和别人的脸重合了。”

青木一惊,孩子在小的时候,天眼还没有完全合上的时候是能够看见鬼魂的,他被这帮人给挤得浑身上下都和别人贴在了一起,已经完全没有鬼魂的地儿了。

他化成一缕黑烟直接消失在原地,飘飘荡荡到专门放置行李的架子上,一脸的无语。

没想到,鬼差出门只能坐这个地方了。

就没有弄个什么鬼差专座之类的?

有没有搞错!他可是万人敬仰的鬼差大人,咳咳,青木化作一缕黑烟,淡淡的,漂浮在那排架子上,静静的观察着下面的人的反应。

孩子在大人的哄骗下,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下面的人群则是一片恐慌,甚至还有神叨叨的神婆开始做法,底下是一片混乱。

青木那叫一个郁闷,他招谁惹谁了,这年头,阴差坐个车都遭人嫌弃,不认识路就这么不招人待见么?

好不容易熬到可以下车,青木趁着人群混乱,从行李架上面飘了下来,趁着那孩子不注意,变幻出人形从大巴车上走了下来,一脑门子的汗。

刚下车,就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宁城的汽车站是近年来才重修的,迁到了城市的最边缘的地方,青木保证自己从祭坛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到过这个地方,但是一到了这个地方,就觉得万分熟悉,就好像鱼儿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水域。

他刚下车,就听到旁边的一只狗在冲着他死命的叫。

青木一头黑线,转过来死死地盯着那条狗,那家伙最初还在狂叫,大有冲过来的架势,到了后面则尾巴一夹,灰溜溜的跑了。

青木扬了扬头,一脸得意,却不知道,刚才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被一人尽收眼底。

汽车站边上有很多揽生意的的士车,搭乘这些车辆可以到达宁城的市区,当然有些车子不是去市区的,可总比这个荒郊野外要好的多,青木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就打算跟着一家人混进去,就觉得自己无法移动,他一愣,转过头,只见一张嫌弃的脸。

“这是哪里来的鬼魂,竟然这样不懂规矩?”说话的是一个大学生打扮的模样的人,穿着白色的衬衫,带着的是一顶蓝色的鸭舌帽,看上去年纪轻轻,说话的时候嘴不动,但是声音却在青木的耳边响起。

青木转过头,两个人都愣了。

因为青木看见对方眉心闪烁过去的一个金色的印记。那是神明的印记。

而对方,则是因为青木的面容。

那大学生打扮模样的人愣了一下,突然朝着青木的方向冲了过来,青木这边虽然迷惑,但还是做出一个防守的动作,来人扑过来的时候,还顺便张开了一个结界,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其他的人看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木还没有说话,就已经说不出话。

因为他的脖子被对方勒的死死的,都特么的快断气了。

那大学生模样的孩子,在扑过来的一瞬间,身上的伪装迅速的卸掉,变成了一个满头银发并且快拖到地上的老爷爷:“好小子!我就说你丫的没死,你没死!哈哈哈哈……”

连着声音也跟着变的老爷爷,在青木耳朵边上大笑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说的上是魔音灌耳,简直让人头痛。

青木好不容易将这个牛皮糖从自己的身上给拽下来,一脸无语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白胡子老头看了青木一眼,一脸的疑惑:“怎么可能?就你小子化成灰我都认识。”

“我第一次来宁城,我是管理宁城的黑……”青木顿了顿,本来想说黑无常,但是对方毕竟也是个土地神,他还是用正式一点,规矩一点的叫法比较妥当:“额……管理宁城的勾魂使者,我不是秦沐,我叫青木。”

“那还不是一样?”老头皱着眉头听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南方人是听不出来前鼻音和后鼻音的,而且在南方方言当中,青和秦的音调也基本一样,尤其对方还是宁城的土地神。

青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任由对方如同一个树袋熊一样再度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走走走,你必须得跟我回去。”老头挂了一阵之后,一脸兴奋的说道:“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宁城都快要出大事了,那红莲一天到晚都拉着一张脸,我是担心随时随地这宁城都会爆炸啊,你丫的是不知道红莲那战斗力,一个人灭掉半个地球都是妥妥的。”

青木:“……”

“你必须跟我走,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毛病。”老头二话不说的拽着青木就离开。

青木倒想过挣扎,可他只是一个勾魂使者,如果是正牌的黑白无常,倒是还能跟土地神拼一拼,但是他只是一个勾魂使者,说的不好听了点,这就是实习生和正式员工的天壤之别。

土地神将青木夹在胳肢窝底下,就如同一只公文包一样,被硬拉死拽的拽到目的地,而他们所去的地方正是宁城的花街,此时的花街已经是万人空巷,那就感觉好像花街后面的那个贫民窟的范围被无线的扩大,直接吞掉了整个花街,甚至还有“污染”边上的街道的迹象。

土地神是拽着青木从天上过去的,从上空看,整个花街就好像宁城的一块伤口一样,撕裂的、破碎的、痛楚的,硝烟弥漫,死气沉沉。

青木靠近这里的时候,看到这街道,首先所涌起的是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看着灰暗的街道,他的心底涌起一种不可置信和无力的感觉。

“这里,是人住的么?”青木瞪大了眼睛,以为来到了一个鬼城。

“当然。”一直笑眯眯的老头这个时候一脸的凝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