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93逆天改命之人

1493逆天改命之人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青木紧盯着那血色水晶里面的尸体,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墓穴这样浩大的声势,实质上就是为了血色水晶里面的尸体而已。路

那尸体埋没在血水当中,跟着液体浮浮沉沉,偶尔能够看见脸,那是一张惨白的,闭着眼睛的脸,嘴角带着莫名的微笑,仿佛在嘲笑着外面的人似的。

那是一个女人。

这女人的面容让青木有几分熟悉,她脸色惨白,混在血水当中看不清楚模样,头发是黑色的,在血水当中竟然如同缎子一样,闪烁着光泽,美丽至极。

很奇怪,青木竟然会觉得这有一种别致的美。

老于一直都试图将白力从那种癫狂的状态中叫醒,可无论他做了什么样的努力,白力都始终在癫狂的笑着,用自己的手,在血池当中舀来喝。

他虽然是半人半僵尸,可他到底还是个僵尸,是僵尸,就无法掩盖自己对血液的渴望,还不要说这里一堆的血。

浓厚的血腥味没有让白叔和青木怎么样,反而是老于差点吐出来,尤其是站在血池边上拉扯白力的时候,他的表情就跟吞了苍蝇一样。

“这个女人,我见过。”青木盯着那血色水晶半天,得出了结论。

白叔立马凑了过来,他知道青木的脑袋里面装着的是秦沐的记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笃定的相信青木的理论,连忙说道:“怎么?是你曾经认识的人?”

青木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来,看了白叔一眼,从自己的怀中拿出那个记载着阴差的绩效本,翻到唐淑娴的那一页,递给白叔:“你自己看。”

唐淑娴三个月前光彩动人的照片出现在白叔的眼里,而在仔细看了唐淑娴的面容之后,白叔倒退一步,一脸震惊。

“是不是很像?”青木淡淡的说道。即便是在说疑问句的时候,他的语气都没有太大的起伏,仿佛早就知道结果一样。

“这哪里是很像啊,这根本就是啊。”白叔瞪了青木一眼,不知道是在询问青木还是在询问自己:“她难道有同胞的姐妹?”

青木没有回答,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白叔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一拍脑门,连忙开始推演,他的速度非常快,但是表情却是越来越震惊。

“什么人敢这样瞒天过海?”白叔在推演完毕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但是,也仅能说出这么一句话,因为他在说完之后,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朝着后面倒去,他甚至还维持着刚才的那个动作,连着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青木一愣,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他显得很疑惑,他扶住,快要栽倒在地上的白叔,皱着眉头,接住了那绩效本。

此时,绩效本上面的文字已经发生了变化。

唐淑娴,女,于一个星期后出现生死劫难,但是活了下来,寿命不详。

“啥叫不详?”青木看到这里的时候也觉得是天方奇谭,忍不住直接说出声来。

而就在他说完之后,整个绩效本上,已经没有了唐淑娴的名字,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白色的纸。

青木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脑中立马已经出现了答案,有人逆天改命。

而且,还成功了。

就在青木愣神的时候,白叔缓过劲来,他一脸愤怒的说道:“人间现在竟然有了这种高手,很好,青木,你留在这里观看现在的唐淑娴,不能离开她一步,我回去查阅了生死薄之后,再过来。”

白叔丢下这么一句话,直接原地消失。

留着青木有些无语,查阅生死薄,任何一个阴差都在阳间行走的时候,都有权限调动管辖范围内的生死薄,如何一定要回去查阅?

青木回想着那日去阴差办事处报道的时候,办事员教给他的法子,在空中缔结出一个手印,登时,一本虚幻的小册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青木捏着手印,冲着册子说道:“唐淑娴,月镇。”

“查无此人。”生死薄翻开一页,什么都没有,并且从里面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

青木皱着眉头,想了想,瞬间明白了什么,他收回手,有些无奈的说道:“难怪他需要回去。”

“或许是因为重名?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老于见青木拿出生死薄来查,眼睛一亮,这不是普通的阴差能够做到的,不少阴差根本无法召唤生死薄,不是因为他们的地位和权限不够,而是因为修为的欠缺。

眼前这个新手无常,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召唤出生死薄,那就说明,这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级别。

至少,不是一般的阴差能够比得的。

“不是。”青木摇了摇头,收了手中的生死薄,白叔回去查,说明他早就知道,自己所能召唤的区域的生死薄,是无法查询出来的,唯有回去找阎王,调动出生死薄的总录,才有可能查看一番。

他想到白叔临走前的嘱咐,看了一眼老于:“你赶快带着白力离开这里吧,我去观察唐淑娴了。”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竟然原地消失。

老于愣在原地,看着神志不清的僵尸,有些无语,这俩无常都能上天遁地,他可不行,好在这一路上他都偷偷的留下了记号,否则回去,还真的挺难。

老于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张符咒,二话不说的直接贴在白力的脑门上。

白力癫狂的模样戛然而止,就好像有人摁下了暂停键一样,看着浑身僵硬的僵尸,老于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在同自己说,还是同已经没了知觉的白力说:“老朋友,对不起咯,我这也是被逼的。”

说完,他优哉游哉的从怀中拿出一个小铃铛,轻轻一摇,那白力竟然如同士兵一样,瞬间就站了起来,站的笔直笔直的。

老于摇着铃铛,缓缓的走出这洞穴,而身后则跟着一个伸着手,不断蹦跶的僵尸。

那血红色的水晶里,酷似唐淑娴的脸庞,露出淡淡的笑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