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88醉汉

1488醉汉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女人哎呦哎呦的叫着,声音极大,好像受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一样,青木在一旁冷眼看着,在他看来,这女人一身厚厚的脂肪,刚才的摔倒,根本没有给她带来一丝伤害,她这样做作,无非是想引得周围的人都过来看。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mxsw

而看热闹,一向都是人类的天性。

人群很快的就聚拢了过来,那女人不愧是演话剧的一把好手,在不断呻吟的同时也用极为夸张的语言将所有的事情都夸张的描述了一遍:“这个唐淑娴要杀人啦,她儿子不学好,她就心理变态,她要杀人啦!”

周围的人交头接耳,絮絮叨叨,各种各样的传言四起。

那一向少言寡语的唐淑娴瞬间红了眼,她像是疯了一样的直接朝着那倒在地上演话剧的女人扑了过去,手上什么都没有拿,捉着女人烫过的时髦卷发,又拉又扯,又抓又打。

即便青木站在身边根本看不见,即便青木也不可能被唐淑娴给抓挠到,但他还是硬生生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女人打架——即便是再脆弱,再温婉的女人,一旦发起狂打起架来,瞬间战斗力爆棚成为超级赛亚人,这一抓一挠之间,她身下的那个时髦女人,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火鸡,全身上下惨不忍睹,而且丝毫不是这唐淑娴的对手,完全就是被按着打啊。

周围围观的人群里,没有一个上前劝架的,反而是让出了一片足够大的空地,让两人有足够的场地进行发挥。

当周围的民警赶到的时候,两人才堪堪分开,这个时候的时髦女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烂了,头顶更是脱了一块,看过去似乎就是让这唐淑娴用手硬生生的给扯掉的,连着黑色的肩带都给唐淑娴扯了出来,在这样七八月的炎热天气里,从短袖的后面掉了出来,一上一下的晃荡着,看着有些滑稽。

青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回到了白叔的身边,后者冲着他淡然一笑:“怎么?开眼了?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见识到人家的厉害了吧?”

“你确定唐淑娴不知道那人就是自己丈夫的小三么?”青木整个人都木了,甚至走过来的时候,连人都不知道避让,虽说鬼差跟鬼魂没啥区别,身体都是可以直接穿过东西的,可总归在穿过那些东西的时候,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现在的青木,却根本没有时间顾及这个了。

“额……说不准,”地缚灵讪笑着说道:“我毕竟只是个地缚灵,不是女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么,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女人心,这女人就是女人中的极品,我咋知道她想什么,再说了,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的。”

白叔笑眯眯的看着民警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被分开后的唐淑娴,就好像技能的冷却cd还没有好一样,又恢复了刚才贤淑安静的模样,反而倒是那个吵吵嚷嚷的时髦女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其丑无比的乡野农妇,身上衣衫尽毁,脸上左一道的尽是伤痕,原先涂得鲜红的大嘴唇,如今抹得整个下巴上都是,远远的看上去触目惊心。

青木有些看不下去,他如何都不能理解,为什么看似弱小的唐淑娴,会在一瞬间突然爆发,难道真的是在等自己的技能cd?

哎,不对,这话啥意思?青木刚想完,就蓦然的瞪大了眼睛,自己的脑海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技能cd?虽说他有些不懂这几个词,却能直觉的想到是什么意思,模模糊糊的,这还是他的大脑么?

“哎哎哎,好戏来了,奸夫入场。”地缚灵突然叫了一声。

白叔和地缚灵一直都没有插手这件事情,只是站在场外嘻嘻笑笑的看着,这些人的喜怒哀乐同他们没有任何关联,甚至白叔在观看的时候,还不忘记提醒青木:“记住啊,你刚才的行为是不对的,人类的纠纷,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快死的送进地府,把在外面游荡的魂魄抓进地府,就这点事情,其他的,看看就好,你刚刚还好没有插手,否则,对你来说,会成为一个劫。”

地缚灵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青木的脸,青木是他见过的最有意思的阴差,作为一个地缚灵,他所见到的阴差还不少,也有几个路过的阴差想要将他送入地府,奈何他们的修为都不怎么样,根本解不开地缚灵身上的锁链,这地缚灵自己倒是想去投胎,想了很久了。

青木不理会白叔所说的,只是紧盯着眼前的一幕。

一个醉醺醺的醉汉扒开了人群,见到自己亲亲的情人竟然头发散乱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而自己平日里看不过眼的老婆竟然怯生生的站在一边,看着那女人一脸的褶子和满头的白发他就来气,若不是这女人生成这样,他又怎么会近期赌运奇低,几乎是买什么赔什么。

这醉汉冲进人群,只是扫了一眼,还没听清楚自己的情人说什么,冲过去就给自家的婆娘来了一巴掌,唐淑娴被打的原地转了个圈,倒在地上,头直接磕在马路牙子上,脑袋嗡嗡作响,嘴角也被打出了血来。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是一个老太太,看上去大概六十多岁,衰老的程度倒是和唐淑娴有几分相似,老太太走上前将唐淑娴直接搀扶起来,一脸愤怒的和醉酒的男人理论着。

周围的群众也发出不忿的声音,刚开始他们看见唐淑娴打人的时候,就没有出来阻拦,因为大部分人都觉得那女人活该,勾引别人家的男人被正房打,这种事情,在民风彪悍的月镇当中,是喜闻乐见。

“你怎么回事?进来就打人?”那民警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很年轻,估计大学刚刚毕业,处理这档子事情,也不是很熟练,或许他也觉得这小三该打,在醉汉冲过来的时候,民警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唐淑娴已经倒在地上了。

“你这婆娘,回去再找你算账。”醉汉愤恨的一甩手,竟想转身离去,而民警却死缠着不让走,一行人又闹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