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86感恩戴德

1486感恩戴德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对于我们来说有好处?”青木一脸疑惑的说道:“没好处吧?神明存在的缘由不就是有人信奉么?”

白叔摆了摆手,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我们还是继续观看唐淑娴吧,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多说。路”

青木点了点头,却是出奇的没有多问,如果这个时候换做秦沐的话,不死缠烂打让白叔说个透,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也让白叔刮目相看,他意识到,无论自己对秦沐的感情究竟如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仅仅只是长得像秦沐而已,即便是有些地方和秦沐很是相像,可终究不是他。

而白叔,也在看到青木的第一眼,就将自己对秦沐的感情寄托到他的身上去了,即便仅仅是长得相像,那都行。

y国的事情他听说了,如今的花街的那个小诊所,长年累月的闭门谢客,房间内都放置着厚厚的冰,有时候甚至还让花无月和司空文征两个鬼魂找多点朋友在房间里面乱逛,房子里面的温度,正常的人绝对进不去,即便是进去了也呆不久,因为这完全是为了不让秦沐的尸体腐烂所准备的。即便秦沐的“尸体”一直都没有出现腐烂的迹象。

秦沐的事情白叔也听说了,却一直都没有去看秦沐,不是白叔不想,而是红莲不让。

在红莲那个疯女人看来,秦沐一直都没有死去,一直都还活着。

是的,疯女人,现在,所有认识红莲的人背后都这么叫她,红莲为了秦沐,的确已经快疯了。

白叔怔怔的想着关于秦沐的事情,而这个时候,唐淑娴显然已经迎来了她的第一位顾客。

那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大约在四五十岁的女人,穿着打扮看上去还算光鲜,在月镇这个小地方能看到这样一个还算是时髦的女人已经不错了,虽说这女人的打扮在青木的眼里还是比较老土,不过在镇子上,真的已经算是一只花孔雀了。

这孔雀迈着极为高傲的步伐走到了那唐淑娴的面前,在青木看来,似乎这孔雀还对唐淑娴颇为看不上,极为高傲的哼了一句,连腰都没有弯,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唐淑娴的椿天芽是腌制在透明的玻璃坛子里面的,这坛子的外头,还有一些常见的蔬菜,只是量非常的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你这椿天怎么卖啊?”女人发出尖细的声音,说话的时候,用手摆出很奇怪的姿势,看上去有些扭捏,可能她自己觉得很妩媚,但是青木和白叔却看得冷汗直冒。

青木的注意力放到了周边的环境当中,在阴差的眼里,看到的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名字和生命的倒计时,放眼望去,大概也就只有唐淑娴的寿命最短,仅仅只剩下一周。

白叔发现青木正在观察其他的人,便笑了笑说道:“观察人的时候,是可以看见那个人的剩余天数,生命的倒计时,这也是阴差的好处,但是你要记得,你所看到的,除了我们同行,其他的人皆不可说,这个人间是有一些人有一些特殊的功能,能够算到别人的寿命,可他们那样观看,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有的是阳寿,有的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青木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白叔眯着眼睛打量四周,看了一阵儿,他乐了:“看来我们两个蹲在这里已经造成了这里严重的治安问题。”

青木一脸迷茫,他不由得朝着唐淑娴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花里胡哨的时髦妇女并不肯离去,但是她却时不时的对唐淑娴菜篮子里面的东西评头论足,甚至在砍价,看样子好像很嫌弃似的,但是却不肯离开。

青木有些不理解,不过这些事情与他无关,只是对白叔的话很是好奇:“这话怎么说。”

“你看见那边的红色没有。”白叔没有直接回答青木的话,而是反问一句,指着远处一个饭馆的门口说道。

青木举目望去,之前他就已经发现了这片红色,那是在一个小饭馆的门前不远的地方,这里的道路边沿有被破坏的痕迹,靠近这一区域的路面显得并不是那么平坦,不少地方坑坑洼洼,看上去显得有些粗糙。

“看见了,怎么了?”青木愣愣的说道。

“那里有个地缚灵。”白叔直接说道,他话音刚落,青木就张望着,却什么都没有看见,白叔笑眯眯的说道:“你当然看不见,因为那家伙藏起来了,而他所呆着的地方,却留下了痕迹,那是一片煞气,即便地缚灵不出现,所有经过的人,都会感觉到不舒服。”

“为什么他要藏起来?”青木一脸疑惑的说道。

“因为我们啊。”白叔笑眯眯的说道,他拍了拍青木的肩,“你站在这里看着唐淑娴,我过去看看那地缚灵。”

白叔这么说着,就径自离开,他跟青木说,并不是什么讨论和建议,而仅仅只是告知而已。

青木张望着,只见白叔直接飘到了那片红色的地域旁,他蹲下身来,用手在那片红色的地上一拍,一个挣扎的绿色魂魄就被白叔给抓了出来,那魂魄的身上写着一个姓名,却没有看到寿命的倒计时。

那绿色的魂魄长得极为可怕,倒不是真的将青木给吓住,而是长得太过难看,基本上已经到了出离人的范围的那种难看,他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两只红色的小角,嘴里有长长的獠牙,看上去极为狰狞,四肢都有厚实的锁链,将它牢牢地锁在那片红色的地上,无法动弹分毫。

白叔的武器是一个类似于白色的鸡毛掸子,说实话,当白叔一本正经的从自己的胸口中“变”出来的时候,青木差点笑喷了,不知道为啥,看着这样的白叔,青木总是有种想笑的冲动。

白叔的鸡毛掸子在那绿色魂魄的四肢轻轻的拂了一下,这四肢上面的厚实铁链就都悉数解开,而那绿色的魂魄也停止了挣扎,反而是一脸欣喜的跟在白叔的身后,从表情上来看,应该是感恩戴德。

青木眯起了眼睛,地缚灵,这种东西即便是想要勾去投胎,都非常的困难,这个困难倒不是因为寻常的阴差做不来,而是因为这种魂魄一般都是怨气极大,且非常难以搞定的,也就是说,投胎,未必是人家想去的,在勾魂的时候,说不定人家还会跟你对着干。

青木即便是现在已经做了阴差,但是对于对付地缚灵这种凶残的东西,还是没有把握。

=。=。=。

卡文啊卡文,原谅我的慢吧哎。看点鬼片恶补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