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74战死

1474战死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浑身都在颤抖,说不清楚到底是害怕,还是周围的气息让他有种战栗的感觉,他不敢去看白三琰,尽管在白三琰倒地的时候,他心里有一种非常害怕的想法,然而就是这种想法让他踌躇不前,甚至不敢动弹。路。

白三琰倒地的方向是冲着秦沐,他脸上始终挂着一幅唯美的笑容,瞪得大大的眼睛似乎已经没有了光泽,一行清晰可见的血泪挂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的诡异,秦沐从一开始就不清楚白三琰究竟是人是鬼,而如今,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围的空气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重华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很奇怪在这样的高压之下,他竟然还有站起来的余力,他摇摇晃晃,一直在癫狂的笑,东倒西歪的走着像是喝醉了酒的模样。

“为……为什么……”重华指着天空,无力的说了一句,然后他垂下了头,就好像颓废到了极点一样,而他垂下头也没有多久,再度抬起头,指着天空,开始不堪入耳的骂娘。

秦沐都看呆了。

岂止秦沐,其他的人都已经石化了。

还不说其他的从下面的楼层中所赶来的各种重华的人。

似乎是很少有人看到重华现在的模样,秦沐同重华朝夕相处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

他癫狂的骂了一阵,跌跌撞撞的朝着栏杆的边缘走来。

秦沐愣了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连忙问道:“你在骂什么?现在怎么办?”

“没有办法。”重华无奈的摇着头:“九鼎齐聚,封印已经解开,所谓人皇,不过是个骗局,想我重华苦了一生,不过是想求个圆满,可是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到,我以为……我以为做了人皇,就能救了她,奈何,奈何……”

“救谁?”秦沐一脸震惊,他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扶着那栏杆,而现在的重华已经骑在栏杆上了,他那跌跌撞撞的模样,仿佛随时都可能从栏杆上掉下去。

秦沐只感觉到周围的压力顿生,在他企图站起来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肉因为压力的原因,破裂开来,秦沐虽然看不清楚周围,但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多少伤口,这种疼痛微不足道,现在是九鼎齐聚之后,究竟放出来个什么玩意儿,他需要重华的帮助,但是现在的重华是打算跳楼了。

“哈哈哈哈……”重华根本不想理会秦沐,兀自的大笑着。

秦沐大声说道:“重华,你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难道就打算走么?”

“我?”重华这个时候回过头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双目赤红,好像会滴出鲜血一般,他张狂的笑着,“秦沐,那是你的事情,当初,我是为了天下负了她,结果就是后悔几生几世,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苍生,哈哈哈哈,那是傻子才会去守护的东西!”

重华说完这句话,直接就把秦沐给晾在风中,而他则从那别墅的楼顶一跃而下。

秦沐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在重华跳跃的同时,用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两人就这样用奇怪的姿势吊在了别墅的楼顶,秦沐单手捉着重华的衣服,并且努力的往上提。

重华的身上陡然之间浮现一道雷光,秦沐吃痛,直接松开了手:“不——”

他可不是为了重华的安危而这样大叫的,因为他知道,重华这种级别的掉下去根本不会死,他之所以跳楼,是因为要逃避。

所有的人都无法动弹,秦沐不知道是怒气攻心还是大力神附体,这个时候竟然能够站起来,他朝着白三琰,确切的说是朝着九鼎走了过去,此时的九鼎上已经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影,所有的大鼎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平常的模样,倒像是被魔化了一般,就好像噬魂鼎初次到秦沐手中的一样,九个大鼎给秦沐的感觉,是冥器。

就在秦沐一步步艰难的快要靠近那九个大鼎的时候,他感到身上的压力陡然间一重,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倒了一般,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是鲜血淋漓,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自己跪倒的那一刹那,身上多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秦沐!”小白朝着秦沐的方向吼道,她无法动弹分毫,此时的压力比起刚才还要厚重,以她的修为到现在没有昏迷过去,就已经不错了。

“呵呵,”秦沐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动弹分毫,他费力的翻过身来,看着那黑色的,凝实的天空,脑中有什么声音不停的诉说着什么,就好像不停的碎碎念一样,让秦沐头晕脑胀:“闭嘴,哥不让,就不让,这种事情,哥自己能解决。”

他在同镜中的那个他说话,经过这么多次,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里面还有一个强大的人,这个人让秦沐反感,每次他出来之后,秦沐的记忆总是一片浑浊,甚至有时候还会做一些他平常不会做的动作。

秦沐知道,都是因为他。

就连红莲都认同他,说那个人的能力比自己要大,重华当初将他封印,虽然他不清楚为何当年的那个人会同意,只是秦沐还有一些小私心,他不希望那个人出来。

秦沐直接屏蔽掉了那人的声音,当做没听见,他知道他身上的封印没过多久就会解开,或许到了那个时候,现在的秦沐,永远都不会出现。

秦沐平躺在天台上,嘴里絮絮叨叨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吟唱巫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台上开始刮起了风。

这风刮在脸上就好像小刀子一样,生生的疼。

秦沐的嘴巴干枯,他的声音小得只有自己才能听见,并且还破碎在风中。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发出了适当的声音。

他所吟唱的,是他唯一能放出来的禁咒。

凌风引;杀。

禁咒分为三个级别,第一种是凌风引,第二种,是凌风引;真,第三个级别就是这个。

老实说,秦沐在吟唱的时候,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流逝着。仿佛是生命力,仿佛是功德,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他都感觉不到了,全身似乎已经麻木。

他慢慢的从地上漂浮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随风而逝。他的身上缓缓的散发着光芒,这让他看起来异常的圣洁,他的脑中充斥着另外一个人的爆吼声,但是他都视而不见。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一双眼睛。

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