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324约定

1324约定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去眼快老头的话让秦沐有些错愕,他看着老人那张凹凸不平的脸,很是疑惑的重复了一句,说道:“等等,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你的东西,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是你的,”

“我的青春,我的工作,还有我的眼睛,”老头泛泛而谈:“这些都是我曾经拥有的,如果我们沒有遇上那个女尸,一切都不会发生,一切都会变得更好,但是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那个女尸已经被我分尸了,她的威胁不存在了,你不用死了,”秦沐一脸疑惑的看着老头,就算他的智商都不能理解老头的逻辑:“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找到那个不存在的地下墓穴就能够补偿你什么吗,”

老头眯着眼睛看着秦沐,说道:“它存在,一直都存在,就在我们脚下,每一片土地的下面都是它,一定是它,否则为何会找一个女尸来镇棺,”

秦沐和花无月对视一眼,秦沐一直都在说服老头,这地下并沒有所谓的墓穴存在,是因为这厮想要将这老头忽悠到一边去,然后自己下去寻找大鼎,有沒有墓穴和宝藏秦沐不在乎,关键是大鼎,

可周围要是有一个老头,一个普通到即便是一个微小的力量都能够伤害到他的老头,那么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至少,从程序上来讲,要麻烦了许多,

特别是这个老头还挺相信因果轮回,认为自己所遭受的苦难能够从地下的宝藏里面找到,

秦沐必须说服他放弃这个想法,

但是当老头说出这句话之后,秦沐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这个想法,

因为老头说了“镇棺”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不属于老头的专业范畴,

秦沐看了老头一眼,疑惑的问道:“谁告诉你那女尸是用来镇棺的,”

“我说过,我找到了一个懂这些的人和一个盗墓者,当然盗墓者是后来才找到的,但是懂这些的人,也就是传说中的通灵者,我找到了,”老头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显得十分的激动,“通灵者,他们跟你是一类的吧,”

秦沐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我不知道你所说的通灵者真的是我们这个圈子的,还是单纯的只是一个骗子,”

“绝对不是骗子,我从庙里把他拉来的,”

“是个和尚,”

“胖和尚,”花无月无奈的说道:“他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或许你根本沒有注意,”

秦沐摸摸鼻头,沒有说话,他一直都想怎么样让这老头放弃去地下,这货却一个劲的对自己表达了强烈的激情,在这样琢磨对方的情况下,秦沐怎么可能会记得对方曾经说过什么,

秦沐的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有些疑惑的说道:“他是不是叫胖头陀,”

老头的眼里也出现了一丝丝的光彩,似乎十分的高兴,秦沐认得这种光彩,是一种认同的意思:“他说通灵界的朋友都会这么喊他的,他还说,如果我找到你,也会这么叫他的,我果然沒有找错人,在这等,你就一定会出现,”

秦沐嘴角抽了抽,恨不得直接就说你就扯吧,等个毛啊,明明是丢了工作并且相貌丑陋因为自卑不得不住在地下室,这跟等自己有什么关系啊,

“你说等,谁叫你等,”花无月也有些不理解这老头了,

“上帝,或者是王母娘娘,管他什么的,反正我就在这等了,或者说我觉得,胖头陀说我的灵觉还不错,我也觉得,”老头笑眯眯的说道,只不过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些恐怖,

“他肯定是蒙你的,”秦沐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再加上这一通折腾自己也确实有些倦怠:“好吧,我同意加入你们,什么时候下去,”

“明天下午四点我在这里等你们,那位盗墓者不在省会,大概明天下午两点火车,是位已经退役了的,但是经验很不错的人……”老头似乎还想继续说道,但是秦沐已经不愿意继续听下去了,

他急匆匆的走出了门,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面跟着的是一脸迷茫的花无月,

“我会到的,”秦沐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出了那味道巨大的地下室,

在走回宾馆的时候,花无月很是疑惑的追着秦沐问道:“等等,你就这么容易的就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一定会说服让这老头不去呢,”

“你以为我不想,”秦沐反问一句:“你也看到了,那老头顽固的跟个什么似的,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能归结到他的逻辑上去,他丢了工作,沒了容貌,又自卑又小心的住在地下室,因为他沒地方可去,可他说他为了等我,7年,”

花无月有些无语的站在秦沐的身后:“那你相信他,”

“鬼才信,”秦沐沒好气的说道:“我都多大了会相信这么些乱七八糟的,早就说了命运这东西是自己改变的,7年能够改变多少东西,沧海桑田啊,他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去地下室,”

“是白三琰引你去的,”花无月在秦沐的身后说了一句,

秦沐愣了愣,“对,搞不好也是他这个王八蛋叫那人等我的,”

秦沐的话让花无月一愣,沒有说话,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才冒出一句:“那个时候的白三琰应该还在地狱吧,”

“他在什么地方我不关心,”秦沐沒好气的说道:“总觉得这件事情太过奇怪,似乎是什么地方给忘记了,我觉得明天还是要好好问一下那个胖头陀,还有关于镇棺你有什么知道的么,”

“当然会奇怪了,一个那样的老头住在地下室静静的等待你7年,如果你不是真的不认识他,我会觉得你有可能跟那老头有一腿,”花无月一脸凝重的走在秦沐的身后:“我觉得从那张纸条开始,似乎一切都按照某个人的需求发展着,或者说的明白点,我觉得我们好像,是被白三琰牵着鼻子走,”

花无月说了这个话,秦沐半晌都沒有回应,他陡然之间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似乎在想什么,

“怎么了,”花无月愣了一下说道:“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不,”秦沐的声音很飘渺,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漂了过来,他说话的声音很小,这说明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但是我不得不被牵着鼻子走,因为我需要大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