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315乌木盒子

1315乌木盒子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觉得老人是一个负担,他们对待老人如同对待敝屣,从来不觉得有多么的可耻和不该,从秦沐来看,这老人能在房子里有一个小房间,就已经很不错了,他看过太多的老人就住在离着自己子女不远的小房子里,生着重病,却无人照料。路

秦沐觉得,如果老人的老伴还活着的话,老人的处境或许没有这样的糟糕。

老人的房子里面散发着一种难闻的霉味,即便是花无月这个鬼魂,都觉得有种骨子里的恶心,这霉味当中有种腐朽的味道,像极了将死之人身上所散发的味道。

这房间里面的陈设也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所有的金光灿灿都集中在这个地方,尤其是床上。秦沐有些疑惑的朝着那张散发着霉味的床走了过去,随意的翻了一下,一个乌木做的小盒子就从那已经快要散掉的被褥里面掉了下来。

秦沐愣了愣,将那盒子捡了起来。

盒子的构造很是精致,但是也不容易打开,甚至秦沐在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一直都以为这只是一截无用的木头,否则,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儿媳的眼皮底下,这样安然无恙的放着,按理来说,老人应该是被自己的儿媳榨干之后赶出房间,连房子的名字都改了,为何还会留下这么一个小盒子?

除非这东西本身就不好打开。

秦沐看着这个盒子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因为这玩意儿只有天机阁那帮老东西才能做出来,这盒子的构造很是奇葩,这种类型的盒子天机阁那帮闲的蛋疼的做了好几个系列,并且予以出售,这东西最为奇葩的地方是他只能用主人的血液来打开,要么就是掌握其中的关窍可以弄开,最后一个本办法就是砸开,不过那样的话往往会弄坏里面的东西。

乌木的盒子,很沉,秦沐掂量了一下,这盒子拿在手中的时候就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触手冰凉。盒子里面装的东西价值肯定是远远超于盒子本身,否则,光这个盒子在黑市上面出售,就能够拍到上亿华夏币的价格,要知道,普通人手里的钱在通灵者的眼里,可不算什么。当然,五弊三缺里面缺钱的另算。

况且又是乌木的。

乌木,又叫阴沉木,这东西一向都是用来辟邪的,且在普通人的世界上中卖价极高,但是通灵界的乌木一向是经过处理了的,有些是浸泡过特殊的药水和其他的什么东西,利用乌木本身的辟邪属性,装一些特殊的东西。

比如,特别凶残的灵魂之类的。

因为现在满屋子的金光,也就在这里停留的最多,尤其是盒子上面,几乎都已经沾满了,但是,盒子的材质隔绝了外界,所以,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尚且还不清楚。

“打开看一下。”红莲看着秦沐一个劲的抚摸着那盒子,有些受不了的说道:“你丫的能别老盯着那盒子的材质看么?”

“咳咳,”秦沐被红莲说的一咳嗽,手一哆嗦,那东西差点掉地上:“我这不是好奇么,这乌木上面有一层血色,似乎是用什么东西的鲜血浸泡过的。”

“鲜血……”一旁跟着的天空一脸沉吟的说道:“如果是鲜血应该是神龙血之类的,辟邪么?”

天空这话一说完,红莲和秦沐都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盯着他。

天空耸耸肩:“当然,现在这个末法时代什么神龙都已经是浮云,但是我想说的是,还有蛟和蟒蛇可以代替。”

“你的意思是连蟒源的血都能够代替了?”秦沐两眼冒精光,那样子似乎是第二天就想跟着李玉飞到通灵者的总部,找蟒源放血。

“额……”天空脑门上挂着一排黑线:“这东西要看那东西所修炼的心法究竟是什么,如果是修魔的话,估计会起反效果。”

“这么说蟒源的血还真有用了。”秦沐喃喃的嘀咕着,用手开始拆这个盒子。

盒子上面有很多的机关,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永远出不来的魔方一样,秦沐在拨弄着的同时,那盒子的表面也在不停的变化着,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

“你……这个东西你能弄开么?”红莲很是疑惑的说道:“别一会儿整出个什么二级伤残,我可是不帮你。”

红莲倒不是诅咒秦沐,而是事实如此,天机阁制作的东西闻名天下,盒子也是其中一个系列,不正当的打开盒子的人将会遭受一定的惩罚,比如盒子上面会突然出现一把飞刀,或者一柄致命的毒箭。

“没事的,”秦沐笑眯眯的说道:“我从前跟着重华的时候,见过类似的东西,这算是天机阁那帮人所生产的最古老的一个型号之一,现在的盒子都是完全按照指纹来的,任何人都无法打开,放血也没用,采用的是高科技的合金,而不是用乌木。”秦沐一边说着,双手一边在那盒子上飞快的运作着。

他的双手在盒子上面不断的拨弄着,那盒子发出铿锵的声音,仿佛金属轰鸣,秦沐的指腹不停的在盒子的六面弹射着,这盒子也悬浮在半空中似的,盒子表面上是一片残影。

红莲一早就知道秦沐的手快,没想到这么快,难怪这货绘制符文的时候,双手都快出残影了。

“这东西并不困难,只是做起来麻烦。”秦沐说道:“如果不是我太急,会考虑下去取老人的血。”

“只是那个样子的话,恐怕你的老师日后看见你都会有阴影了。”红莲说道:“他现在的智商就好像一个孩子,谁对他不好,他就会像孩子一样的抗拒。”

秦沐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因为来不及说话。

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经都是汗水,他的双手快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位置,这东西秦沐曾经同重华见过,也买了一个回来研究,能用古老的乌木所装着的东西一定不简单,所以秦沐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盒子上所发出的铿锵声音越来越重,并且一下下的渐渐的练成一片,在声音逐渐凝聚成为一个浑厚浓重的声音之后,只听得翁了一声,如同老钟轰鸣,秦沐擦了一把汗,一脸笑意的说道:“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