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313阴气,很重

1313阴气,很重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女人慌张的从地上站起来,她看着秦沐的眼神就如同之前老人看着儿媳的眼神一样,同样的是惧怕,而且是相当的惧怕,秦沐知道,他之前对这女人所做的事情,很可能会伴随着她的终身,会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种恢复再给对方伤害的手法秦沐也不知道是太过残忍,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老师曾经受到过非人的虐待,秦沐就觉得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他觉得必须要有什么东西来宣泄一下,而这个女人就成了最好的宣泄对象。

或许这样的伤痛会伴随着她一辈子,她永远都会记得这样的伤痛,因为它们永远蛰伏在灵魂当中,会让人永久的难忘。

站起来的儿媳妇小心翼翼的看了秦沐一眼,她眼中包含着过多的恐惧,就好像秦沐是个吃人的怪物一样,甚至在她站起来,朝着楼房走过去的时候,还特意的绕了一个圈,从秦沐的边缘走过。

看着那女人蹒跚上楼的背影,尽管红莲知道这女人在恢复巫歌的帮助下,已经修复了身上大部分的伤口,按理来说,她身上是不应该有任何伤痕的,可她走路的时候却好像脚出了什么问题一样,那只是她的心理作用而已。

红莲站在秦沐的身边,有些犹豫的说道:“这女人实质上很可怜不是么?”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更何况,”秦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我觉得她一点都不可怜。”

“我觉得你的情绪起伏实在是太大,你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花无月有些担忧的说道,她在说话的时候,甚至还朝着周围打量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觉得,这周围的幻境有些奇怪,正是那种让人有些痛苦的类型。”

秦沐没有回答花无月,而是径直走到老头的跟前说道:“老师,跟着我们一同上去吧,你不应该在这里。”

“我不去我不去!”那老头的反应比见到儿媳还要激动,不停的往后躲,胡乱的挥舞着双臂,激动的说道:“那里面有个怪物,有个怪物……我不要去,她会打我的,她会打我的。”

秦沐开始听着老头的话还以为老头是觉得房间内有什么鬼魅,所以不愿意进去,而现在听来,老头心中的鬼魅竟然就是自己的儿媳,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说道:“不会的,怪物已经被我制服,不会打你的。”

老头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一种唯我独尊似的疯狂,无论秦沐保证或者承诺什么,他就好像听不懂一样,而且他也不认识秦沐,只是凭着感觉单纯的抵抗着。

“我倒是觉得,这个时候的老头还是不宜进去那种地方。”就在秦沐纠结的时候,只听得花无月说道:“我在外面看着他,你跟红莲进去吧,这楼里这么重的怨气,你竟然让一个老头跟随,你就不怕稍微出了点什么差错,老头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花无月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沐就已经朝着楼上奔了过去,而红莲紧跟其后。

老师的家在四楼,一个还算是挺大的房子,秦沐记得那会儿的教师房子是有分配的,也就是说,这套房子原本就是学校分配给老师的,而现在,只有儿媳和儿子住着。

然而很显然,老头的儿子并不在屋里。

如果老头的儿子在屋里,在听到自己的媳妇被秦沐辱骂的时候,媳妇就应该大喊,将老头的儿子叫出来,一同对抗秦沐,但是这女人并没有这么做,那么很可能,老头的儿子并不在家。

秦沐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媳妇一冲进家门就直接将门给反锁,对她来说,秦沐就好像一头恶魔一样,抗拒也是正常的。

而对于红莲来说,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踹门了。

以往在宾馆的时候,红莲就很喜欢踹门,这是在人间被人类罚款了很多次之后,才有所收敛,否则,红莲一定没事就踹。

听着里面的动静,那女人似乎已经是很机智的将门给反锁,不过这也是多余,如果她认为一道小小的锁,就能够阻挡红莲的脚步的话,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秦沐站在门口假模假式的敲了敲门,门内似乎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声,看来刚才的事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得这女人到现在都有些癫狂。

红莲顺手布下一个结界,冲着门口就是临门一脚。

这大门是铁质的那种防盗门,还是比较好的那一种,相比秦沐家中的木门是好的不知多少倍去了,这质量似乎还不咋地,因为红莲这临门一脚,是直接将大门从门框上踢了下来,整个门就好像一本书一样,平坦的倒在地上。

哦,当然,铁门的上面刻印着一个巨大的脚印。当然就是红莲大姐的。

而秦沐和红莲业没有想到,在两人费劲踢开大门的时候,首先印入眼帘的不是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而是一张足足有一个日历那么大的黑白照片。

那是一个年长的女性老人的照片,秦沐皱着眉头,反应过来这照片里面的人就是那老头的老伴,两人在秦沐读书的那会儿,可是模范夫妻,相濡以沫,秦沐几个小屁孩都看着羡慕的一对儿。

想想也是,如果老人的老伴不死去的话,也就轮不到儿媳什么事情了。

那房子里的陈设都是翻新了的,包括墙纸,地面,还有家具,看着都好像是崭新的,应该没超过一年,那女人在秦沐破门而入的时候也是傻了,蹲在地上抱着头,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尽管这房间还是做了一定的除味处理,还是能够闻到那种隐约的装修的味道,这更让秦沐能够确定,这老人被赶出去应该也没多久,最多不会超过半年的模样,从老人身上的衣服和一头的乱发来看,这个时间应该是更短,大概三四个月的模样。

这也让秦沐觉得有些难过,如果他能够早来几个月,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者老人的脑子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糊涂,但也不至于被凶悍的儿媳赶到大楼的外面去住。

这样炎热的天气,让一个老头坐在楼房的外面卖旧报纸,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这房子不同寻常啊。”红莲一脸好奇的看着这房间,说道:“阴气,很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