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237香草奶昔

1237香草奶昔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秦沐从来都没有想过,在停尸房等着的,不是如同柳妈一般的科学怪人,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女。

这美女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穿着的是医生的衣服,白色的大褂,白皙的脸蛋上透出的是不同于年龄的严谨与严肃,秦沐估摸着这美女的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岁,给人的感觉却是女强人般的干练。

这大概就是赵老实之前所说的,公安局里面的美女法医了。

“你好,我叫徐玲。”美女法医的自我介绍非常简洁,甚至在说话的时候都没看秦沐一眼,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具平躺在台子上的尸体身上。

秦沐进来的时候光被周围的环境给吸引了,当然,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眼前这个美女的身上,直到美女开口之后,他才看向台子上的那具尸体。

说真的,那一瞬间,他根本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古永。

因为他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奇怪。

美女已经将尸体完全解剖,就好像柳妈的手法一样,似乎所有的法医都会这么干,他上半身是完全摊开的,不同的是,这尸体似乎放了有一段时日了,整个是呈现出一种灰白的颜色,在他的胸口的正中央,还有一段黑色的针线,像是解剖之后缝上又再度打开的模样。

此时的美女医生徐玲,正用两个大号的应该说是镊子一样的工具,拨弄着古永的脑袋,确切的说应该是试图打开他的脑袋,就在秦沐一脸惊诧的表情中,徐玲切断了似乎是用于缝合的钢丝、又或者是黑色的线,将古永整个脑袋都揭了开来。

“我的天。”饶是秦沐见过了不少恶心甚至是恐怖的画面,但是见到一个标准的美女,将一个人的脑袋给揭下来的时候,秦沐还是忍不住恶心。

“他们告诉我你很特别。”徐玲没有过多的表情,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她盯着古永的脑袋看着,一眨不眨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让你看清楚古永的死因,所以我才再度解剖,你知道,平常没有哪个法医会这么做。”

秦沐点头,看向于修和赵老实的时候,发现这俩货也是不敢看古永所在的地方,尽管那人曾经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和同事。

“你继续……”秦沐咳嗽了一声,强压下那种恶心的感觉。

“你可以看到,他的大脑已经被我取出来,但是有一小部分还在里面,”美女说到这里,顿了顿,从另外一个地方拿出一个器皿来,说道:“毕竟我只是个法医,不是个厨子,不能将他大脑一勺勺的挖出来,我拿出来的只是一大部分的,但是,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徐玲说着,将手中的器皿直接塞到了秦沐的手上,顺便引领着秦沐观察古永的大脑。

徐玲是将古永的脑袋从上面给钻开的,在此之前,都是用柔韧度比较强的钢丝来加以固定,整个一个头盖骨就好像是一个罐头一样的被钻开,秦沐看着这样的古永,说实话,还是要一定的勇气的。

这种勇气倒不是克服恐惧的心理,而是曾经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面前变成了一个被完全摊开的尸体。

秦沐模模糊糊的瞄了一眼,似乎能看见一团漆黑里面包裹着的白色的,碎渣一般的东西,他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双手反射性的死死地抱着徐玲丢给他的那罐东西,说道:“额……似乎跟你说的一样。”

“不是似乎,是一定是,”徐玲抬起头瞪了她一眼,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正眼看秦沐:“科学都是严谨的,但是你描述的并不是很严谨,你要不要再看一次。”

“不要了不要了,我相信你说的,我也看见了,就是那样。”秦沐连忙摇头,抱着那罐子东西。

徐玲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唔,除了这个,有一点还能够证明,他的大脑成了豆腐渣,就是这东西。”

徐玲指着的地方正是秦沐手上抱着的那个罐子,这货吓得后退一步,看了看手中的罐子,愣愣的问了一句:“这东西是古永的脑子?”

徐玲点了点头:“我拿出来的时候还是完整的,但是放到这里面的时候,就好像龙须酥一样,直接碎了,你见过龙须酥吗?”

秦沐将那东西放在边上的桌子上,一脸无语的说道:“我……我相信我这辈子都不会吃它。”

“但是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点伤痕,”美女这么说着,从另外一张桌子上拿出来另外一罐东西,那罐东西里面是如同牛奶一样粘稠的玩意儿,晃动的时候还能够看见泡沫,“我从他身上发现了这个。”

秦沐看了一眼,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用常理去理解这个美女,哆嗦着说了一句:“你……这个是什么东西?”

“他胃里找到的。”美女一出口,别说秦沐了,就是于修和赵老实都吓了一跳,甚至赵老实还直接倒退三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咋了?”于修不明所以。

“是不是有一种淡淡的香草味儿?”赵老实失魂落魄的问道:“是不是闻起来还有一种清晰的味道?”

秦沐:“……”

“你说的没错,有一种香草味儿,如果能解释,我想叫它香草奶昔。”徐玲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一点点的不适和恶心,仿佛在同秦沐几人谈论天气一样。

“香草奶昔?”秦沐一愣:“所以说他就是吃这个死的咯?”

“这东西……”徐玲淡淡的说道:“我正在检测,但是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它的具体成分,但是绝对不是奶昔,如果是奶昔,在他的胃里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已经被分解,取出来的东西也就不会有一种淡淡的香草味儿了,你应该有酒醉的经历吧,请问你喝下去的酒吐出来还跟原来一个味儿吗?”

秦沐被这美女问的,有一种呕吐的冲动,但是又不能直接表现出来:“那么你初步的结论是什么?”

“毫无疑问,这孩子就是吃了这个死的,但是,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或者说是什么成分,要知道他没有胃,他除了有半个肺和一个心脏之外,什么肝啊,胆啊,肠子啊,这些东西全部都消失,里面全部被这样的白色液体给填满。”徐玲缓缓地诉说着,如此随意。

但是听到于修几个的耳朵里却犹如惊天霹雳,于修直接叫道:“什么?怎么会这样?之前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徐玲耸耸肩:“因为这是之后才发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