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218沙皮狗

1218沙皮狗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

秦沐将那手套戴在了身上。这尸体还沒有动过。他的身上沒有一丝伤痕。至少在秦沐的眼中来说。是沒有的。

柳妈在戴上手套之后很兴奋。他几乎是疯狂的从旁边的架子上取出一套用牛皮……或者不知道是什么皮包裹的工具。大大小小。什么样的工具都有。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把最大的。看起来好像是砍骨头的大刀。接着就一脸兴奋的问道:“我可以开始了么。”

秦沐对解剖也不大懂。。。但是李玉拿出那么一大把刀是打算干什么。将可怜的瞿东给分解了么。他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示意:“随便。”

“那我就开始了。不过你有沒有想喝点什么。咖啡。奶昔。或者是茶……我这里有上好的铁观音。我跟你说是我最喜欢喝的茶。这茶在喝下去之后。会有一种很甜的味道嘴里面散发出来。我很着迷……毕竟……这过程可能有点血腥。”柳妈很是兴奋的冲着秦沐说出一段冗长的话之后。在秦沐明确的表示自己不需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便兴冲冲的用手里那把砍骨头的刀。对着瞿东的胸口就切了下去。

秦沐转过头。他可对尸体沒什么兴趣。

“柳妈就是这样。很疯狂。”李玉在一旁定定的看着。似乎一点惧怕都沒有。秦沐再次回过头的时候。柳妈手里的砍骨头的刀已经沒有了。取代而之的则是一把小巧的手术刀。

期间柳妈换了大概十二种刀具。这还特么的只是刀具而已。期间还有小剪刀。小镊子。等等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都来自于他那张牛皮所包裹着的工具袋里面。秦沐大致的观察了一下。大概除了那里面最大的一个东西沒拿出来之外。基本上。所有能用的上的地方。他都用了。

秦沐记得听过大约是在十八世纪的欧洲。有一个变态杀人狂。左撇子。他所杀掉的所有人都是用解剖的手法。并且。那个杀人狂到现在都沒有被抓住。第一时间更新当然。就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不过人家杰克可沒带着这么多的工具。人家还是左撇子。一把手术刀就解决了一切。

哪像柳妈这么多工具。看来正如李玉所说。这柳妈的法医。估计也是个兼职。

似乎是知道秦沐在想什么。李玉笑眯眯的说道:“柳妈的解剖很有风格。事实上每一个验尸官每一个法医的手法都将会是不同的。就好像每一个画家会有不同的画风一样。第一时间更新柳妈或许华丽了些。但是。他将尸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展现了出来。”

李玉说的沒错。至少在她的话音一落的时候。柳妈那浮夸的表演终于完成。

整个尸体就好像一个被宰的羔羊一样。全部摊开在秦沐的面前。柳妈的小镊子不时的从瞿东的身上游走着。而且这过程中。这货一直保持着那种笑眯眯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秦沐到底是接触过不少死尸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柳妈的手法的确有点让人忍受不了。甚至想要呕吐。但瞿东是他认识的人。甚至在瞿东的读心术还存在的时候。秦沐一度都认为。瞿东会是自己的人。当然。事后也是这么认为的。

基于对宁城于修的友好。秦沐对瞿东也是相当的友好的。可是很显然。瞿东在他的面前被解剖。全身上下的器官都一一摊开的时候。秦沐觉得有些受不了了。倒不是因为恶心。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这个人你认识。所以。事情就好像变得有些不一眼了。

他不敢看瞿东腹部的情况。虽说柳妈这厮已经将他的腹部完全摊开。他腹部上的皮肉就好像摊开的花色糖纸一样。里面包裹着那些永远不会跳动的。带着暗红色鲜血的白色脏器。一个曾经活生生的人。在你面前已经是一具什么都沒有的尸体。

这种感觉。对于秦沐来说。很是奇妙。至少。他至今沒有遇到过。。。

他无法理解。他是经历过朋友的死亡。但是他们都穿戴整齐。即便死法有些难看。但是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不会感到害怕。秦沐很奇怪。为什么只有当自己的朋友。被摊开如同宰了的羔羊一样放在解剖室台子上的时候。才真正会觉得。这个人已经死了。

已经不存在了。

“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李玉笑眯眯的说道:“尸体死亡的原因是什么。”

秦沐一愣。。。似乎他从头到尾都忘记了这个问題。他看了李玉一眼:“他是如何被发现的。”

“全身沒有伤痕。他是躺在床上死的。”李玉剪短的说了一句:“就是你丢他去的那个小旅馆。你确定把他放平了。”

“我扒了他的衣服。塞进衣柜里。并且放平。我只想跟他开个玩笑但是……”秦沐说不下去了。有些郁闷的沉默了下来。

“我想也是。他被发现的时候。是平躺在床上死的。”李玉点了点头说道。自觉地去避开了这个问題。

“什么人会躺在床上死。心脏病。”李玉反问了一句。

“亲爱的。你看看这里。”柳妈笑眯眯的说道:“不对。闻闻这里。”

柳妈指着的地方是瞿东的脸。确切的说是他的鼻子。秦沐愣了一下。凑过去闻了一下。当然。除了死尸上面那种特有的死气和即将腐烂的味道。或许是心理作用。反正他是什么都沒有闻出来。

“毛细血管突出。气管有粉色的泡沫。”柳妈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是窒息。”

“好吧。那你叫我闻闻是什么意思。”秦沐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叫李玉闻。沒叫你闻。”柳妈认真的说道:“不过你当然什么都闻不出来。或许还在觉得这个东西还在腐烂。不过我想如果你知道了楼下的冷冻室是什么样的温度。应该就不会这样想。我们的保护措施。很严格的。甚至楼下还有专门放灵魂的水晶。你要不要看看。”

“不要。谢谢。”秦沐对柳妈这碎碎念都无语了。怎么什么事情他都能扯这么多的。在他还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的时候。也沒见有这毛病啊。现在不那么打扮了怎么啰嗦程度堪比大妈。直线上升。难道是后遗症吗。

就在秦沐胡思乱想的时候。柳妈已经开始下结论了:“颈部沒有勒痕或者挫伤。不是被勒死……”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开始如同一只猎犬一样的靠近瞿东。一点点的闻着。

“但是……他是怎么死的。”秦沐犹豫的问了一句。同时对柳妈的举动表示很不理解。他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柳妈做出一个令他更惊讶的动作。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天机阁弟子常用的召唤手印。这个手印在不少拥有召唤兽的家族里面也经常用到。甚至宁城的那个美女心理医生慕岚。也应该会用这样的手势。

秦沐以为会出现个什么妖孽之类的。可在柳妈做了那个手势之后。白光一闪。出现在柳妈手上的。是一只小狗。

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沙皮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