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90金楼

1190金楼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小说网,.cmxsw这话犹如晴天霹雳

秦沐连忙追问:“如何说来什么叫做我们上当了”

“那边的人留我在这里就是来对付你们的我身上有始祖的血统所以一些始祖会的法术我都会比如精神上的控制还有幻术只不过我沒有想到的是你们这里也有一个幻术师并且实力同我相当”阿朱缓缓的说道在说到原先自己的同伴的时候显得有些纠结用“那边的人”四个字来代替

毕竟现在的她是属于秦沐这边的再也不能和她原来的伙伴并肩作战

也只有她这样纠结的时候秦沐才意识到对方是个吸血鬼是从外国过来的吸血鬼有了血之契约秦沐已经完全将对方当做是自己的人如今想想却有些别扭他直接收了敌人做奴隶而现在却连天空的一根毛都沒有看见

“也就是说这里只是一个陷阱”秦沐很快的就明白过来阿朱所说的

“是的我们原先的意思是想留我一个将你们所派来的人全部都吸血全部发展成为自己的成员因为在这里这么多天我们也发现了一个问題就是你们这边的修炼者在发展成为我们的后裔的时候可以变得非常的强大而我则可以在沒有外界条件的情况下直接进行初拥这是我的特殊的体质所导致的”阿朱缓缓的说道一脸的虔诚

“那现在天空他们在什么地方”秦沐一脸凝重连忙问道

而站在一旁的和尚则忙不迭的加上了一句:“还有那个大鼎在什么地方”

和尚的话像是提醒了秦沐他们的目的除了天空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大鼎本身是想救了天空通过天空再寻找大鼎但是现在则更加的方便既然有了阿朱找到这两样东西都并不是很困难

秦沐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们不远万里来到华夏该不会就为了在这里旅游吧你们找到的那个大鼎在什么地方”

“那是神器那是属于我们的……神器……”阿朱被秦沐提起这个似乎整个人都炸毛了激动的说道但是这话只说了一半她就直接跪倒在地上五体投地浑身颤抖着

“怎么又跪……”和尚愣了一下还沒从阿朱的嘴里听出什么来呢竟然见她又直接跪在了地上而且这地面上还有不少废弃工厂这地面上还有不少废弃工厂上所掉下来的碎玻璃渣子这阿朱是看都沒看就跪了上去

“不对她的这次跪下有些不对劲”秦沐却敏锐的发现了最关键的部分

只见阿朱的身上陡然间出现了不少如同闪电一样的血红色的纹路这些东西就好像镣铐一样将她死死地摁在地上她整个人都活生生的往地面上下沉了下去身上不少的血红色的纹路限制着她的行动她似乎想反抗所以身上不断的颤抖但都是无济于事

“似乎是绝对服从”和尚看了一眼有些了然的说道

“什么意思”秦沐压根就沒有听明白从前看着阿朱跪下总有些不舒服但是这次却沒有甚至还有一种感觉觉得这是她活该这种感觉让秦沐有些不舒服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跟那些人一样冷血了

“不是吧你这契约你签订的你不知道”

“我也是莫名其妙的被签订的好吗我怎么知道啊”秦沐一脸无语:“而且这种契约本来就是祖上某个巫祝发明的这货是因为太过虐待自己的侍灵导致平等契约下的侍灵进行反抗逃跑所以才弄出一个血之契约保证其他的侍灵的绝对忠诚你应该知道的反抗是多么两败俱伤的事情”

听着秦沐说完和尚竖了竖大拇指:“我是对你们巫祝无比佩服尼玛这都能做出来平等契约条件下都能出现反噬厉害这究竟是做什么了”

秦沐脸上一红辩解道:“这也就只有那个巫祝有什么血之契约好吗平常谁沒事闲的蛋疼用这样的契约”

“绝对服从是一种约束效力就正如你所说的平等契约下会出现反噬的情况一般都是侍灵本身生出了私心所以会发生而绝对服从就是来约束的当侍灵本身一旦有了私心这东西就会出现使得侍灵朝着主人叩拜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曾经看到过有关的记载是这么说的”和尚其实也是猜测毕竟活了这么久还沒见过什么血之契约这一次可是头一遭

“你说的我觉得应该是”秦沐这么说着看着阿朱的身上出现了不少拇指粗细的血色闪电而这些闪电也在急速的消耗着阿朱的体力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试图抵抗这股力量在浑身颤抖可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趴在地上选择了臣服

“对不起主人这种东西事关整个血族的命运所以我……”阿朱满脸泪痕的站了起来:“所以我比较激动……这东西我知道在哪里”

或许阿朱不知道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里不由自主的流淌着泪水而且还是血泪

秦沐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大概也能够猜出来他们这帮人来到华夏就是为了那口大鼎他们认为是神器的东西不过也确实是神器大禹那个时期的放到现在这么个末法时代怎么也是神器了

血族这么长时间的历史这么长时间所灌输的概念秦沐的血之契约如果能约束住那真的能烧高香了如果让这小妞知道秦沐现在想收拾掉一线天里面的那个该隐不知道这小妞会不会直接爆体而亡

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该隐沒收拾秦沐就算不错了虽然人家被封印在一线天

“那他们在什么地方”秦沐思索了一阵也沒有帮阿朱恢复伤势而是淡淡的问道

阿朱神情纠结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末了她一脸纠结的问道:“主人可听过金楼吗”

秦沐悚然一惊吓了一跳:“在那种地方”

阿朱点了点头一脸的坚定

而和尚则是一头雾水看着秦沐:“你俩打什么哑谜呢我怎么听不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