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50血友病

1150血友病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怎么会这样?”秦沐见到这场面也是一愣,他很难想象,竟然有普通人会因为这样笑的伤口无法愈合,而失血过多而死。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小说网,.cmxsw

小白看着这一切,很快得就明白过来,连忙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这是血友病。”

“血友病?”秦沐重复一遍,这才想起来,是有一种症状叫做血友病,具体的表现就是一点点的小伤口都无法愈合,会出现流血不止的现象,伤口无法愈合,很容易的就出现失血过多的现象,甚至有严重的患者,即便是身上无法出血的状态,也还会出血,导致无法愈合的现象的发生。

所以,现在的静秋,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伤口,能发展到现在的情况,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她有这样的症状?”秦沐一愣,反问一句,顺便检查此时静秋的情况,他开了阴阳眼,仔细的观察周围,看看现在的静秋的灵魂有没有已经逸散出来,如果已经到了那种地步,那就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首先要复原她身体的状况。

秦沐的巫歌缓慢的吟唱起来,一点点的蓝色的灵力,没入静秋的体内,就好像在她的身体里慢慢的添加着什么似的,没过多久静秋身上的伤口就开始愈合,那速度倒是极快,她的脸上也开始恢复血色。

一旁的雪寒一直站在一边观看着这一切,在静秋的脸上恢复血色的时候,这厮陡然之间朝着秦沐就跪了下来,一脸激动的朝着秦沐连连磕头。

秦沐连忙移开,开玩笑,雪寒这么大年纪了,朝着秦沐磕头,这种事情要是接下了,秦沐可要短寿的。

但是现在的秦沐根本没办法从静秋的身边走开,没法去搀扶雪寒,因为巫歌并没有结束,为了确保雪寒的安全,秦沐的恢复巫歌足足吟唱的两遍。

静秋的脸色一点点的恢复过来,与此同时,她的人也醒转了过来。

秦沐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而雪寒已经让站在一旁的小升和小白两个丫头架了起来,而毛毛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而且还维持着本体的模样,一下下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她打小身体就不好,遗传了这个怪病,根本没有办法根治,只有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不让她受伤,如果受伤了,都只能送到医院进行移植,而且能不能完全治愈,还得看情况。可自从上回她有了自己的异能之后,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个事情,因为任何伤口她都能愈合,不管那个伤口有多大,有多么的严重。”雪寒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脸的郁闷和难受。

秦沐看了他一眼,这样的难过他能够理解,他也知道了为何静秋的异能竟然是再生的能力,因为像她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去愈合自己的伤口,固然会希望自己的伤口能够愈合,所以才会同泰拉签订契约,拥有这样特殊的能力。

至于雪寒,他的能力也并不是随机发放的,而是他自己要求的,他拥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必然急切的想知道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未来究竟会如何,所以,他的能力,在签订契约之后,就是能够预知未来。

但是这样的未来并不是完整的,而是片面的,许多图画,雪寒估计都没有绘制出来,根本不大清楚。

因为未来,是随时都可能会改变的,并不是说一成不变的,只能够说,雪寒所看见的未来,是某个时间可能发生的事情,只是这个事情发生的概率比较大,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样的困难而已。

静秋的这种病秦沐也听说过,甚至他小学还有一个同学也是同样的病症,身上不能够拥有半点伤口,否则就麻烦了。

所以那个同学一般都是自己一个人玩,没有人敢站在她的身边,生怕这孩子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同学在同秦沐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就回家了,具体怎么样,秦沐完全不知道。

很可能已经死了。

秦沐看了看雪寒,说道:“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么特殊的能力,所以静秋会回归原来的模样,说实话,实病不是我所擅长的,这东西,我也只能治标不治本,不过我可以给你几张恢复的符文,你可以用于治疗,如果要是快没有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邮寄过来。”

秦沐在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提及什么报酬之类的事情,或者静秋的事情,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同学,如果秦沐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掌握了恢复巫歌和恢复的符文,或许那个小孩子以后的未来就会灿烂一些。

更好一些。

打发了静秋两父女,秦沐这才一脸困顿的猫仔自己的床上,说实话,他并没有感觉太过疲劳,只是有些倦怠而已。

“秦沐,你给我说实话,你没有事情吧?”红莲看了一眼秦沐,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能够有什么事情?”秦沐在靠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无语,看了一眼一脸担忧的红莲,有些疲倦的说道:“只是累了而已。”

“据我所知……”红莲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看见此时的秦沐竟然开始闭着眼睛打瞌睡,前一秒秦沐明明还有精神,现在,则是一脸的困顿了,可见,倦怠的事情还是真实的。

红莲朝着众人做了一个手势,其他的人点了点头,出了屋子,倒也没有继续理会已经熟睡的秦沐,只是此时的花无月在看到红莲的时候,有些不自然,或许是因为那件事情,又或者是不是。

直到出了秦沐所睡得那间屋子,进入到了另外一间房的时候,红莲才一脸严肃的叫道:“花无月!”

“是!”花无月陡然之间被点名,有些紧张的应了一声,连忙回答道,不过红莲脸上的严肃已经让花无月有些害怕,不由得低下头去。

“究竟出了什么事?你在现场,你说说看。”红莲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气,而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红莲的态度给了花无月一定的鼓励,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而红莲在听得那个老鼠朝着秦沐三跪九叩的时候,眉头陡然间紧锁,看得花无月那叫一个大气不敢出。

这边的红莲在问询情况,那边的秦沐却也没有睡着,在红莲几人一出房间,这货就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丝毫看不出已经倦怠的模样,他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