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39热血沸腾

1139热血沸腾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远远的看着那厮。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那是一脸的颓废。巫歌里面有个魅惑。他大抵知道这魅惑的原理是什么。说白了就是精神压制。这一普通人。其精神力如何强都不可能强过花无月。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鬼王。

而且是专门玩精神力的鬼王。

那小二货估计是看到花无月一身清丽脱俗。就起了心思。想要将花无月也吸引到自己的麾下。沒想到反而让花无月摆了一道。直接放翻。

此时那樱桃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断的翻着白眼。而且口吐白沫。手脚抽搐。那感觉就好像得了癫痫一样。秦沐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不忍心看下去。悄悄的靠近花无月。小声说道:“你究竟对人家做什么了。抖得跟个筛子似的。至于么。”

“沒什么。精神压制而已。”花无月的嘴角绽放出一点点的微笑。

秦沐看着那家伙。总觉得有些可怜。

樱桃抖动了一阵。整个人已经瘫软的倒在地上。周围都是他的“信徒”。男男女女的围着好大一帮。好像十分担心的模样。却又一个个束手无策。

这樱桃和桃子一样。也算是这地下酒吧的头牌了。从价值上来看。樱桃的价值显然比桃子要高很多。桃子只是接待的是特殊客户。。。是千里来寻安慰的那种。那种客户一般都很少。多半来酒吧的人都只是找个乐子。顺带释放点压力。若是谈心和谈情。显然后者比较重要。

最关键的是。樱桃的客户群体是男女通杀。而桃子的客户群体。仅限男性。

所以。樱桃的不对劲立马受到了看场子的人的关注。

小飞哥帮忙到里面请刺猬大哥。一时半伙估摸着还出不来。从里面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了一个朋克头的男人。。。右脸一道长长的刀疤贯穿了大半个脸颊。整个酒吧那种昏暗摇晃的灯也在这家伙出现的同时全部都熄灭。

那刀疤男一脸的横肉。但是身材看上去却很瘦小。甚至目测比秦沐还瘦。他身上不伦不类的穿着一件咖啡色的西装。身上沒有穿衬衣。而是光着膀子。西装一打开就能看见他那个已经凹陷进去的肚子。可以看到深深的肋骨。可是瘦小。

“这家伙这么瘦还好像是个大哥。第一时间更新”恰比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最开始的时候是跟着自己的那些黑色斗篷的手下混迹于社会的。他们这种鬼魔。本身应该是一线天的。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逃了出来。对于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忘得一干二净。但是长时间混迹于社会。有些东西他还是明白的。

“好像是个头子。这就是刺猬。”秦沐远远的瞅着却并沒有靠前。第一时间更新而是眯着眼睛一脸打量的看着对方。那人那朋克头梳得很酷。但是跟他的那张脸真的不搭。整个人无论是从长相到发型。都感觉是随机搭配的。这人的审美观念是有问題的么。

花无月看了那家伙一眼:“不像。”

在花无月打量对方的时候。那刀疤男也看到了花无月。他冷笑一声。朝着秦沐他们几个就走了过来。

秦沐平日里也就在花街呆着。第一时间更新很少去别的地方。就算跟重华出门。那也是出去看虚病的。很少接触这种混混。

用重华的话来说。这些混混一天到晚就过着的是刀尖舔血的生活。有些混得风生水起的。基本上身上都背着几条人命。身上都有一股戾气。秦沐在这个家伙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甚至用阴阳眼看了一下。能够看到此人身上的戾气冲天。甚至还隐约的凝聚出了实体。能够看到轮廓。第一时间更新

这人。不简单。

所以秦沐一开始就会问这人会不会是刺猬。身上拥有这样重的戾气。一般的鬼魂都不会近身。他身上的戾气对于鬼魂来说就好像是鬼气一样。而且还是翻了倍的鬼气。就好比一般的鬼魂如何干擅自去接近鬼王。是一个道理。

所以身上有戾气的人。根本就不会得什么虚病。这些人自己什么时候死。都是个未知数。第一时间更新一般的鬼魂根本无法靠近他们。自然秦沐跟着重华。也就沒遇到什么这样的类型的。

而这次。秦沐算是近距离的观察了这种混迹于江湖中的人。

那是一身的匪气。看着就有些不舒服。

秦沐说不上这种感觉。或者是。这家伙走向自己的时候。还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身上的戾气。竟然同自己能够产生些许的共鸣。

这尼玛也算是奇葩了。

刀疤男一扫周围。就径直朝着秦沐几人走了过来。一步三晃。

那步伐秦沐都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总之看着十分的不舒服。

而对方身上的戾气。也让秦沐觉得身上的气血越来越热血沸腾。

对方似乎也有所感觉。隔着老远停了下来:“三位。有何贵干。”

“他在害怕。”花无月是精通精神的高手。在对方走过来的时候。视线就一直挂在对方的身上。沒有移开。现在对方彻底过来了。连忙小心翼翼的说道。

“害怕。”秦沐听得这样的话也是一愣。怎么可能会害怕。

“不清楚。他确实是在害怕。而且越靠近。越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花无月对于这种情况也是觉得很奇怪。她抬头看了一眼秦沐和恰比。一脸的疑惑。“难道我们之中有谁有那种传说中的王霸之气么。”

“王八之气。”恰比重复一句。只是变了音调。

秦沐一头黑线。他们几个人的互相咬耳朵。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低声的交谈。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朋友。来者。是客。但是不代表可以闹事。”对面那人说话气息沉稳。并且还带着丝丝的威胁成分。

秦沐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花无月:“你不是说他害怕么。这害怕还敢对着我们说出威胁的话。”

花无月皱着眉头仔细的感应了一下。说道:“不对。他就是害怕。现在的他。只不过强压住心头的害怕。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是害怕的。要不我们集体走两步试试。”

这话说的。秦沐总觉得有些像那个小品。赵老爷子对某人说。走。走两步。走两步试试。

秦沐看了花无月一眼。朝前迈了一步。

果然。对方的脸色立马苍白了许多。但是。他还是站在原地沒有动。

“他是怕我。”秦沐笑眯眯的说道。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