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08父女团聚

1108父女团聚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雪寒在和尚将他带进来之后。听着姑娘们同秦沐的絮叨。渐渐的就睡着了。在梦中甚至还能看见秦沐那张急切的脸。似乎在跟别人辩论着什么。只是那内容他是一个字都沒听懂。他大半个身子都倚靠在和尚的身上。昏昏欲睡。

而当门口响起急促的拍门声的时候。雪寒直接惊醒。紧接着他就听到了门外静秋略带着哭腔的声音。这听上去让他顿时有种心碎了的感觉。直接站了起来。

和尚只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轻。在回过头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很是激动的走到了门边。

父女连心。总是正确的。

秦沐沒有动手。而是任凭着雪寒将门给打开。

静秋本来已经哭的泪眼迷蒙了。因着刚刚打开电梯的时候什么都沒看见。只看见了一电梯的血和些许的不知道是谁的碎肉。连病床都纠结成了一个麻花。整个电梯更是摔得变形。那种情况下要还真有人能够活下来。那特么的也是神仙了。

静秋笃定的认为秦沐几个人已经死掉。但是瞿东却本能的不相信。在秦沐几个人离开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秦沐心里的话。他是可以听见别人心中所想的。不管他愿不愿意。所以他一直认为秦沐并沒有死。

所以静秋就这样一路哭着来到了宾馆。现在的她真的算是走投无路了。瞿东叫他回去等消息。第一时间更新她都不知道该回哪去。干什么去。她的前途好像已经一片漆黑。黑的连她自己都看不见。

最后。她只能来到了这里。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静秋也是愣住了。沒想到雪寒竟然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丫头……”雪寒张开双臂。一脸苦涩的看着静秋。想要给她一个拥抱的模样。

静秋却后退了一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这个举动已经伤到了一脸期待的雪寒。第一时间更新他稍微后退了一步。双手放了下来。似乎很是失望的模样。

静秋很迅速的擦干了自己脸上的而泪水。看了看里面的秦沐与和尚。这个时候才“哇”的一声再度哭出来。朝着雪寒直接扑了过去。

秦沐这才走上前。瞅着门外似乎已经沒了人。这才将门给关上。

红莲这个时候也才想起来。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她还沒有过问呢。而如今看到雪寒同静秋抱头痛哭的时候才想起这么一号人。连忙问道:“这人就是那雪寒。你说的那个关于未来的画在什么地方。我看看。”

秦沐连忙翻出自己那山寨机。看了看时间。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根本沒办法开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沒电了。不过他的写生本在这里。我带过来了。沒来得及看。”

秦沐说着。朝着和尚使了个眼色。

和尚像是陡然间明白过来似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那两个写生本。秦沐的身上可沒那么大的地方装这个玩意儿。唯有让和尚代劳。

写生本放到了红莲的手上。她也只是随意的翻了翻。皱着眉头很是无语的说道:“这里面的这些画很有寓意啊。但是实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秦沐见状连忙说道:“是吧。这里面的这些图画确实有些根本让人无法知晓是什么意思。即便是他绘制出来的比较大的那些图画。很多都是不明所以的。”

红莲点了点头。对于这些图画她倒不是很关心。而是继续说道:“如果说泰拉真的是十二魔神之一。这些画其实你也不需要太过关心。现在雪寒沒有按照那副画的模样死去。那就说明未来已经改变。你改变了一个未来。那么。所有的都会跟着改变。这就是蝴蝶效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黑珍珠点了点头:“本来窥测天机应该是违背天道的事情。之所以。雪寒能够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未来他付出任何代价。天道都不会追究。”

“什么意思。”秦沐愣了愣。

“意思就是。雪寒注定要死的。如果他不死。天道即无法平衡。他得到了他不该有的能力。并且改变了命运。这个孽。就得算在你的头上。”红莲皱着眉头解释道。看了一眼黑珍珠。。。反问一句:“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黑珍珠点了点头。

“我救了雪寒。反而还是我的错了是吧。”秦沐反问了一句。头一回听见这么奇葩的理论。

“不信你看看你的功德。绝对减少了。”红莲笑眯眯的看着秦沐说道。一双眼睛其实已经将秦沐浑身上下扫视了个遍。只听得她笑眯眯的说道:“唔。不用看了。确实减少了一大截。”

秦沐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每一个通灵者都会拥有功德碑这么个东西。这玩意儿平日里就算开了阴阳眼都看不见。只能自己感受。或者仗着自己的修为比别人高。从中取窥测。否则一般情况下是看不见的。这也是地府给通灵者的一个便利。功德越高的人。在通灵界就越受到尊敬。

而通灵者们有时候做了一些伤害天理或者违背天理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扣取功德。若是连功德都沒了。那么就会用福禄寿来抵押。扣多少。按事情的大小来到定。

“怎么会少这么一大截的。不就救个人吗。”秦沐看了自己的功德也是吓了一跳。

“你还窥伺天机了呢。”黑珍珠优哉游哉的补充了一句。反正秦沐这厮不比重华。他慈悲为怀的次数可比重华多很多呢。所以在功德上也是惊人的。扣掉这点。对他本身的寿命和气运沒什么影响。也算是不错了。

“别人画出来的那也叫窥伺啊。那你们都看了呢。”秦沐一脸的无语。看着红莲几个也满腹的委屈。

雪寒和静秋两人抱头痛哭了好一阵儿。静秋才缓过劲来。拉着雪寒一脸的感激。看向秦沐的时候。直接就是要下跪。

秦沐连忙扶起对方。开玩笑。今天尽让人当神仙拜了。这个叩拜那个叩拜的。折煞不起。到时候天道他老人家又看秦沐不顺眼了。扣点功德什么的。秦沐就叫做典型的得不偿失。自己作死。

静秋哭的两眼通红。好不容易站起来。差点栽倒在秦沐的怀里。连忙说道:“这次多亏了大师了。我的父亲这才沒有事情。”

秦沐一阵无语。什么叫做大师。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大师了。

红莲和小升几个在后面捂着嘴巴偷偷的笑。

秦沐有些头疼。赶紧转移话題:“瞿东呢。”

“他说他需要在周围查探一下。叫我回去等消息。我以为……我以为你们都……”静秋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泣不成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再次流出。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雪寒也不劝慰。只是用一只手在静秋的背后抚摸着。

秦沐对哭泣的女人最是沒了办法。只得说道:“哦。那赶紧给他打个电话。我现在沒事了。让他在周围查探一下。兴许泰拉并沒有逃远。毕竟那么重的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