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95咒文

1095咒文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啊,有的。”静秋连忙答道,虽然不清楚秦沐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是想干嘛,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将雪寒从前的照片拿了出来。

那是被静秋放在自己的钱夹里面的一张两寸照片,红色的底,是一个头发略微有些稀疏的中年人,左不过四五十岁的年纪,甚至看上去更为年轻。

“这个是什么时候照的?”秦沐将照片放在雪寒的边上,虽说雪寒一脸的皱纹,相片和真人看上去似乎没有半点联系,完全就是两个人。

“一个月前。”静秋在一旁轻声的说道,在看到那病床上的老人的时候,眼泪也是夺眶而出,无声无息的。

秦沐诧异的回过头看了静秋一眼,有些无语:“你告诉我这是一个月前的雪寒的模样?”

和尚伸头看了一眼,也是惊讶:“静秋小姐莫不是拿错了吧,竟然会这样的年轻,根本就是两个人啊。”

静秋摇了摇头:“我没有拿错。”

秦沐看了那老头一眼,竟没有继续诊脉,而是一脸凝重的说道:“麻烦啊,如果没有我,这老家伙最多还能躺一个星期。”

“为什么?”静秋听到秦沐的说法,有些发愣,连忙质问道。

“你家老头中招了,”秦沐没头没尾的丢出一句:“不是外伤,而是虚病。”

静秋听得一知半解,不知道如何回答秦沐,便没有做声,反而是和尚眼睛一亮,连忙说道:“那不是你最擅长的么?”

“当然是我最擅长的了。”秦沐忍不住说道:“只是,这是虚病里面最棘手的一种,诅咒。而且看着这诅咒的时间,似乎已经很久了……不过我很奇怪,如果你的父亲已经中了这种诅咒,那么,他迟早有一天会死,尤其是诅咒已经全面爆发的情况下,即便泰拉不来,他也依旧会死,可为何泰拉还要费尽心思杀了他呢?”

“而且还是用那样的方式。”和尚喃喃的说道:“你们就没有觉得泰拉杀人的方式很是奇怪吗?”

“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如同开膛手杰克一样,只是一个习惯而已。”秦沐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语。

“那我父亲究竟有没有救?”静秋听得一脸的茫然,在秦沐同和尚对话之中也是急了,似乎自己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

“当然有救。”秦沐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声:“只是比较麻烦,来,搭把手,把老家伙的上衣给脱了,和尚,你去守门,让任何人都不能进来,包括医护人员。”

和尚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看也不看秦沐,就直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秦沐的医术,他自然是放心。

静秋在秦沐的指导下,将老人身上的衣服都弄开,因着他本身身上就插着不少管子,所以,衣服也只是做个样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的,这倒是方面了秦沐,轻松的就将这衣服给拿了下来。

诅咒是所有虚病当中最难以治疗的。

诅咒分为很多种,甚至很多种类的诅咒秦沐都不知道,大抵上最常见的有三种,一种是誓约的反噬,这种一般都是自己发了毒誓,而违背誓约之后,被誓约所反噬,这种诅咒最难以去除,一般效力则按照誓约的程度来看。

第二种就是某些精通诅咒之类的通灵者,下的诅咒,比如苗疆的巫蛊,越南的降头,都是这一类。这一类若是能找到那个下诅咒的人,是最容易破开的,找不到就是两方斗法了,可以说是所有诅咒当中,最简单的一种。

但是这里面所说的简单,不是容易去除,而是容易知道结果,如果秦沐的修为在对方之上,则去除,如果在对方之下,轻者重伤,重者当场死亡。

第三种是怨气所致,当某种怨灵或者灵魂的怨气达到一个高峰的时候,所下的诅咒,或者毒誓,这种也是比较麻烦的,因为怨气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东西。

剩下的就可以算作其他类了,这类别所包含的东西就比较多,比如古代的器皿,下上诅咒什么的,这碰上的全都得倒大霉。

而老家伙身上的诅咒则更像是第一种。

第一种诅咒应该算是所有诅咒类型当中,最麻烦,最难,最恶心的一种,那属于自作孽不可活的类型。

老头估摸着是曾经发了个什么毒誓,结果这会子全给爆发了,只是很奇怪的是,秦沐明明听说老头子住院的原因,是他被车撞了,怎的又跟一个诅咒有联系了?

除非他除了被车撞,还有其他的诱因,这就要从瞿东那里看看视频了,否则,根本无法治疗。

只是现在老头子的状况不怎么好,如果真的拖到瞿东将视频带过来的时候,估计那会子老头子都挂了。

所以现在的秦沐,只能采用一些应急的措施。

他将老头子的上衣剥掉,是想利用符文,在老家伙的身上绘制,将老人身上的咒文给逼出来。

无论是哪一种诅咒,被诅咒者的身上一定会有咒文,只是这个咒文一般情况下,都处于一种隐身的状态,普通人是看不见的,这咒文一般情况是从胸口开始,慢慢的缠绕在四肢上面,如果,全身上下,被咒文所缠绕,那么便离死不远了。

秦沐拿出判官笔,让静秋退后,蓝色的灵力伴随着判官笔的笔端,一点点的绘制在那老头的身上,他的判官笔最先落在老头的胸口,而在他的判官笔落点的地方,也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花样繁复的纹路。

秦沐所绘制的蓝色符文,在一出现就渗透到老头的身体当中去,而每当他的灵力在老头的身体里渗透一分,这老头的面色便红润一分。

静秋静静的站在身后,眼中不停的有泪水从里面流出来,想要开口,却始终都不敢上前,只得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老者胸口开始出现黑色的咒文,这些咒文,一出现的时候,样子万分的复杂,在老人白皙的皮肤上面,甚至还有一种诡异的美感,这些符文大部分都盘踞在胸口和后背,在秦沐不断的用自己的灵力疏导的时候,咒文才在他的四肢出现。

秦沐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这老人的寿命最多还维持两个星期,因为他身上的咒文已经蔓延到了脖颈。

当咒文出现在他脸上的时候,这老家伙必死无疑。

现在他身上的咒文已经蔓延到了胳膊上,手腕上,老者的裤子,秦沐没有脱下来,现在估计除了脑袋,身上到处都是这样的黑色符文。

“麻烦啊。”秦沐在绘制完符文之后,才淡淡的说了一句,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冷不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