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88爆炸的城市

1088爆炸的城市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画室,只有前半截的地方是画室,而后面,则密密麻麻的堆砌着一些瓶瓶罐罐,或者是一些青铜器,摆放的很是整齐,用那种白‘色’的铁皮柜子,一层层的累放好,分类,编号,除了前面凌‘乱’不堪的化作,后面的简直就是一丝不苟的机器人,就好像冰冷的器械世界。

而在开‘门’的时候,则有着一个类似于图书馆的*平台,平台里面有着一台电脑。

整个“仓库”的灯光相当的不错,这虽然是地下,但是亮如白昼,一切都清清楚楚。

“这仓库,这布置。”释然啧啧的点着头:“一看这主人就是‘精’神分裂啊,后面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好像得了处/‘女’座的症候群,而前面则‘乱’七八糟就好像双鱼座的症候群。”

静秋看了和尚一眼,有些好奇:“想不到和尚还研究星座。”

“那是当然,”和尚这个时候脸皮那叫一个厚,一脸优哉游哉的说道:“多研究点西方的东西,可以让自己多提升提升,不是有句话叫做‘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嘛,我这个就是外来的和尚,会研究星座。”

“你真逗。”静秋吃吃的笑,倒是一点都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那个时候雪寒好像真的有点‘精’神分裂,他是处/‘女’座没错,而且是十分严谨的处/‘女’座。”

“他所在的地方,必须要干净,要整齐,所有的事情都必须他动手,比如说这个收藏室,这个收藏室是他设计的,包括那边那几个白‘色’的柜子,都是他设计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做工不那么好的话,我都怀疑他自己会动手。”静秋絮絮叨叨的说着,她走到平台边上的电脑边上,将其打开:“这个电脑就是可以‘操’纵整个储藏室的,想要看什么,就直接输入分类,关键词,储藏柜就自动打开。”

静秋一边解说一边示范着,而和尚已经奔着那些储藏柜过去了,口中不由得啧啧有声,对于这些藏品,他显得十分的兴奋,而对于他们的目标——雪寒的画作,则显得不那么的感兴趣。

“当他有了自己的绘画能力,就将这一块地给变成了‘私’人画室,原先这里是摆放的一些沙发和桌子的地方,有时候雪寒会对着这帮冷冰冰的家伙们办公,会将储藏室里面的一些东西拿出来赏玩,坐在这里好久,可自从有了绘画能力之后,他就将这里给空出来专‘门’画画了。”静秋慢慢的说道,有些怀念,此时的她正在给和尚见识一下,雪寒所设计的收藏室的强大,而秦沐则对一地的画作看直了眼。

她没有理会秦沐的动作,反而同和尚很是愉快的聊了起来,毕竟懂星座的和尚并不多,稀罕也是正常的。

秦沐则一进‘门’就被地上的那副画作给吸引了。

如果说,摆放整齐的储藏室是处/‘女’座的雪寒的话,那现在这凌‘乱’的画室,不是双鱼就一定是狮子座。

因为实在是太‘乱’了。

不过这‘乱’中还算是有序的,不少画作都放在架子上,环绕成一圈,周围的墙壁上也有不少的地方悬挂着画作,而整个地板上则绘制的是一副特别大的画作。

那是一座城市。

一座被烈火和鲜血所包围着的城市。

中间最为耀眼的是一团火焰,貌似是大爆炸,看着那个蘑菇云的个头应该不是核弹就是氢弹,反正威力巨大,周围的建筑都是残缺的,上面有不少的火焰,人们小的如同蚂蚁,整个画作是一片的绯红‘色’给笼罩着,地上都流淌着鲜血,连太阳都扭曲了角度。

秦沐不懂画,但是他看得懂图案,这画作似乎是用油彩所绘制的,火焰处闪耀得发亮,就好像是用特殊的油彩绘制而成,这样的火光在整个城市当中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成了整个城市当中最常见的风景,不少高楼大厦就此倾颓,发生爆炸的最中心的地点,还有一根旗杆,上边正是华夏的国旗。

鲜红似血。

那爆炸是在城市当中发生的,整个大地上面,所绘制的就是这样一幅图画,然而图画的边缘则是一片黑暗,一些零碎的画面平铺在那画面的边缘,好像是一幅幅的剪影。

由于那画作实在是过于庞大,中间的爆炸部分还好,因着周围的画作是围绕着中央所摆放的,所以中央空出来的部分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是,边上的零碎画面,则被不少其他的画作的画架给挡住了,秦沐为了看清楚,不得不趴在地上,将那些画作给移开。

零碎的画面,围绕着整个爆炸的图画,秦沐首先观察的一副,是在正对着爆炸的地方,那是一身火红‘色’长裙的姑娘,她的头发漆黑如墨,手持长剑,似乎在哭泣。

这个‘女’人一映入秦沐的眼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眼就觉得是红莲。

画着重描绘了对方的长发和红裙,但是面容却显得模糊不清,即便是秦沐已经将周围的画架都给移开,依旧看不清楚,他描绘的很简单,跟红莲一点都不像,而秦沐更愿意相信这就是别人。

红莲那‘女’人,何曾哭泣过?

秦沐又看了看旁边的画作,这个零碎出来的画面是一个巨大的‘阴’影,这巨大的‘阴’影头上有着如同牛角一般的东西,像是一个巨型的妖怪,这东西浑身漆黑,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模样,而‘阴’影的下面,则是一团红‘色’的鲜血,再往下,竟然就没了。

“尼玛,吊人胃口呢。”这图画,秦沐压根就没看懂是什么意思。

直接放弃,而边上的另外一幅,则是一个穿着跟个火‘鸡’似的人,站在边上,他的旁边摆着九个杯子一样的东西,很是怪异,他整个人夸张的占据了整幅画面,双手朝着天上指着,五指就好像十根朝着天上伸出去的枝桠一样,枯瘦干瘪,跳着夸张的舞蹈,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好像在唱歌。

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十分的夸张,看上去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

“这二货是谁啊。”秦沐看着那图案,一阵无语,尤其是他边上九个颜‘色’不同的杯子,还是双耳杯,这个图画的视角是从上往下,好像绘画者站在高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