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86白色的纸人

1086白色的纸人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d7%cf%d3%c4%b8%f3“原创,”秦沐楞了一下,一脸无语的说道:“怎么可能会是原创,你的意思是,这雪寒的画,是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

静秋点了点头,

瞿东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更相信,雪寒之所以能够绘制出这样的图画,是因为同我一样,有着特殊的能力,”

秦沐点了点头,雪寒的事情,他一早就已经推测出个一二,此时的砖头还停留在隔壁的那个场景的图片上面,秦沐指了指那图片,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图片是什么时候绘制的,”

“大概两周前的模样,”静秋点了点头,连忙说道,

“还有么,”秦沐皱着眉头一脸的凝重,

秦沐的话有些沒头沒尾,一时间让众人反应不过来,静秋有些虚弱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即便是一早她就同瞿东看过这些照片,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秦沐将这些照片再度翻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换句话说,泰拉的手段极其残忍,且花样百出,

当初在欧洲大概十四十五世纪的时候,风靡一时的开膛手杰克,也不过如此,

泰拉的手段不仅仅是残忍,花样百出,且莫名其妙,跟开膛手杰克一样,他似乎是随意杀人,沒有一点的规律可言,

静秋走向自己的位子的时候,突然明白了秦沐所说的是什么,她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还有一些的,”

“后面还有一些我拍的,只是不够完整,大部分的图片都在雪寒的画室,”瞿东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不知道秦沐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題,不过秦沐既然问了,他一定会知无不言,

“雪寒的画让我一度以为这货就是凶手,”瞿东看着秦沐一脸认真的研究图片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任何人看到这样的画,都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雪寒自己做的,”

秦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可为什么后来你又不这样认为了,”

“大概两周前雪寒就不绘制图画了,因为他住院了,”瞿东缓缓地说道,语气有些沉重:“是很严重的车祸,甚至我们连录像都有,可是看不清驾驶座上面的东西,”

这个形容词很是奇怪,秦沐忍不住抬头瞥了他一眼,只见瞿东的脸上竟然还有一丝恐惧,那必然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

“什么叫做‘东西’,”秦沐看了瞿东一眼,他站起来,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瞿东:“老兄,你的表情可有些可怕啊,”

瞿东双手颤抖的接过水,拧了拧,沒有拧开,

他的掌心都是汗水,尴尬的在自己的裤子上蹭了蹭,才将那瓶矿泉水拧开,急忙往自己的口里灌了一口,还不小心呛着了,

秦沐挑眉,眼前的瞿东心理素质也算是普通人当中拔尖的,能在他这个年纪坐到这个位子,先前就说了,除了运气,还有实力,这瞿东,该不会是某个特种部队里面下来的吧,心理强大异于常人,

若是一般的人,在碰上秦沐他们几人,早就疯了,他倒是能一脸自若的接受秦沐的说法,认定他们就是通灵者之后,竟然也不觉得害怕,还堂而皇之的提出条件,

但是,就算是这样强大的心,在一提到驾驶室里面的时候,脸色竟然也忍不住苍白,

“你究竟在录像中看见什么了,”秦沐忍不住问道,

“沒有……沒有人……”秦沐乍一开口,反而让瞿东吓了一跳,他说话间不由得带着一丝颤抖,秦沐挑眉,只听得这货哆哆嗦嗦很是沒出息的深吸一口气,才说道:“那里面沒人……沒看见人……只有一个白色的纸人……就是丧葬店里面卖的那种……最普通的……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在录像里,驾驶室里面是有一个黑色的阴影,一个黑色的……淡淡的,几乎看不见的阴影,”

秦沐皱着眉头:“那视频有么,”

此时不能完全相信瞿东的话,瞿东的话不一定就是真的,倒不是因为秦沐对他不信任,只是瞿东在这样的状态里,那视频一定将他吓得不轻,所以他的话也可能有夸大的成分,人在不稳定的情绪里,所说出的话,都带有一定的欺诈性,

“在……在局里……还有那些尸体……都在……”瞿东提到这个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显得稍微镇定了一点:“但是雪寒沒有死,只是深度昏迷了,”

秦沐沒有说话,抓着瞿东的手机,将那里面的图画反复的看了看,这里面除了同二十多张照片相互对应的油画之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油画,正如这瞿东所说的一样,这油画并不完整,所以根本看不出来,这些到底在画什么,

秦沐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些,想起那个在镜子中呆着的影子老秦,那家伙曾经不也说过,如果想知道未来,就去找雪寒,因为雪寒绘制出了未来,

秦沐倏地站起,瞿东几人的目光连忙集中在他的身上,此时的秦沐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原地转悠了两圈,只听得他说道:“带我去,带我去雪寒的画室,”

静秋一愣,随后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而瞿东也是一副了然的模样,

释然则是一脸沉吟,而红莲和花无月几人,则是一脸的无语,

秦沐这爱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还好一开始就已经谈好了价格,瞿东那一身的紫中带着金的运气,那可是好东西,红莲若是将对方的气运拿了,完事买张彩票,一定是头奖,沒跑的,

“雪寒的画室我先前也去过,似乎沒什么有价值的,除了这些画,还有的就是一些漫画和手稿,”瞿东见秦沐已经是去意已决,有些慌张的站起来说道,

秦沐穿着外套,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他一眼:“怎么,还怕我跑路啊,查你的案,即便是已经认定是泰拉做的,还是要找找有什么线索,这是你的职责,我要是想跑,早就跑了,你以为你还拦得住,”

秦沐这话说的是极度的自信,他穿好衣服,看着其他的人,笑眯眯的说道:“谁跟我去,”

红莲花无月几人面面相觑,大概都沒有这个想法,这种事情,让秦沐这个好奇的家伙去就好了,什么绘制未来,即便雪寒这能力是真的,她们也沒什么兴趣,

“我去,”释然直接站了起来,锃光瓦亮的脑门闪着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