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76出家人不打诳语

1076出家人不打诳语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秦沐这行为让和尚给看见了一脸的无语:“你看看你。糟蹋不糟蹋。还说我酒肉和尚。”

秦沐抹了一把嘴角旁边的饼干屑。沒有理会和尚这句挖苦。而是直接反问道:“什么意思。吃脑狂魔。”

“我可沒说那脑子都是吃了的哈。地上到处都是**而已。隔壁的。三个人。全死了。”和尚说道这里的时候特地的压低了声音。然后贼眉鼠眼的说道:“你知道不。早上打扫卫生的阿姨经过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门还是开着的。开着一条小缝。当时那阿姨觉得奇怪就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就成这样了……现在整栋酒店的人都不准出去。连红莲他们出去都是费了一番功夫呢。”

“也就是说。暂时我们是离不开xa城了。”秦沐“啧”了一声。很是不爽。这xa城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且他们又是在隔壁。少不了一番盘问:“怎么偏偏就赶上这事了。哎。对了。昨晚上发生那种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难道你就沒听说过什么尖叫之类的。”

“我被你吵得睡不着觉哪里还听得到别的。”和尚沒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无语的说道。

秦沐看了看他那锃光瓦亮的脑门。刚刚在描述隔壁的惨案的时候。这货就是用他自己增光瓦亮的脑门进行比划的。看得秦沐那叫一个无语。甚至此时秦沐看见那脑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去想那头盖骨被剥开时候的惨状。第一时间更新

“你什么时候出去看的。”秦沐好奇的问了一句。

“大早上阿姨看到叫了一阵子就晕过去了。所以。我报的警啊。”和尚笑眯眯的说道。

秦沐这会子是什么都不想说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和尚的面容。一脸无语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二货。”

对于秦沐的怒火释然很是不解:“怎么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懂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救你妹。人都死了。你脑袋瓜子开花了还不挂啊。”秦沐反问一句:“你这样只会延误我们的行程。到时候白三琰追上来了又节外生枝。现在白三琰身边可是有个白虎呢。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

“我是觉得死的蹊跷你知道吧。”和尚被秦沐说的一愣。连忙回道:“隔壁那三个人死的多惨多冤枉啊。”

“沒干过什么坏事如何被人杀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秦沐沒好气的来了一句:“仇杀吧。”

“三个人可是一点关系都沒有的哦。”和尚一脸的笑眯眯。

“沒关系怎么凑一起去拉。”秦沐楞了一下。有些诧异。其实最初听到三个人的惨死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熟识的。

和尚成功的吊起秦沐的胃口。可偏偏到了这个时候。不愿意同秦沐多说一句。而是一脸神秘的笑着。

秦沐正要开口。第一时间更新就听得此时的房门被人轻轻的敲了敲。

“一会再找你算账。”秦沐的好奇心一旦被对方提起。这收回来就困难了。而且很明显的。和尚这厮很是坏心眼的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别开门。”和尚却从秦沐的身后拉住了他。一脸的严肃。“一切都有花无月的幻象做底。所以。沒必要开门。即便你开了门。外头的人依旧看不见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们的几个房间都下了幻阵。红莲大姐一晚上沒睡好。大早上沒啥好心情。人家要盘问。直接让花无月下了幻阵。就出去了。让我在这里看守着。顺便等你醒来。”

“为什么沒睡好。”秦沐却抓住了这点。反问一句:“是不是昨晚上也……”

秦沐的话还沒有说完。就听得红莲的声音自门外响起:“秦沐。开门。是我。”

和尚同秦沐对视了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忙不迭的将门打开。

外头还比较慌乱。周围是一**穿着制服的警察们。有的在地上和周围测量着什么。而有些人则一脸菜色的扶着墙。想必是被案发现场的某些事情给恶心到了。想想也是。秦沐是沒见到那场景的。可单单听着和尚随便说了几句。都恶心的连饼干都吃不下去。

已经很久沒有见到过那种恶心的场面了。再度见到的时候不知道秦沐还能不能扛得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初见到段姿的小厨房的时候。于修跟赵老实几个就吐得死去活来。还有后来天地酒吧的事情。宁城不少小警察还是受累了。

这种事情。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这些警察们要是沒几个吐了。秦沐才会觉得奇怪呢。

红莲她们一大帮子人都站在门外。而静秋更是一脸的惊慌。她整个人都靠在小升的身上。倒是小白和小升。明明两个小萝卜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一左一右的驾着她。

周围不乏那些正在工作的警察。但是这些警察好像根本沒有看到红莲他们一样。纵使在他们的身边走来走去。似乎都不为所动。

“还不赶紧开门让我们进去。”红莲沒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连忙说道:“花无月的幻阵虽然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可我们要是一直呆在走廊里。会耗费法力的。”

秦沐一愣。连忙让开了门。

红莲手上还带着饭盒。秦沐却连吃饭的心思都沒有了。花无月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眼前的大鼎。见恰比还是如同一个树袋熊一样的趴在那大鼎上面。而且大鼎上的黑气将恰比团团包围。根本看不清楚模样。就沒有多说什么了。

“谁跟你说的。这孩子在上面吸走魔气和鬼气就可以的。”红莲看了一眼已经同大鼎融为一体的黑色的茧。忍不住说道。

秦沐点了点头。道:“是……是恰比自己说的。”秦沐本来是想将镜子里面的另外一个自己的事情告诉红莲。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之后又停了下来。而是换了种说法。

红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恰比的模样说道:“这个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花无月有些疲惫。直接找了张床躺了下来。一脸郁闷的说道:“昨晚上折腾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睡觉。一晚上都沒有睡好。”

红莲也点了点头。此时的秦沐红莲看上去有几分严肃:“你们两个昨晚上睡觉有沒有听见什么。”

“我听见了。”和尚第一个开口。看了一眼秦沐。那一眼的意思。秦沐也懂。很明显的是来告状的。只听得他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可是头一回看见秦沐睡觉这么不安分的。一晚上大喊大叫的……”

小白和小升扶着静秋坐在了椅子上。还沒听和尚讲完。就直接反驳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和尚真叫一个无语了。他说实话怎么就沒人相信呢:“出家人不打诳语。懂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