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69恰比

1069恰比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哪里可爱了。”秦沐那叫一个无语。看着那几个将这小家伙捧在手心里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摸着人家脑袋上的小角。一会又拉车那厮的小翅膀。秦沐远远的看着。都觉得这帮女的实在是太恐怖了。小家伙在这几个女的手上还不到十分钟。整个人就变了样。

原本卷曲好看的黑色短发。如今是乱七八糟。翅膀左右聋拉着。血色的眼睛倒是显得更加的水汪汪了。不过看上去更像是快哭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秦沐也是服了。这天空本来就是个小正太。如今这庞大的队伍当中又加上了一个更小的正太。天空这小家伙虽说小。可也沒小到这个地步。眼前这个鬼魔。则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婴儿一样。

那小家伙被一帮女人抚摸的直撇嘴。血红色的大眼睛乌溜溜的转着。四处看着。像是寻找着什么。最后。眼睛定格在一脸郁闷的秦沐的身上。顿时就双眼发亮。那感觉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在秦沐压根还沒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小豆丁被红莲抱着的身子向前倾了倾。十分兴奋的说道:“爸爸。”

秦沐正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这镜子世界里面的窗户是看不到外面的。远处的风景皆是一片模糊的红色。

乍一听得身后的动静。秦沐连想跳窗的心都有了。回头不可思议的看了那小屁孩一眼:“你说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爸爸。”这次声音洪亮清脆。红莲几个直接笑弯了腰。

“叫主人。”秦沐走过去。脸色阴沉。那小屁孩似乎感觉到了秦沐身上的低气压。十分的害怕。不由得扁了扁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让几个女人都有些心疼。

“你干什么呀。他还小。你凶毛凶。”红莲沒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开玩笑呢。鬼魔。。。血统如此高贵。这玩意儿养大了绝对是一助力。你这会子还凶他。”

“那也不能叫我爸爸呀。我有这么大的儿子么我。”秦沐一脸郁闷的说道。

花无月眯了眯眼。笑眯眯的说道:“也是。红莲。你别瞅着这孩子看上去还挺可爱的。你可别忘了天空就是个例子。长得挺可爱。可也是几万年的老妖怪了。”

这话一出。红莲的手一抖。差点直接将小家伙给扔到地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倒是忘了这茬。眉头一皱。但随即又开心起来:“沒事。这小家伙的年岁不大。魔一般四百年内都是这么个形态。不过这翅膀和小角能不能收回去。”

小家伙点了点头。身上换发出一种黑金色的光芒。全身上下焕然一新。穿着的是一套小孩子穿的寻常t恤和小裤衩。脚上踩着的是帆布鞋。一脸的可爱。

“秦沐。起个名吧。”红莲看着小家伙的变化。第一时间更新也明白。这小家伙只是看着样子小。这年龄说不定比秦沐还大呢。这孩子是她在被几个魔围在一起的时候。在一只摸样怪异的魔的背后发现的。这小家伙就好像一只树袋熊一样吊在那只大魔的身上。看上去十分的可爱。

如果是大魔就算了。这小家伙倒是可以收养。当初秦沐的类似退魔结界的净化的巫歌。对他们的影响虽然有。但不是很大。他们还是顺利的躲过了。。。后来还是对大鼎不死心。准备用这样的方式夺取。

红莲被人用那样粗糙的手段给戏耍了一番。如何能够忍得下那口气。当即便发了火。那几个魔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其过程十分的暴力血腥。暂且一笔带过。不适宜细细说来。

秦沐看着那小家伙一脸憨厚可爱的模样。名字。他很少给自己的侍灵起名。这些侍灵像花无月小升司空文征。都是自己的名字。而小白才是他取得。。。秦沐瞅着那孩子一头卷曲的黑色短发。楞了好一会儿。说道:“那就叫小黑吧。”

“秦沐。”这小孩子还沒抗议。红莲就抗议了:“你能不能取个像样点的。走心点的名字啊。什么小白小黑。你还想小明小红是不是啊。”

“小黑不好么。”红莲的怒火让秦沐那是一个莫名其妙。“怎么可能啊。我看这名字真的挺好的。要不小明也可以。”

花无月那叫一个无语外加一脸黑线:“还好我当初是用的自己的名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让秦沐来动手。”

“现在知道庆幸了吧。”小升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我也不是。”

“得了吧。你那名字。改和不改有区别么。”花无月一脸慵懒的看着自己的指甲。

“算了。我来吧。”红莲看着那小家伙。轻声的问道:“你有名字么。”

小家伙摇头。第一时间更新

“那我就给你想个名字。以后……你就叫恰比吧。”红莲一脸宠溺的说道。顺带用自己的手。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

秦沐一脸黑线的看着红莲将那小孩子抱起来。然后像真的哄着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说道:“好吧。恰比。现在可以带我们回去了。”

恰比。你当他是兔子吗。

秦沐好像记得某个动画片里面的兔子就是叫这个名字的。红莲啊红莲。你取名字的本事也不咋样嘛。秦沐这话不停的在心中腹诽。不过。说到底他还是不敢说出来的。

“哎。等会儿。”看着红莲抱着那孩子好像是要离开的死后。秦沐却有些急了。他直接拦住红莲的去路。冲上前去说道:“现在还不能走。”

对于秦沐的举动红莲很是不解。她不明白秦沐要留在这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一脸纳闷的转过头。说话间不由得带着迟疑:“为……为什么。”

“我得找到那个叫做雪寒得画家。”秦沐连忙说道。他说话得时候。注意力都放在红莲的身上。他的右手下意识的捏着那个已经被他捏的皱皱巴巴的画像。一脸的坚定。

“雪寒。”红莲的脑袋里可容不下那些沒什么名气的人。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无果。“这人是谁啊。再说了。你要找人。必须出了这镜子世界啊。就算雪寒在镜子世界里面也有人。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人家在哪。咦。你手上的是什么。”

红莲说话的时候。却注意到了秦沐手上那张已经皱皱巴巴的纸。将恰比放到了地上。然后将秦沐手中的那张纸给抢了过来。

“哟。自画像啊。沒必要画成黑白的吧。跟个遗照似的。”红莲看了一眼。笑将开来。但是这话刚说出口的时候。红莲还沒有感觉到什么。可是当她刚刚说完。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句话的不对劲。连忙说道:“怎么。这是遗照。”

这个时候的红莲。语气中已经多了几分惊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