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67没有我,你早挂了

1067没有我,你早挂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紫you阁.ziyouge.那人的话音一落,秦沐的双眼就直接瞪圆了:“你说什么,老子是炉鼎,你说话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那人笑了笑:“你这话留给你自己吧,重华当初封印我的时候,估计连带着智商也一起封印了,难为你就用这么点智商竟然还能够将巫祝的那些东西给记下来,并且融会贯通,我还真得谢谢重华了,鬼孩子怎么说都是鬼,如果重华将这么个家伙培育成未来的巫祝,那你觉得,以后巫祝都是给鬼唱歌呢,还是要给人唱歌,而民间最常用的让鬼孩子作为自己的徒弟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会配着一个小男孩作为从小的玩伴,时机一成熟,就会……”

那人沒有说完,但是剩下的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根本不需要再度说明,

秦沐根本就不肯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扶养了自己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父母,会曾经对自己图谋不轨,可就算这样又如何呢,他还是扶养了自己,他还是让自己作为他的徒弟了,

“那是他沒办法,”像是知道重华的脑袋瓜子里想些什么似的,那人连忙说道,甚至还带着一些苦口婆心的味道:“你想想,白三琰彻底废了,他能怎么着,他为什么教了你那些东西之后沒几年就逃之夭夭,他要做什么事,你说说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巫祝,不闻不问五年以上,”

“重华有什么本事你知道的吧,他那样大的本事,竟然能耽搁这么久,难道你就沒有想过吗,你根本就是个弃子,”那人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语速也非常的快,

这些话秦沐根本就不能相信,他浑身都在颤抖,被他抓在手里的那张黑白的画像也揉得不成样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在骗我,你这么说只想激怒我,让我相信你,然后不信重华,然后……然后你会夺了我的位置,”

“大哥,还有三个月我就出来了我至于么,”那人沒好气的说了一句,脸上都是无奈,

秦沐则沒有听明白,他看向那人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三个月你就出来了什么意思,”

“红莲沒跟你说啊,”那人也是一愣,“这姑奶奶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说呢,上回封印松动了,戴老头加强了封印,可惜啊,这老货就是拼上了性命,也只能将封印再度延时半年,如今算算,也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那……那我会怎样,”秦沐瞪大了眼睛,他怎么是头一回听说这样的事情,

“被我吃了,或者我们两个融合,再或者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融合的可能性更大,我是不愿意直接将你吞噬的,”那人笑了笑说道:“如果你对我的话有什么异议的话,你可以去你的世界,找那个画家,那个画家可以画出有关未来的画,你就知道了,重华对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秦沐颤抖的看了一眼手中已经被揉的不成模样的画卷:“或许小的时候他是对我做过什么,可那又怎么样,我还是巫祝,白三琰就是回来了又怎样,他什么都不是,我还是我,沒什么好担心的,”

“你能这样想,最好,”那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淡,秦沐抬头看向他,实质上是他的身影也越来越淡,有些惊讶,只听得那人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沒回出来溜达的时间不长我就得休息,相信我,有我在不是什么坏事,我可帮你解决了很多次事情,什么轮回王,什么谢必安,还有上回血棺那里劈你的那雷,沒有我,你早挂了,我期待融合的一天……”

秦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所说的这些对秦沐来说,只有略微模糊的记忆,甚至连怎么发生的都记不大清楚,很显然,那个时候肯定有个什么东西替代了他,而这个人,很显然就是眼前这个……

“秦沐,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秦沐正在面对那个已经消散的身影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得身后陡然之间响起了一个这么个声音,他转过头,只见红莲几人火急火燎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的手上好像还拎着一个什么东西,那是一个形同破布一样的玩意儿,被她随意的抓着,

“哎呦喂,这里还有两根白色的蜡烛,秦沐,你这参加悼念会呢,这周边还放着哀乐,”花无月从旁边挤了进来,看了看两团跳动着的蜡烛,笑嘻嘻的说道,

哀乐,

秦沐这才想起,那个低沉的,一直在房间里响着的声音竟然是哀乐,可惜为什么那个时候他根本听不出来是什么,很奇怪啊,

现在这房间里甚至还在不停地响着音乐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在秦沐同那个“自己”讲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很小了,尤其是现在让花无月一提,好像声音更小了,秦沐仔细去倾听的时候,根本什么都听不见,

“什么音乐,”小白莫名其妙的看了花无月一眼,连忙问道,她根本什么都沒有听见好吗,

秦沐这个时候也收起了脸上的不自然,他一手拿着判官笔和镜框,一手则拎着那幅已经皱皱巴巴的画,如今红莲和花无月都已经过来,他这会子才好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的说道:“不是,你们刚刚都去什么地方了,都沒看见你们,”

“你还好意思问我们呢,”红莲沒好气的说道:“我倒想问问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害的这么几个腌臜东西在情急当中使了绊子,”红莲这么说着,直接吵秦沐丢过来一黑色的玩意儿,从秦沐这个酒店上来看,倒是很像是一个破布袋子,还是那种顶难看的,

而那东西一落在地上,就好像要逃离一样,全身都扭动着,但是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红线,这红线将他的身上绑得死紧,让他根本无法挪动分毫,而绳子的另外一段,则在红莲大姐的手上,

“这是……”秦沐语法的看不懂了,这个时候的红莲,将这样一个东西丢给他是做嘛呢,

“就在拍卖所的时候那几个黑影,他就是里面最大的头头,”红莲叉着个腰一脸怒火的说道:“要不是看着他好像还有点利用价值,我才不……对了,秦沐,这玩意儿你收吗,你要是收做侍灵的话,我就不杀他了,看上去好像还凑合,你要是不要,我就了结了他,”

红莲这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随意,甚至还有着一丝慵懒,但是她的手可是牢牢的攥着那条绳子,而地上那团黑色的家伙,不断的扭动和嚎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