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66你就是那个炉鼎

1066你就是那个炉鼎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热门推荐:、、、、、、、

zi幽阁.ziyouge.秦沐回头看了看身后那张黑白照片,那照片里,自己穿着的竟然是平常都不怎么穿的一套西装,只有秦沐去那种特别正是的场合他才会穿这样的衣服,而且曾经红莲也批评过,说秦沐这么穿着的时候,跟要相亲似的,特别别扭,

不过这西装倒是有些眼熟,

秦沐似乎从来沒有过这样的西装,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看到西装上面的线缝,心里面咯噔一下,记得当初在羽王墓的时候,小墓穴当中有几口棺材,那几口棺材里面,可是有他秦大官人的,

而且,那个躺在棺材里的,就是穿的这样的小西装,

天衣无缝,原是指仙人的衣服,沒有针脚,后来则引申为,办事周密,找不到什么错处,可现在秦沐所用的意思,就是它最初的意思,这相片上的那件衣服,一样的是沒有什么衣缝,同他从古墓里面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秦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这照片,再想想古墓里面的那一幕,心里有些发憷的问了一句,

那人慢腾腾的走到秦沐的身边,就好像在观赏一样,看了老半晌,才幽幽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相片……是画,”

秦沐一愣,直接将那个遗照从黑色的相框里给取了出来,这玩意儿通体黑白,是放在黑白的相框里,乍一看上去,还跟相片是一模一样的,

而将那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之后,就会发现,根本不一样,这东西就是一张纸,那画似乎是用油彩画的,有一点不得不承认,画的还真的挺像照片的,

“这哪个王八蛋画的啊,沒事画人遗相好玩么,”秦沐忍不住说道,一脸的郁闷,那模样好像就要跟对方拼命一样,

“这东西是我捡的,就那个雪寒,他画的,我看到了就顺带带过来了,”站在秦沐身后的那人缓慢的说道,

“你说他的画能够预测未来,”秦沐楞了一下,反问一句,

那人沒有说话,秦沐转过身躯,就看到他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秦沐叹了口气:“说吧,”

那人有些跟不上秦沐这略微跳跃的思维,反而是一脸困惑的看着他,“不是,说什么呀,”

“你叫我过来,不会就让我看这些吧,你想对我说什么,”秦沐看了那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这个时候,那人点了点头:“我终于知道你存在的缘由了,你跟我挺像的,”

秦沐正想说话,那人却直接给制止了,叹了口气,看了眼秦沐:“其实吧,之前咱还在一个身体里的时候,那大概是你很小的时候,几岁吧,我也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其实是一个人,或者说,在体内的时候,只有我一个,”

“你说的什么意思啊,”秦沐眨巴着眼睛,听不明白:“你不是后来在镜子里产生的新意识么,那什么……第二人格,”

“第二你妹啊,”那人的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秦沐该有的表情,其实说实话,秦沐在对着那人的脸的时候,总是感觉到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这压力大概就因为对方始终是绷着脸的,任谁陡然之间看见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还成天板着脸的,估计都觉得别扭,

“要第二,也是你第二,”那人沒好气的说道,

只听得那人慢慢的说着从前的过往,但是这过往,在秦沐听来,那就是天方夜谭啊,

据他所说,最开始的时候,他是同自己一样,呆在这个身体里的,那还是很小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却被重华给察觉了,

重华似乎很不喜欢那人,便将秦沐原有的性格给封印,但是重华大概是沒有想到,两个人的性格会在日后的发展中竟然有些许的相似,这也就算了,在不断的磨合当中,甚至后来的封印也即将松动,

红莲找过戴老头加深封印就是铁证,

秦沐自己也知道,对方说这些话的可能性,而且,有句话他确实沒有说错,他和自己是一体的,这个秦沐感觉的到,毕竟这家伙是自己的影子,也沒必要对自己这么个本体撒谎吧,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儿,对方也依然不存在,

这一点,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还有一点,秦沐能感觉得出来,那人身上所蕴含的能量是他从未见过的,而且十分的强大,这大概是为什么当初重华一定要封印他的原因,想想也能够明了,或许是不希望出事,太过强大的能力,再加上幼年不大成熟的心智,那是迟早要出事的,

大概是察觉到秦沐的想法,那人笑了笑:“你别把你那师傅想得太过崇高,想一想,如果当初他执意收你为徒,为什么还要含辛茹苦养一个鬼孩子,我知道你曾经也有过同样的想法,必然也是事先就做了功课,你应该能够了解,养一个鬼孩子,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秦沐愣了愣,这种事情他不是沒有想过,曾经他也很埋怨为什么要在有了他的情况下,还去收养鬼孩子,只要是个人都知道,鬼孩子在修炼上的天赋,所以,在白三琰沒有出那档子事情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侍灵,都相信,下一个巫祝是白三琰,而不是秦沐,

那人的话显然起了效果,那人便笑了笑,吊儿郎当的说道:“我来告诉你真相吧,其实,当初做巫祝的,还真不是你,是白三琰,而你,也可以说是我,就是白三琰的菜,简单来说,你那个时候的作用,就是喂白三琰,”

这话说的,沒头沒尾且莫名其妙的,若不是秦沐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影子,也曾经是自己身体里面的一部分,是自己的人,恐怕这会子已经跟对方翻脸了,但是这货想了想还是沒有冲动的发火,而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这么说你可能一时间不能理解,但是,如果你想养鬼孩子,让他最快的,最简单的提升自己能力,有什么办法,”那人似乎能够理解秦沐的歇斯底里,反而反问了一个问題,

“很简单,喂东西呗,”秦沐一愣,虽然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題,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喂什么,”

“喂……喂天材地宝,喂些比较特殊的灵兽啊,什么的……”秦沐琢磨了一下,才急忙说道,

那人听得点了点头:“基本上都说到点子上了,换句话说已经很接近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些东西虽然很不错,但是远不如一个从小就培养大的炉鼎强,而你,就是那个炉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