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29我好像看见释然了

1029我好像看见释然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如果没钱那就去抢。路

秦沐这个论调可真够新鲜的。

红莲看着秦沐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那仿佛是看着一个疯子一样。

“唔,我看看。”秦沐说完这句话,注意力就不放在那大鼎的身上,而是朝着四面八方观望着,偶尔也看看房顶或者是出口什么的。

红莲知道,这货竟然是在踩点。

她连忙跟了上去,一脸无语的说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丫的真准备将这里给拿下吧?”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秦沐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其他人,更多的是关注周围的一切。

“我可没觉得你在开玩笑,所以我才会这样问你。”红莲跟在秦沐的身后,一脸无语的说道。

“当然,”秦沐点了点头:“我从不开玩笑。”

这展览似乎展出来的东西很多,这位收藏家大人还真是夸张,整个展览里面除了古董,多的就是古代的首饰之类的,标价也是一个比一个浮夸,不过最高的,还是那个12亿。

“这人的收藏也太夸张了吧。”秦沐在其中乱逛的时候,红莲也在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在她看来,这人的收藏都是十分的可怕的,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

“虽然夸张,可有一点不得不否认,这家伙收藏的,却没有一个是假的。”毛毛趴在小升的怀里,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神色慵懒,猫咪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面,她的声音再小,秦沐他们也能够听得清楚。

这个时候只见秦沐停了下来,他在原地站定,他所站立的地方应该是整个博物馆的最中心的地方,周围的环境他差不多熟悉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靠灵力感知周围是否有一些监控设备。

否则,到时候他很可能的考虑用隐身符来作案。

重华当初带着秦沐的时候可没少做过偷盗这种行当,而且重华的恶趣味就是,他偷就偷了,偷完还会做个赝品放回去,好像这东西不是他偷的一样,他所做出来的赝品,与真的相比,那是十分的相似的。

所以对于偷东西,秦沐虽然没有重华那样熟悉,但是也不是很外行。

秦沐闭着眼睛,蓝色的灵力透体而出,一瞬间就从他的脚下扩散了出去,并且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包裹起来。

秦沐慢慢的感知着,这周围的监控设备还是不少的,实在是可以用天罗地网来形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他看都看不懂的设备,想来是一些特别特殊的东西了。

看来要是晚上想要动手,则必须使用隐身符之类的东西了。

秦沐还在探查,却感觉自己右后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干扰了自己,他睁开眼睛,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锃光瓦亮的后脑勺,闪着光芒的出现在那个方向,秦沐眯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个方向。

“怎么了?”红莲一愣,自然知道秦沐之前的做法是为了要在这周围找到一些监控设备,但是现在秦沐的表情很不一般。

“我好像,看见释然了。”秦沐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方向,之前的那个锃光瓦亮的后脑勺,在人群的熙熙攘攘中,渐渐的消失。

红莲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笑了笑:“不是所有的秃瓢都是释然吧?”

秦沐看了看那个光头的背影,笑了笑:“也是哦,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像释然。”

说完,他沉吟了一会儿,只听得他继续说道:“不过,这周围似乎很多同行。”

秦沐这话音一落,红莲就有些愣了愣,朝着周围看了看,似乎没看出个所以然,不过来参加展览的人很多,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数是来观看雪寒的首饰的,不过从他们偶尔的一脸的贪婪看来,似乎晚上与秦沐同样想法的人不少。

索性已经无所事事,这鼎也看了,周围的环境也探查了,秦沐觉着还是要多找找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看的,便随便的逛了逛。

而几个小丫头早就跟着人群去看雪寒所收藏的其他的东西了。

如果按照收藏品的价格来看的话,这雪寒绝对是富翁一枚,没有什么悬念的。但是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卖不卖得掉。

从宣传单上来看,似乎雪寒将这么多东西摆出来的目的就是出售,过几天这xa城会举行一场大的拍卖会,这家伙会挑选一两件进行拍卖,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秦沐便对这个大鼎起了心思。

可正如红莲所说一样,第一,他们没钱买,第二嘛,很明显的,雪寒只是说从其中挑出一两件,而且不知道会不会在其中有大鼎,所以最好的,还是偷窃。

在这个展览上,还有一些画作。

秦沐对这些古董并不是很了解,纵使毛毛说他们大部分都是真的,有些只是分辨不出来,如同那个大鼎一样,它的身上没有太多的岁月的积淀,所以看上去分辨不出来有什么真假。

在展区的边缘,还有一些画作,这些图画,据说都是雪寒这个家伙的信手涂鸦,并且数量还很多,足以开一个画廊出来。

秦沐瞅着那些看不懂的图画一阵无语,心想着这家伙莫不是因为想开画展却又没人观看,最后无奈就只好开个展览会,也顺便将自己的涂鸦公之于众。

面对这样一个富翁,就算他画的再难看,恐怕溢美之词都是不绝于耳的。

“大家看看这副画,几个人围绕着中间这个香炉站着,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嫉恶如仇,这表明他们心中的念,是很深刻的……”画作的前面有一个美女在不停的解说着,她的身边围着一群人,津津有味的看着她身后的画作。

不,确切的说,这帮大老爷们儿所观看的并不是她身后的画作,而是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以及那快要呼之欲出的沟壑。

秦沐费力的从众多老爷们儿身边杀了进来,看到那美女身后的画作就有些傻眼了,只见那女人的身后是一副巨大的画作,那画上画着一个黑色短发的年轻人,他的胸口有三个光点,这年轻人正一脸愤怒的看向画面,而站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和一个锃光瓦亮的秃瓢,还有一个大胖子。

这些人的旁边还有一些人,但是秦沐却没有时间去观察了,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些人中央的那个“香炉”的身上,那其实就是口大鼎,三足鼎立,青铜所铸造的花纹上,闪着淡淡的幽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