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69很上道啊

969很上道啊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符咒所召唤出来的陨石比起红莲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当初给这招起个什么名字来着?”红莲看着眼前源源不断的陨石,这些陨石的后面,每一个后面都带着一条长长的焰尾,狠狠的砸落地面之后,地面『露』出裂缝,然后这东西居然也跟着消失不见。

要不然,这墓『穴』的前面说不定根本不够堆砌这么多陨石。

“叫……陨石『乱』砸,你还说我名字没有艺术『性』。”秦沐喃喃的回了一句。

“是么?我这样说过么?”红莲看了秦沐一眼道:“啊,不是没有艺术『性』,根本没有形的好吗,就这样还敢叫陨石,还不如叫糯米团子。”

秦沐:“……”

“你的法术,能不能停下来。”秦淼眼泪汪汪的看着秦沐。

而秦沐这边只能是一阵语塞:“抱歉,这个东西并不由我控制。”

那怪兽在陨石的狠狠拍击下很快的就分崩离析,其实也就是看着比较恐怖而已,实质上,笨重,又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本来秦沐在看着这东西的时候,闹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八歧大蛇,很可惜,这东西跟八歧大蛇是相差甚远,至少九个脑袋都只是撕咬,却没有法术的技能。首发济世鬼医969

“这东西是你的宠物?”秦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么不合理的生物秦沐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般有些变异的情况下会伴随着一些异能,但是,这样两袖清风的还是头一次看见。

说白了这东西似乎更像是人造出来的。

果然,那小女人抽了抽鼻子,缓缓的说道:“不是,是我用阴阳术弄出来的。”

“阴阳术?”秦沐反问了一句。

倒是老头心平气和的解释道:“就是阴阳术士的一种基本的技能,式神术。”

“式神不是纸片吗?”秦沐瞅着墓『穴』前面的那砸的面目全非的怪兽,虽然被砸的非常凄惨,但是还是能够看见肉块和骨架,只是那模样已经面目全非。

“大多数都是纸片,但是有时候会造出相应的东西来,简单来说,阴阳术士就是将没有的,变成有的。”老头举了个例子,将自己空白的手掌伸到秦沐的面前,然后翻转了一下,陡然间,他的手上就出现了一个杯子。

“就是幻术嘛,我也会。”花无月凉凉的看着,手指在地上轻轻的一点,一颗大树拔地而起,并且枝桠无处伸展,还朝着四面八方伸展开来。

“额,有区别的……不过也差不多。”老人看到花无月的大树本来想说什么的,在仔细观察一阵之后直接放弃。

“你是想说我的幻术不是真的?只是幻觉?”花无月斜睨了老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咱家的幻术可是独一无二,假的,也可以变成真的。”

“那是幻术的最高级别,但是阴阳术士的最低级别都能够用出这样的术法,这是入门的教程。”老头依旧不肯承认自己的阴阳术士是末端的法术,死鸭子嘴硬似的继续说道。

“行了,你俩别吵了,现在眼前的才是真正的麻烦。”红莲听着两人的你来我往,陡然间直接说道,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墓门,一脸的凝重。

如今,墓门口的那个怪兽已经重新变成了一块块碎裂的冰块,而秦沐所幻化出来的陨石,也消失不见,只有还在裂开的地面,以及地面上的熊熊烈火,似乎才证明了这一切都曾经发生过。

“只是一些冰而已,下次还可以凝聚的。”看到地面上的冰渣子,秦沐松了口气:“而且也不怎么厉害嘛,造型倒是不错,威风八面,可惜也就只能吓人而已,体型笨重而且没什么好的技能,感觉,不咋地。”首发济世鬼医969

秦沐直接就做了评价,然后丝毫不理会已经因为这一席话有些怔忪的秦淼,朝着墓门走了过去。

红莲说的不错,此时却是不是什么吵架的时候。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墓门已经开了一个口子。

只是很小的一个裂缝,但是,有什么东西在裂缝上面不断的蠕动着,它的周围散发着一阵阵的黑气,在它不断的往外挤着的过程中,周围的黑气也越来越沉重。

“是僵尸的气息。”花无月走上前,只是稍微的闻了闻,就闻出了个大概,连忙说道。

“僵尸?”秦沐一愣,有些傻眼的说道。

“看来这墓根本就不牢靠,这玩意儿要是出来,去居民区晃上一圈,估计不到一个晚上,整个秦城就变成了僵尸城,然后就会引来全球各地的通灵者蜂拥而上,再过不了多久,就会上演一次末法时代的除魔战争……啊……想想都激动,秦沐,我看要不我们干脆不要管了吧,除魔战争,好久都没有遇到过了……”红莲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

秦沐则是一脸的黑线,看着老头瞬间慌张的样子,以及红莲一脸微笑的表情,瞬间明白了过来,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瞧瞧这脑洞开的,真够大的,说不定又要谈个条件什么的,无利不起早,妥妥的jian。商啊。

果然,在红莲这么一说,那老头也是彻底的慌了,秦淼也是沉不住气的怒了,但是老家伙还是比较沉稳,直接拉着自己的孙女连忙说道:“红莲,我们这次进去只是要将秦家尸变的根源给解决了,估计就在那个香炉上面,我是家主,之前那个人答应的条件我都答应,绝对不反悔。”

“不错啊,很上道啊。”秦沐点了点头,直接朝着那墓门就走了过去。

那老人一愣,似乎还想说什么,只见秦沐走了不到两步,就一脸莫名其妙的转过身来,瞅着还站在原地的几人,说道:“进去啊。干什么呢都?”

这墓门的前面如同羽王的衣冠冢一样,是有两堵墙的,在这墙上,有不少壁画,只不过羽王的壁画是平行摊开的,但是这家伙的壁画却是在两边的。

准确的说,从楼梯下来之后,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那周围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穴』,周围还有不少人工的痕迹,大概是随便的凿出来的,但是墓门之前却有一个小小的房间,大概有一间教室那么大,两边的墙体打磨光滑,包括墓门前面的地砖,都闪闪发亮。

而墙体上绘制着一些根本看不懂的符文,甚至不能说是符文,秦沐觉得就是石头的纹路,整个墓门,包括墙体都是纯黑『色』的,用秦沐的话来说就是高大上,而纹路则是白『色』的,看起来很显眼。

秦沐疑『惑』的询问后面的人的时候,却发现,人群中已经有两个小家伙有些恍惚,小白和『毛』『毛』,这俩货都是人形的状态,那是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