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63真假族长

963真假族长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少了一根蜡烛之后,仿佛整个房间都昏暗了许多。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是心理作用,但又不像。

而在秦沐还在纠结在第一根熄灭的蜡烛的时候,第二根第三根蜡烛,也很快的就熄灭了。

秦沐赶忙从床上蹦跶下来,直接冲到最后一根蜡烛身边,小心翼翼的防护着,甚至这个时候,秦沐还用一张固若金汤符,将蜡烛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

最后一根蜡烛弥足珍贵。

少了三根蜡烛的房间,那真的就是黑了下来的感觉。秦城没有电,只有这该死的蜡烛,秦沐过惯了有点的日子,乍然的回到了这种原始社会的范儿,有些适应不过来,尤其现在唯一的照明就剩下这样的一根蜡烛,简直是要了秦沐的老命了。

之前他们去羽王墓的时候,在还没有进去的时候,结界里面的冰川采用的是四海之水,在那样的环境中,红莲业火和朱雀的火焰都不能使用,熄灭这样的火焰,只能使用四海之水,或者是观音手中的那个瓶子里面的甘『露』,还有真水。

第二种第三种都有点扯淡,但是四海之水却是最好获得的。

可是刚才火焰熄灭的时候,却分明没有任何东西。首发济世鬼医963

那红莲业火,仿佛就跟一般的火焰一样,是被风吹灭的。

当秦沐小心翼翼的开始守护最后一根蜡烛的时候,整个房间里陡然之间传来某人的哈哈大笑,那声音极度张狂极度尖锐,仿佛要将整个屋顶都掀开。

这样的声音忍不住让人浑身都能够起一层鸡皮疙瘩,还是在非常快速的。

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窗户外。

透过那薄薄的一层窗户纸,外面的人的情况,那是一览无余。

这人的影子似乎有一些熟悉。

秦沐抓着唯一的蜡烛,缓缓的靠近。

他总觉得,这人似乎会从窗外跳进来,他的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符咒,如果对方陡然间的跳进来,那么他手上的符咒,也会毫不留情的直接朝着对方的脸蛋丢过去。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任何反应。

外面的人似乎放弃了进屋的想法,或许是他已经感应到了秦沐要搞袭击,所以才迟迟的没有反应。

秦沐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的时候,窗子突然打开了。

一个黑影非常快的速度窜了进来,这个速度,让秦沐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清。

而当他终于将对方的面庞看清楚的时候,最后一根唯一的蜡烛,也倒在了地上,瞬间熄灭,而秦沐,已经被那黑影,直接『逼』入了角落。

窗子大开,外面的月光如同轻纱一样,倾泻而下,在这样明朗的月光和秦沐本身就不弱的夜视能力下,这周围的景象也是一清二楚,包括那个黑影的脸。

那是老族长的脸。首发济世鬼医963

只是两者有非常明显的不同。

大殿当中的老族长,须发都是雪白的,打理的整整齐齐,身上穿着的虽然是比较暗沉的颜『色』,但是用料却是极好,秦沐虽然对布料不是很懂,但也能够一眼看出那料子的华贵。

但是眼前的这位,虽说须发也是雪白的,但是却乌七八糟,似乎是防止自己的胡子到处『乱』飘,这货竟然将他的胡子编成麻花辫,长长的垂了下来,头发也是『乱』七八糟,但是却没有编成辫子。

脸上是黑一道白一道的印子,身上的衣服是那种比较柔软的粗布,『摸』上去有些粗糙,甚至有些地方还有补丁之类的。

他的眼神比起大殿里面的老族长要凶狠许多,尤其看向秦沐的时候,给秦沐一种仿佛要将他硬生生的给撕裂的那种感觉,让人极为不舒服。

“你是谁?”那人的说话声音嘶哑,像是破旧的风箱。

秦沐这厢还没有说话,就让对方一句话给堵了回来,而且对方似乎也不乐意让他开口,老人讲秦沐整个人抵到墙上,胳膊死死地压住秦沐的脖子,一瞬间,秦沐就有一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红莲业火熄灭,红莲那边似乎很快的就有了反应,门口那里传来红莲大力的拍门声,叫喊了两声便是一声巨响,果然,红莲大姐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踹门了。

但是门并没有踹开。

那老人似乎很着急,在红莲这样踹门的时候直接将秦沐的呼吸给封住。

此时的秦沐快要让着老家给掐死了,鬼知道这老家伙发的什么疯:“尼玛,就算你觉得五个条件有些多,也不用直接下死手吧臭老头,你不想进墓了么?”

秦沐这么一说,对方也是一愣,当即变松开了压迫秦沐脖子的那只手,但是丝毫没有放走秦沐的意思,而是继续说道:“你姓秦?”

秦沐脖子被对方掐的通红,缓了老半天才缓了过来,“是……老头,你不用给我装蒜,你别忘了,你先前答应我的,现在就来杀人灭口了?我秦沐,不是你能动的。”

秦沐二话不说的就直接将自己手中那把符咒丢了过去。

对方直接闪开,化作一道影子。

秦沐的符咒停留在半空中,如果没有找到对方具体的位置贸然引爆,估计这房子都要塌了。

“小兄弟,你冷静点。”空气中传来对方淡淡的声音。

“冷静你妹。”秦沐一想到自己不由分说的被对方摁在墙上差点直接窒息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如何还能忍得住,直接拿出判官笔。

“……大殿里面的不是我。”那人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让秦沐的动作停了下来,只听得那人继续说道:“也不是秦家族长,因为秦家的族长,是我。”

他说完,整个人从黑暗中走出,出现在屋子的正中央,而秦沐则喘着粗气抓着手中的判官笔一脸怒气的看着对方。

“装什么蒜呢?”很显然,秦沐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说辞。

“这不是装蒜,这是事实。”另外一个声音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一样的淡定和淡然,秦沐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竟然出现了第二个阴影,这个阴影看上去更为瘦小。

只是他的一句话,让秦沐彻底安静下来,因为他说道:

“我的孩子,秦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