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53没有做到

953没有做到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

巨大的破魔之刃.洋溢着莹白『色』的光芒朝着对方直接劈了过去.

那东西似乎也意识到破魔之刃的威力.连忙四处逃窜.但是沒有一点效果.

白『色』的光芒还是贯穿了它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它的身体被分裂成了四五份.

破魔之刃在消除了那东西之后就会消失.在白『色』的光芒一点点的消失的时候.红莲惊慌失措的身影出现在秦沐的门口.

此时的秦沐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知道为什么.上回他明明在使用出了破魔之刃之后.还尚且能够有一定的能力在使用出下一次.而现在.却感觉.依然是身体内的能量在一口气儿中全部抽光.

唯一庆幸的是.他的体内还剩下一小部分灵力.但是精力却是耗得光光的了.

周围都留下了一片荧光白『色』.破魔之刃并沒有完全的在空中散去.那团能量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停留在半空中.

这也就是为什么红莲站在门口.却沒有直接靠过来的原因.首发济世鬼医953

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很少有过这种在魔物已经消灭.但是破魔之刃还是顽强的出现在空中的情况.

“如何.”红莲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秦沐.你还好吧.”

秦沐沒有回答.而是盯着地面上的那些一块块的.泛着血红『色』和紫『色』的一团团模糊的东西.

那些东西.还在一点点的移动着.

“这……这什么玩意……”秦沐颤抖的说出这句话.身上已经沒有了太多的力气.

在场的所有人都沒有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中间的些个一团团的东西上面.

这些东西一点点的蠕动着.开始的时候.他们很分散.但是随着移动.越来越靠近.这些东西渐渐的由乒乓球大小.慢慢的融合到了网球的大小.然后又从网球的大小.渐渐的融合成一个足球的大小……

秦沐一愣.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货身上已经沒有了精力和体力.他的胳膊.甚至在微微的抬起一下都做不到.就好像全身如同针扎一样.身体里还有灵力供他使用.

他直接从怀里抓出一把唤雷符.在红莲惊讶的眼神当中.一把都撒了出去.

在他面前的大半个房间里面.如同雷电的地狱一般.到处都弥漫着各种各样的雷电.这些雷电将原本已经慢慢的和在一起的尸块再度劈开.但是.这都沒办法阻止对方再度恢复.

当所有的雷电都消失的时候.秦沐惊讶的发现.范围内的地面都被雷电打得坑坑洼洼的时候.地面上的那个东西.甚至凝固的情况.比起先前要好上许多.

在雷电结束之后.这东西的恢复速度更快.只是数十个呼吸之后.那个怪异的婴儿再度出现在秦沐的眼里.

空中的白『色』的破魔之刃的荧光.已经完全消失了.

对方也显得异常的虚弱.他苍白的身体.显得更加的苍白.朝着秦沐龇牙咧嘴.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首发济世鬼医953

红莲如何能够忍受这么个怪东西在自己面前蹦跶.二话不说一团红莲业火就丢了过去.

那东西连忙躲避.怪叫一声.似乎对红莲的火焰十分的畏惧.秦沐发觉.在它躲避的时候.身上甚至还出现了虚影.也就是说.这货实质上也处于一个崩溃的边缘.

这个时候.它能够凝结出一个身体.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红莲的火焰编织成一张大网.朝着那东西就铺天盖地的封锁了过去.但是那玩意儿丝毫不为所惧.朝着红莲的方向.就吐了一口.

那玩意儿吐出来的粘『液』是腥臭无比.红莲这么爱干净的如何能够忍受.直接后退几步.

腥臭的粘『液』不仅仅是『逼』退了红莲.连着红莲的火焰网都撕裂了一条口子.那东西趁着这口子的出现.直接跳了出去.眨眼之间就不见踪影.

这厮的智商还挺高.打不过就赶紧跑.跑的时候还带着一连串的笑声.就好像小孩子的笑声一样.

在那东西跑出去的同时.秦沐的那个房间里面的各种血手印.各种老旧的印记.也开始一点点的淡化.最后直到周围什么都看不见.

墙壁恢复成了那种惨白的颜『色』.地面上躺着的是奄奄一息的盔甲人.除了地上还泛着令人作呕的紫『色』粘『液』和黑『色』的被雷电灼烧后的印记.似乎之前秦沐所遇见的各种鬼怪迹象全部消失不见.

阳光从秦沐背后的窗子倾透而下.照在秦沐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秦沐活动了身子.趁着自己还有点灵力.赶紧『吟』唱恢复的巫歌.如果再迟上那么一点.恐怕盔甲人就要见西天佛祖去了.

盔甲人身上的伤口.包括他已经是泛着青紫的脸『色』.在秦沐的巫歌下.很快的恢复着.逐渐的变成了原来的模样.在原本他的身上的那些被怪婴舌头的倒刺刮开的地方.也恢复了原状.

只是恢复原状的是他的身体.他身上的铠甲.还是昭示着刚刚发生了怎样激烈的斗争.

这厮一恢复.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随后又因为过度的活动而抽了筋.直接委顿下去.缩着脚说道:“那东西……消灭了沒有.”

秦沐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那盔甲人沒有责怪秦沐打扰他进行噬魂钉的『操』作:“这玩意儿不好杀.只能封印.如果刚刚能够让我锤上一百下.这东西就能够成功封印了.”

秦沐抚了抚额头.有些混『乱』:“大哥.你觉得那个东西能坐以待毙的让你锤个一百下么.”

“不能.”那盔甲摇了摇头.他陡然间“哇”的一声.捂着脸.但是他的喉咙中却发出压抑的哭声.大声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兄弟死了.我的妹妹死了.都是因为这个东西.”

秦沐听闻这人这么说道.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这玩意儿不会就是从墓地里面跑出来的几十只旱魃之一吧.”

“旱魃.”还沒等盔甲男开口.红莲就反问一句.她刚刚一直都沒有听到这边的动静.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睡得异常的沉.直到秦沐这边有了破魔之刃的动静之后.周围的一切静谧的感觉才消失.但是如今听到秦沐这么一说还是有些惊讶.

“破魔之刃不是能够将所有的邪物消除的么.刚刚……你沒有做到对吧.”红莲吃惊的问道.

秦沐颓败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