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48容我想想

948容我想想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感慨。

但是这个时候根本不允许他有时间继续感慨下去,稍微叹了口气,就听得他说道:“黎姜是秦王的挚爱,对于嫡系的秦王子弟,她不会加害的。”

秦沐听着玄乎:“就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从缝隙当中出来的东西并没有这样吧?”

“不,所有的秦家嫡系血脉都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你要知道,嫡系的血脉毕竟跟旁系的相比,比较少,而且多数都是附庸,形成庞大的一脉,但是,只有有血缘的才没有事情,其他的,都受到过这些东西的袭击,这些侍卫队,也多是保护他们而来。”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进去是一点攻击都不会受到?”秦沐挑了挑眉,不过心中更是疑『惑』了,如果真的如同这老头说的这样简单,为何他会一口气,开出五个条件?

老头点了点头,“时间大概就在近五天,我们会开墓一看,如果继续拖延下去,那墓地的缝隙就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就麻烦了,这也是整个秦家的生死攸关的大事,希望你可以作为秦家的一份子,出一份力。”

“我师父上次来,是给你们下了结界了吧。”秦沐没有直接回答老头的问题,而是询问道,在得到了老头肯定的回答之后,这厮优哉游哉的说道:“我同我师父十几年,情若父子,而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同我师父一样,只能是交易,没有血缘。”

即便是现在,秦沐都不会承认自己同老头有什么血缘关系,老头只得自嘲的笑笑,他本来对此番自己将秦沐说服的可能『性』,都不抱希望的,毕竟自己算是空口无凭,任凭自己说个天花『乱』坠,也没有一份dna检测证书来得实在。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秦沐耸了耸肩说道:“三天后我给你答复。”首发济世鬼医948

老头喜出望外,在他看来,这事儿八成是成了,纵使秦沐到后面说上一个狮子大开口的条件,他都答应了。

大门应声而开,幽深的走廊里面一盏盏烛光缓缓亮起,就好像那开门的声音,就是一个契机。

秦沐深吸一口气,不管多少次,在看到这样的情景的时候,都觉得震撼,反正他是无法理解,在一个没有通电的穷乡僻壤,这蜡烛是如何做到如同声控开关『操』纵了似的。

秦沐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出了房间,如果他肯半路上回头看一眼,一定能看见那老头满眼的感激和庆幸,其实……后来秦沐才发现,这老头有些很关键的事情……根本没向他提。

走廊的尽头,一个俏丽的身影在原地等候许久,当秦沐的那张脸出现在昏暗的走廊里面的时候,那身影微动,问了一句:“如何?”

守在通道口的正是红莲,此时的红莲眉头微微的皱起,生怕秦沐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直接应承下来,到最后做下一单亏本生意。

秦沐还没答话,只听得背后传来那老头声如洪钟的声音,那声音传到了整个大殿上,那些翘首以盼的人的耳朵里面,仿若在耳边响起一般,只听得那老头说道:“送秦沐去秦方的房子休息。”

“什么?”

老头的这个决定无异于已经承认了秦沐的血脉,整个大厅是一片的哗然,然而站在通道尽头的秦沐,却看见,当老头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原先那间小屋的房门也满满的合上,走廊上面的蜡烛,也一一的熄灭,直到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老头说出这样的指令,让红莲也有些慌了,她连忙问道:“你答应了?”

“还没有,只是说还在考虑,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秦沐直接用的传音,在外人看来,似乎他根本就没有说话。

“算你聪明。”红莲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在红莲看来,纵使是秦淼已经答应了两个条件的情况下,这单生意还是非常不划算的,因为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秦沐知道具体的交易是什么,红莲只是凭着感觉,都觉得相当的不对劲。

但是,红莲敢这么大老远的追过来,相信也不会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所有人都在愣神,没有一个人带着秦沐几人去所谓的“秦方”的房子。首发济世鬼医948

秦沐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带领着其他的人朝着大殿的门口走去。

大殿上面所有的人都吵得不可开交,基本上没有人注意到秦沐的去留,唯有秦淼看见了,忙不迭的朝着秦沐跑了过去,连身边的秦垚努力去阻拦,都没能拦得住。

“吃里扒外!”秦垚望着秦淼的背影,愤恨的说道:“那种东西,也配叫做秦家的嫡系?”

“他可不是吃里扒外。”秦鑫优哉游哉的迈着步子走过秦垚的身边,此时的秦垚还是保持着刚才在老头儿面前的姿势,依旧是跪在地上,秦鑫走过去的时候还用手弹了一下对方的脑门。

“人家那叫聪明,学着点。”秦焱弹了一下秦垚的后脑勺,跟着秦鑫走了出去,看那个方向,应该是追随秦淼去的。

秦垚一个人跪在地上,『摸』着自己的脑袋,莫名其妙。

“秦沐,等等我。”就在秦沐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秦淼从后面跟上来,“你不知道路,我带你去。”

秦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秦淼,又看了看身后依旧争吵不已的人,点了点头。

秦淼见他点头,显得十分的高兴:“你终于答应了,你也不能怪那些人反应激烈,秦方叔叔虽然走了,但是他的房子,却日日夜夜都有人清扫的,那房子也是整个秦城用料最为不错的房子。”

秦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秦淼的身后,甚至关于他根本就没有答应的事情,都不予反驳,仿佛这个时候秦沐只是一个倾听者。

“秦方叔叔的房子离着这里是最近的,这也是当初族长的意思,是想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小儿子多一些,可惜……”秦淼兀自说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秦沐的表情是越来越嘲讽。

如若真是如此,那么,为什么身为族长的老头,却竟然连自己最喜爱的儿子从小就被人欺负的事情都察觉不到,这两人,必定有一人在说谎!